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清误会

加入书签


沈绵一步一步地朝着尤条走进。

剑走偏锋,未尝不可一试。

“沈总,您请离开吧。”

尤条的态度很坚决。

沈绵眉心紧锁,时间紧急,她尚且想不出第二个备选方案。

从她提出现在与以前相结合的房屋设计方案,她便挑选中了尤条。

原本是打算等一切敲定之后,再来说服尤条。

意外无常,人生多遍,如今也只能破釜沉舟的一试。

“史密斯,受伤了,很严重。”

沈绵凑近他,三个字三个字地往出蹦。

尤条神情不自觉地紧张,垂在身侧的手下意识攥紧,额前、手背青筋凸起。

不知道的,还以为沈绵怎么欺负人了。

程海:牛!

沈绵观察着尤条来不及遮掩的表情变化。

当知道史密斯是无条件帮助她们的时候,她心里是信任的。

但这份信任,总感觉不踏实。

既然没有利益的牵扯,那就只能是感情。

然后,她让相关的信息情报人员查史密斯的感情史。

一查一个准。

当年史密斯和尤条,算得上情投意合,择偶天成。

但偏偏,尤条的父母保守,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尤条的不同。

而后,尤条离开父母,同时也被迫放弃他最爱的建筑事业。

父母对他说,他肮脏的手,不配成为一个建筑师……

当尤条放弃一切,奔赴他的爱情时,却被告知,史密斯已然成婚。

不过数日未见,所谓的地久天长,已然成为泡影……

“和我,有关系吗?”

尤条竭力控制声音里的轻颤,强压下内心涌起的万千情绪,最终却化为浓烈的关心。

“既然放不下,为什么不去找他?”

沈绵反问。

“沈总,您越界了。”

尤条出声提醒,内心已经很难平静。

这么多年里,他可以隔绝一切外部的消息,就是为了不让他,继续困扰他。

但却总会在每个深夜,品尝着浓烈的老酒入睡。

昏昏沉沉,一日复一日。

原以为已经熬过来,却未曾想,再听到他的名字,他还是会不受控地去担心。

“行,那我走了。”

沈绵后退两步,三步,四步……

她故意走得慢了点,等她到门口的时候,如她所料。

“能带我,去见见他吗?”

闻言,沈绵大步流星的转身,飞速到达尤条面前。

“人长了嘴,就是要将误会说清楚。”

“我一个局外人,都能感觉出来其中必有蹊跷。”

“你就没感觉到吗?”

沈绵劝解,“不然你以为,为什么,史密斯的婚礼,就那么凑巧的……”

剩下的话她没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或者刷新页面试试。

沐笺墨有全说完,留给尤条深思。

尤涣从屋里出来,左手挽住尤条,右手挽住沈绵。

程海快走两步,去开车门。

“表哥,爱情和事业,其实不冲突。”

“你不会觉得,我是个怪物,我很肮脏吗……”

尤条问,尤涣摇头,“若我真的那样觉得,这些年,又如何会偷悄悄的来看你?”

太多的不解,太多的迷茫,有时候释然,不过是瞬间的事。

尤条下车,从公司的后门上楼,从VIP通道进入的沈绵休息室。

公司成立到一定规模后,为了方便办事,多的是世人看不见的缜密。

屋内,史密斯躺在新换好的床榻上。

他的血迹被清理过,没有最开始时的渗人。

伤口也被包扎,血已经止住,却仍有红色血迹从纱布那边透出来。

他面色苍白,面容憔悴,胡子好像长了点。

典型的欧美病态风。

门被推开的一瞬,史密斯便张开了眼,看清楚来人后,双唇嗫嚅,却吐不出一个音节。

沈绵、程海和尤涣,三人很有眼力劲儿地走出去,关上房门,将空间留给他们。

“你,你……”

史密斯泪水氤氲而落,眼圈通红,眼尾在泪流中,也开始泛红。

鼻尖酸涩难以抑制,他开口,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只是不停地重复着,“你……”

尤条嘲讽地勾唇,佯装怒意。

“当初不是挺有能耐的吗?怎么如今把自己折腾成这副样子了?”

他不屑,坐在他床边,视线落在他的上楼上。

却冷不防,被人抓住手腕。

“你,你听我解释……”

史密斯双目猩红,开口尽是苦苦哀求。

他紧紧抓住尤条的手,不肯放开一点。

“当年,不是你看到的那个样子,我和她,不过是联姻的工具……”……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站网站:www.kuaishuk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