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揽

加入书签


继续今日的工作量打卡。

电脑显示屏同上次差不多,仍然是先黑屏,而后慢慢闪现,只是这次的防火墙做了别出心裁的设计。

最终的等比例还原误差缩小到1.99%。

这是近乎完美的苛刻程序。

“没什么问题。”

程海退出电脑页面的U盘,合上电脑,朝着沈绵的方向地说。

秦猫傲娇的扬扬头,正要将工作中的沈绵拉出来,程海连忙制止,低声说,“沈总忙完会和我们说的。”

被捂住嘴,动弹不得的秦猫,“唔……”

“你要保证你不大声说话。”

“好…好……”

程海松手,秦猫原地大喘气,呼哧呼哧呼哧。

她平复了一会儿,而后问,“你知道沈总袖口那处红色血迹,是哪儿来的吗?”

程海眼神瞥了下沈绵的袖口,白色衬衫上那一小片红色血迹,格外明显。

怎么刚才她们互相检查的时候没有发现……

“今天沈总来的路上磕到了。”

程海面不改色心不跳地扯谎,“怎么,这你也要管?”

秦猫连连摇头。

十几分钟后,沈绵过完手中的和合同。

“既然没什么APP没什么问题的话,那便签订合作协议吧。”

沈绵翻开另一份崭新的合同。

程海点头,“好的。”

她从桌上抽走沈绵刚才签完名的合同,拉着秦猫出总裁办,去拟订合同。

当秦猫手中握着几十页的合同时,有点不敢相信地看着上面的合同主体——霖星集团。

这是温恒公司上市后,签订的第一份合同,竟然这么快就完成了。

“你拿回去给他看看,若是没有问题,便出具一份委托书,你签字。”

程海公事公办的交代,秦猫连连点头。

吱呀——

总裁办的门打开,沈绵打着电话,脚下高跟鞋来回切换,频率极快地走。

“好,我知道,没问题,您放心。”

程海习惯性地跟上去是,很面摆摆手,做了一个打电话的手势。

程海点头,比了个OK。

沈绵下楼后,飞快地朝着楼门口走去。

开车前往云边古镇。

李叔说,不知道哪里来了一批农民工,领头的说要拆了他们仿制的古镇建筑,说是他们违反了专利保护法。

多年来一直相安无事,怎么会好端端地被人找事?

不用动脑子都知道是人为的闹事。

等沈绵开车到云边小镇门口处,李叔急急忙忙地上前,差点跪摔了。

“沈总,您一定要帮帮我们,有的古建筑虽然是仿制,但也是程序合法、合规的啊……”

李叔着急道,沈绵柔声安抚,“一定一定。”

两人从门口处走进,第一次觉得,一千多米的路程这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或者刷新页面试试。

沐笺墨么漫长。

李叔走得远出沈绵两百多米,沈绵踩着高跟鞋,小跑着也跟不上。

索性直接脱了高跟鞋,光脚踩在冰凉的柏油大马路上。

幸亏云边小镇的游客少,常年这条柏油大马路也做监管,有固定的人专门打扫,垃圾可以忽略不计。

沈绵跟着李叔,跑着到人群聚齐最多的地方。

她站定,穿好高跟鞋,深呼吸。

等气息平稳后,气场全开地走向领头的那人。

李叔慢悠悠跟上去,站在沈绵的身后充当人头数。

不大一会儿,沈绵身后占满了云边小镇全部的老手艺者。

“这是谁啊这是。”

钱傻蛋开口即出言不逊,“一个臭娘们也配得上来这边指指点点?”

沈绵未露出丝毫的怒意。

她声音格外平静,如深夜寂静无声的大海。

“拆迁事项告知书,请出示一下。”

钱傻蛋轻嗤一声,不以为然的眼神示意旁边的小个农民工,接过合同,直接甩手扔到沈绵脸上。

她脸上被划出一条淡红色的血痕。

沈绵面无表情的打开合同。

“能干干,不能干就滚。”

钱傻蛋指桑骂槐,语气解释不屑讥讽。

沈绵平静无波的开始看事项告知书,一目十行。

“你能看懂吗?啥也不懂,就别在这儿装模作响。”

“还有你们,这群过气的老东西,是怎么有脸待在这里的?”

钱傻蛋一个接着一个地骂过去,他说话特别豪横,反正后面有一堆的铁哥们。

真的干起仗来,就凭他们这些每日精细粮食吃的所谓艺术家,必定吃亏。

人的野心,是在慢慢中成长起来的。

愈是不加以控制,愈会变本加厉地狂野生长。……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站网站:www.kuaishuk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