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还想让人跑了不成?

加入书签


云印推开门的瞬间,遇上挥舞着菜刀的时念。(touwz)?(net)

她整个人的状态很不对劲,云印被她退倒在地上,脖颈处被她用菜刀威胁。

?沐笺墨提醒您《惹吻》第一时间在[头文字小.说]更新,记住[(touwz.net)]?『来[头文字小.说].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touwz)?(net)

“说,时锦在哪儿!”

她歇斯底里的吼叫着,云淑被迫合上刚打开的信封,打开车门。

“是不是在车上?说!”

时锦表情狰狞可怖,眼中的愤怒快要将人吞噬。

云印慌慌张张,被吓得心跳加速,讲真,她看见时锦从高楼上坠落的时候,都没心跳得这么快。

“他,他已经死了……”

“死了?呵,也太容易了!”

时念的情绪近乎癫狂,云淑上前,踹了她一脚,从她手中夺下菜刀。

这才惊动了保安,将时念制服在原地。

时淑拦下准备报警的保安,对时念道,“你疯了?”

“对,我就是疯了,时锦他就该不得好死!”

时念挣扎着,愤怒的吼叫,时淑上前将云印搀扶起来。

“妈,您没事吧?”

“没事没事,淑儿,快报警吧,让人把她抓起来,这太危险了……”

“呵,呸!”

时念朝着云印的方向,吐了一口唾沫。

“危险?这就能算危险?时锦将我的父亲,杀害在阁楼上……”

“现在气息全无,他的身边,只放下了一份死亡说明书……”

时念一声声的控诉,无力、凄惨又可悲。

当她今天收到时锦离开别墅,去往商氏集团天台时的消息时,她赶紧上二楼,打开时锦的卧室,却只闻到尸体腐烂的腥臭,以及,旁边那份死亡证明书。

她所有的努力,对于时锦来说,不过是一个笑点不错的笑话。

徒劳无功,战战兢兢,一切的努力,全然不过是一场闹剧。

她每日去商氏集团放下的那些东西,竟然只是巧克力糖。

真不知道是时锦太聪明,还是她们太傻……

钱傻蛋的身体上,随处可见的伤痕,她心疼,却也只能心疼。

为什么上天总是对她这么惨,为什么,为什么……

她从小就被抛弃,被丢来丢去,唯一一次想要为自己做点什么,却还搭上了唯一一个亲人的性命……

慢慢地,时念不再挣扎了,她好似失去灵魂,心瞬间变得空荡荡的。

痛苦,苦难。

他们原本就是这样的。

如今的她,孑然一身,一无所有。

这世上,不会再有什么值得她牵挂的事情了。

或许,离开……

时念扔掉手中的菜刀,在众人讶然的目光中,不顾一切地朝着正前方的柱子撞去。

周围的一切,她全都听不见了……

等她醒来的时候,是在医院里,纯白的天花板,旁边坐着的,是时淑。

还有,秦猫。

时家别墅已经被定义为凶宅,

(touwz)?(net)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或者刷新页面试试。

沐笺墨鉴于作恶者已死,故而结案。

时氏集团因时锦一事,口碑名声直线下垂,股东们纷纷抛售股票,以求受损利益最小化。

没有一个人出来扛事,最终宣告破产。

“念念,你可算醒了,你知不知道,担心死我了!”

秦猫急匆匆的走到时念面前,将她的手抓住。

“你别做傻事啊,念念!”

时淑默默起身,准备离开,将空间留给他们俩人。

在起身的瞬间,被时念拉住她的衣袖,她嗓音沙哑地喊,“姐姐。”

秦猫僵硬地愣在原地,一时间,不知道该退还是该进。

“我不是你姐姐。”

时淑推开她的手,时念眉梢低垂,满脸失意。

她还以为,时淑会……

“但我们可以做朋友。”

时淑浅笑着开口,她没办法接受,也做不到,和一个拆散他们家庭的人的孩子,成为姐妹。

尽管其实他们彼此都心知肚明,其实他们都是局外人,只有曲流觞,那位商家夫人,才是当事人。

但做朋友的话,可以。

“好。”

时念笑。

“以后别做傻事了,不可能每次都这么幸运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站网站:www.kuaishuk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