心疼

加入书签


和她的人生,差不多的艰辛。

如今难得有点苦尽甘来的前兆,她又怎么舍得看她不幸福。

“那,那我就先出去一下……”

“嗯,去吧,猫猫。”

时念点头,时淑也笑着,默契地点点头。

在两人期许的目光中,秦猫亦步亦趋地走到门口。

在快靠近门口的一瞬,脚下的步伐加快了些,闪身夺门而出。

屋内,时淑和时念对视一笑,皆了然。

哒哒哒——

秦猫跑到温恒的身后,轻轻拍了下他的肩膀,玩着拍左边肩膀,实际上站到他右边的笨拙游戏。

“猜不到吧,我在这边。”

“不生气了?”

温恒开口,将人一把拉入怀中,对方害羞地躲开,娇嗔,“这是在医院。”

“那我们换个地方。”

温恒拉住秦猫的手,牵着便朝远处不远处走去,穿过前边走廊,来到医院内一处僻静的小公园。

未等她说话,他就将人紧紧地抱在怀中。

开始便是诚恳的道歉,“对不起。”

“哼。”

秦猫不打算正面回答他的话,如同小姑娘般软糯撒娇。

“对不起。”

“哼。”

秦猫推推搡搡,顺着他的话道,“切,说归说,闹归闹,下次还继续这样干!”

“不会有下次了,迟殇已经去世了,不会再有人,威胁到我们了。”

温恒摸着小姑娘的发,秦猫皱眉,不说话。

她其实介意的,是温恒能不顾自己安危,去营救沈绵。

这是什么样的感情,才能做到这种地步。

如果,被困在屋内的人是她,温恒……还会这样不管不顾吗?

她不确定。

光是这样想一下,心里面已经给出标准答案,但却又仍保存着一丝的侥幸。

希望,她能成为他的不管不顾,但是又心疼,他因为她不管不顾。

“我知道。”

秦猫窝在他的怀中,点头,怯生生地问,“所以我们现在……是什么关系……”

直到现在,温恒都没确切地给她一个关系说明。

若不是她了解温恒,她都会以为温恒是情场浪子。

更别说,曾经温恒还和沈绵,有过那么一点点不可捉摸的暧昧。

“猫猫,再等我一下,好不好?”

温恒抱住她,轻轻抚摸她的后背。

“好。”

秦猫给他肯定的回答,不带一丝犹豫。

只要他说的话,她全都相信。

从前是遥不可及,如今终于能近距离地触碰到他。

她已经觉得这是难得修来的福气,哪里还会有其它更多的奢求呢。

其实就算是这样,短暂的触碰,她也觉得很开心很知足了……

爱一个人,她不知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或者刷新页面试试。

沐笺墨道别人是什么样的,但她,就会这样,卑微到谷底。(touwz)?(net)

“我会给你一个答案的,猫猫。”

?本作者沐笺墨提醒您《惹吻》第一时间在.?更新最新章节,记住[(touwz.net)]?『来[头文字♂小说]♂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touwz)?(net)

温恒说着缱绻温柔的话,秦猫回应,“嗯。”

殊不知,这一幕,被双手环胸,下楼遛弯的沈绵给瞧见。

该说不说,乔治医生确实有两把刷子,专挑血多的地方打,身体的筋骨仅伤害到一点点,她只是看起来严重,实则,不过几天,便能下地活动了。

只是商煜的伤,要比她严重的多了。

除了刚开始和她见过一面后,就躲在病房里,只肯让医生见。

她被隔绝在外,只允许他看她,不允许她进屋看他。

商煜说得最多的话,就是,他丑……

“沈总,遛弯儿啊。”

温恒送走秦猫后,来到沈绵面前,礼貌发问。

“好事将近啊,霖星总。”

沈绵笑着调侃,对于她一个在死亡边缘徘徊的人来说,这次,不过是让她更加清楚地感知到死亡。

谈不上比从前开明,只是比从前更懂得珍惜。

“也是时候,给我家小姑娘一个交代了。”

温恒朝着秦猫刚才离开的方向道,语气里面尽是憧憬和期许。

沈绵知道,那是第八大洋-爱人的眼神。

仔细想来,温恒的前半生,也算坎坷。

争来争去,一无所得。

最亲近的人,也被送入橘子。

他和温湛一样,从小便没有父母,如今难得寻得一个所爱的人,幸得那人也爱他,该是可以算作上天的馈赠吧。……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站网站:www.kuaishuk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