绵绵,其实我可以帮你的

加入书签


云边古镇被包围。

今天,大概是云边古镇自建立以来,最热闹的一天。

“那又如何,我们的事项告知书,也是受法律保护的。”

钱傻蛋抽走沈绵握着的事项告知书,很快,一点反应的余地都没给沈绵留。

沈绵看看她掌心的另一道划痕,刺疼的眼睛都闭上。

这种伤口,虽然小,但愈合的过程,有点难捱。

见血了,应该可以盼个几天吧。

“是谁报的案?”

尽管上前询问,沈绵举手,“是我。”

“这里,被划伤了,还有手上,也流血了……”

她语气可怜了点,说话的音调委屈了点。

钱傻蛋差点破口大骂,想起汪律的嘱咐,在公职人员面前,要收敛。

李叔看破不说破,附和沈绵,“就是,您说说,这怎么办?”

旁边的老手艺人也跟着应和,“一个小姑娘家家,被那人说的啥也不是。”

“要不是我们在,估计早就对人小姑娘拳脚相向了……”

“……”

钱傻蛋有口难辩,他不就是说话说的难听了点吗?

再有就是动作凶狠了点,哪里能和殴打沾边。

沈绵未受伤的左手,用力掐了把自己的手心,硬生生憋出两滴生理眼泪。

警察见这样,心中也动容了几分。

“你,跟我们走一趟,还有其他人,都散了。”

叽叽喳喳的讨论声不绝于耳。

“要是再聚众闹事,所有人,都跟我走一趟。”

警察勒令,所有人全部噤声。

沈绵擦擦眼泪,很是柔弱,警察看得更心疼了。

世人往往同情弱者,即便有时弱者是始作俑者,也亦然。

原因很简单,因为她弱小。

芸城警局。

沈绵做完笔录,从门口处走出,鉴于受伤程度不算太严重。

但仍有作案动机,顾钱傻蛋被扣留关押三天。

沈绵心安理得地坐在商煜的车上,拨通李叔的电话。

“李叔,您把这些年来,所有古建筑的详细资料发我一份。”

“尤其是相关部门的盖章……”

商煜正要开口问情况如何,沈绵一点说话的空间都没给他留。

挂断李叔的电话后,沈绵打给云奇,“喂?今天的是情绪想必你也听说了……”

商煜乖乖住嘴,开车离开。

一分钟不到,沈绵又打电话给程海,“把和旷星地产的合同再过一遍法务,半个小时后,我到公司接你。”

“另外,我刚刚转发给你的,关于云边古镇的资料,也一并送去法务审核。”

“……”

沈绵一个电话接着一个电话地打,商煜将车开到沈氏集团楼下。

“绵绵,其实我可以帮你的。”

商煜淡淡开口,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或者刷新页面试试。

沐笺墨抓住沈绵开车门的右手。

“阿煜,这件事情和你没有关系。”

沈绵推开他的手,开门下车,又不放心地叮嘱,“回去的路上开车慢点,注意安全。”

商煜目送沈绵离开,转而掉头去文物管理局,邀请熟识的老者吃饭。

他刚刚听完绵绵打电话的内容。

事情如今的焦点被放在文物管理局上。

绵绵最后一定会登门拜访文物管理局的负责人。

而这些老家伙,没有那么好糊弄。

背后的人,想必也下了很大的功夫,才制造出一份所谓的正式事项告知书。

这一次,终于能名正言顺地帮绵绵了……

沈绵从地下车库开着她的车出来,程海已经在楼下候着。

副驾驶座的车门一开一合,不过十几秒的时间,车已经驶离原处。

城南桃李庄附近的僻静小院,再往里走,更是人迹罕至。

远处有座小木屋,沈绵换上与职业装并不相符的运动鞋,一溜烟跑到门口。

程海紧随其后,呼哧呼哧喘气。

院内,尤涣已经在沈绵打完电话后,光速赶到这里。

她同里面与她大了几岁的表哥-尤条,有说有笑。

“深呼吸,深呼吸,呼…吸……”

十几秒后,沈绵调整好呼吸,程海跟在她后面,连忙调整状态。

尤条听见脚步声,再看看坐在小板凳上傻笑的表妹。

不用过多解释,瞬间了然于心,

“我还以为没良心的丫头终于想起我这个表哥,唉,终究是错付了。”

尤条摇摇头,满脸哀伤,他继续拎着水壶,给院内五颜六色的薰衣草浇水。

屋内虽然简约,但处处的布置巧妙细心。

“表哥,绵绵是我最最最好的朋友,你是我的表哥,那我的朋友不就是你的朋友吗?”……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站网站:www.kuaishuk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