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谈判

加入书签


商玖盯着‘订单失败’的页面,若非有人从中做手脚,不可能这么快。

而且他和曲流觞的号码,都是VIP。

按理来说,品牌都会给他们预留一份的,就算是抢,也会给他们比普通客户多50%的几率……

因而,只有他们不想要,没有他们要不到的时候。

“老公,别想了,睡觉吧。”

曲流觞拍拍商玖的手,关上床头柜的灯,窝在他怀里,眼睛困倦的闭上,没忍住打了一个哈欠。

商玖把被子往上拉了下,给助理发了条消息-【最近动向,发我一份。】而后放下手机,搂着曲流觞睡觉。

第二天一大早,等他看完助理发来的消息后,拨通沈绵电话。

“有时间的话,我们聊聊。”

“好。”

沈绵挂断电话后,看了眼眼熟的陌生号码,这不就是昨天那个‘已关机’的号码吗?

还好还好,幸好是商玖。

要不然,她还要费工夫去查这个号码。

“绵绵,谁啊?”

“老男人。”

“啊?”

“你爸爸。”

沈绵捏捏商煜的鼻子,掀开被子下床。

一阵凉风袭来,他瞬间清醒,“不是,绵绵,你说什么啊?”

“真的是我爸爸吗?他怎么又找你?能不能不去啊?”

沈绵挤好牙膏,递给商煜。

“你觉得呢?阿煜。”

“那我和你一起去。”

“不行,那样他会觉得我不能依靠。”

沈绵想也不想就打断。

商煜面露委屈,“可是我担心……”

“你的担心,纯属多余。”

“但就是有很多的人,因为父母的反对,本来很相爱,却没能走到一起。”

商煜刷牙刷的断断续续,话语里是显而易见的担忧。

若是换做从前,沈绵一定会觉得,相爱却没能在一起,那一定是因为不够爱。

尤其是最亲近的人的反对。

因为她摆脱掉张三的控制,所以自然而言的觉得所有人,也可以摆脱掉亲生父母的掌控。

但有些联系,就像是危险的藤蔓,根本无从挣脱。

即便你拼尽全力,却始终会因为那一点点,所谓的温存,而丢掉强硬的盔甲。

不幸的童年需要用一生去治愈,很大程度上不是也因为童年的不幸,而是因为这个不幸,伴随了你很久,很久,很久……

父母一方面打压欺辱你,一方面又展示他们的软弱无依靠,让你深陷此番困境,再无挣脱的可能。

沈绵曾经便是这样,陷于数不尽的反反复复中。

一次次下定决心,再也不理会张三的生老病死,但却在听到关于张三的消息时,却还是忍不住的相信……

其实我们都贪恋那一点温暖,哪怕只一点。

因为你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或者刷新页面试试。

沐笺墨只获得过一点,所以这一点,便是你的全世界。

“我们不会的。”

沈绵脑海中的回忆戛然而止,她伸手握住商煜,很肯定。

“可……”

“因为我爱你,我也知道,你很爱我,是为了我可以放弃掉一切的人。”

沈绵笃定的说。

一个甘愿为你放弃掉一切的人,你又怎么舍得让他输。

爱从来不是剥夺占有,而是心甘情愿的付出。

看着你幸福,我便也感同身受的幸福。

商玖是一个好父亲,自始至终,不过是希望儿子能幸福。

她羡慕阿煜能有这样的父亲,所以如果可以,她会用有限的可能,换取商玖的同意。

“绵绵……”

“你这样做,别人会觉得你自私。”

沈绵踮起脚尖摸摸商煜的头,他今天有点呆,忘了弯腰。

“被人误会的感觉很难受,我不像你难受,所以我才会一遍遍的去解释。”

“因为你值得,所以对你父亲的解释,很有必要。”

沈绵极尽耐心的解释,眼神温柔,好似一滩月光下泛光的水。

商煜听着,冷不防被牙膏唾沫给呛到,咳嗽出声。

“咳咳……”

沈绵好笑,递给他干净的水漱口。

半是揶揄半是无奈,“怎么,听不得了?”

“没,没……咳咳咳……”

“你别急着回答我,有没有好点,小呆狗狗~”

沈绵尾音拖长,调戏般的问。

商煜嗷呜,双唇抿住她的手背,“哼。”

二人嬉笑打闹,沈绵给程海发消息,说今早有事,会晚点到。

07:45.

沈绵再一次出现在商家门口。

人冲动的时候,很多情绪都是不受控的。

当时她被愤怒焦灼的情绪困扰,和商玖大放厥词,很是嚣张。……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站网站:www.kuaishuk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