绵绵听说过一个成语,叫不打自招吗?

加入书签


他像是整个人陷入一种极端的思索中。

夜色已经深了,云暮去厨房冰箱里面拿了瓶冰镇汽水,递给云奇。

冰凉的触感传递到他掌心时,他整个人都是茫然无措的。

看似平静无波的生活日常背后,是紧绷着的一根弦。

那根弦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断,一直悬在人的心上,无从安放。

“二哥,早点休息,明天告诉我答案。”

云暮拧开瓶盖,放置在茶几上,转身回了屋内。

夜色浮浮沉沉,最是冷沉清洌。

月光在他瘦削薄弱的背影上撒下一层清浅的光。

朦胧的剪影,似真似假笼罩在他身上。

他置身于环境中,沉浮不知几何。

这一夜,云奇没有睡,云暮也没有睡。

他们隔着一墙的距离,开始认真地、慎重地,思考他们的未来,何去何从。

当太阳从东方升起,灿烂的光芒洒落在大地上时。

一圈圈的光芒,照亮一片片阴沉的角落。

因为有了阳光,才有了生机,才有了万千世界的生生不息。

吱呀——

云暮推开门,意料之中又意料之外,没在沙发上看到人。

她唇角扯出一抹牵强的笑,若是二哥不陪她,那她便自己去找沈总。

总归是要试试看的,万一呢?

“来,快去洗漱,然后吃点早饭,等晚上,我们悄悄去枫蓝小苑找沈总。”

云奇将手中的烧饼和粥放在餐桌上,又像从前的很多次一样,去摸摸云暮的脑袋。

吃完早饭后,两个人大眼瞪小眼,云奇请假一天,说要在家陪妹妹。

谁知道时锦什么时候想不开,万一直接上门,偷偷将人带走,他不就摸瞎了吗。

“沈总这几天感冒了,没怎么去工地上,所以我们直接去登门拜访。”

“我已经提前和她说过了。”

“说有工作上的事情要找她。”

云奇摸摸云暮的脑袋,温和地笑笑,轻声安抚她。

闻言,云暮面上的担忧减去一大半,依赖地抱住云奇的胳膊,像小时候一样。

另一边,枫蓝小苑。

沈绵的感冒大好,温度也已经恢复正常。

此刻,日上三竿,屋外暖阳倾斜洒落屋内,照亮整个房间。

她眼睛明亮清澈地盯着冰箱发呆。

今天是大姨妈第三天,肚子也不怎么疼了。

流鼻涕的症状也好了不少。

按理来说,或许她可以喝一小口的冰果酒,然后再吃一丢丢的小辣条。

“绵绵,别看了,不能吃,我已经给你做好糖醋里脊和红烧小排骨,还有木耳炒腐竹。”

商煜宠溺的声音从厨房里面传来,沈绵悻悻然地收回目光。

捧着手机发呆,余光一瞥,客厅的茶几里面,好像有个小零食箱。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或者刷新页面试试。

沐笺墨她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揣着手机,自顾自地走到客厅里。(touwz)?(net)

打开电视,制造点小小的噪音。

△本作者沐笺墨提醒您《惹吻》第一时间在.?更新最新章节,记住[(touwz.net)]△『来[头文字♀小说]♀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touwz)?(net)

而后翻开零食柜,一瞬间,双眼中的光芒更亮了。

她拆开一包豆干,嗷呜一口,嗷呜第二口,狼吞虎咽三口,心满意足地吃完一袋,回味无穷地摇摇小脑袋,雾霾蓝的及腰卷发,随着她的动作,优美地荡漾出一圈圈弧度。

当她睁开眼睛,准备再拿一包出来时,和穿着围裙的商煜,目光不期而遇地交叠在一起。

笑容,就那么恰到好处地尬在一起了。

“绵绵。”

“那个……我没有偷吃。”

沈·不打自招·绵双手举过头顶,差点要发誓。

“是吗?”

商煜缓步走到沈绵身边,半蹲下,从零食柜的边角出,拿走她刚吃掉的豆干空袋。

“这,这个是一只在这的,不,不是我吃的。”

“绵绵听说过一个成语,叫不打自招吗?”

商煜扬眉,好整以暇的问,尾音上扬,暗含危险。

他将垃圾收走,“零食柜每天我都有整理,会定期放一些新鲜零食。”

“不会有垃圾的存在,包括商家可能出现的空包装袋,我都一并处理了。”

沈绵自知理亏,低头,不敢和正主说一句话。……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站网站:www.kuaishuk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