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密斯受伤

加入书签


清晨,沈绵刚开车公司楼下停好车,程海急匆匆的跑到她面前。

差点一个踉跄扑倒在车上,沈绵反应迅速的一把将她拽住,“怎么了?”

“回,回楼上说。”

“好。”

朝着公司门口走去的死活,程海不自觉的脚下速度变快,沈绵抓了好几次,她才没有狂奔而去。

电梯直达,叮咚一声开门。

路过的员工纷纷打招呼,沈绵推开总裁办,扑面而来的血腥味。

让她心紧张的提起。

程海从后面关上门,悄声在她耳边说,“是史密斯先生。”

“沈总,我善做主张让他先去了您的休息室……”

“这些都不重要,史密斯怎么会受伤?”

程海摇头,“不,不知道……”

沈绵大步流星的朝休息室走去,里面传来男人粗壮无力的呼吸声。

她开门走进去,心下焦灼。

屋内,史密斯倚靠着墙面,堪堪坐着,腹部血流不止,身体上血迹遍布,有的血液已经凝结成褐色,粘在他衣服上。

史密斯向来是仪容得体,沈绵从未见过他现在这样。

“程海,你现在去药店买些止血的药和纱布来,速度要慢,就说帮我去买咖啡。”

沈绵嘱咐,程海犹豫再三,不放心的离开。

“沈总……”

史密斯声音浑厚却无力,他气息薄弱,似快要了无生机。

纯白的墙壁,将他身体上的血色,衬托的更明显。

“怎么搞的?”

沈绵不答反问。

“沈总,有人,要害商煜……”

史密斯声音沙哑。

他亲自送尤涣离开,看着航班安全的行驶在空中后,他去找了云奈。

表明愿意同他们建立合作,而后,无意听到他们密谋要将商煜置于死地的计划……

被发现后,便被追杀到这里。

如今,已然没有安全的地方。

他的国籍是CC国,若是寻求芸城警官的保护,势必会同CC国取得联系,届时,他们只需要申请将他移送挥CC国,他定然成为他们的囊中物,肆意威胁。

说到底,他也不过是在寻求一个机会。

亦内心期盼,但愿他没有找错人……

“谁?”

“云……云奈…汪……”史密斯哼哧哼哧喘气,用尽全身的力气说,“汪…律……呼~呼呼~~”

他急促的喘气,昏厥过去。

沈绵探他的鼻息,打开手机正欲拨电话给商煜。

想想作罢,正在她心绪不宁的时候,程海抱着纱布和药回来。

哗哗啦啦——

她脱下外胎,里面滚出十几个小药瓶,连带着胳膊粗的纱布。

“沈,沈总,现,现在要干什么?”

她说话都哆嗦,声音发颤。

沈绵深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或者刷新页面试试。

沐笺墨深地看了眼程海,“这件事情很复杂,和你没有关系,你出去吧,就当今天什么也没看见。”

程海原本就是局外人,她也不必为此承担风险。

经历几年的商场变革,处理过许多的商业案件,程海早已经是一个成熟的商人。

沈总待她不薄,甚至有一次,因为救她受伤。

救命之恩,没齿难忘。

这也是很多公司挖不走她的原因。

沈氏集团的很多员工,甚少有跳槽的想法,对集团忠心耿耿。

沈绵深知,管人不在形,而在心。

“沈总,既然是私事,那我喊你沈绵吧。”

程海笑笑,“虽然我胆子小,但我口风紧。”

沈绵给史密斯涂抹药粉的手顿了下,又继续。

程海深呼吸平复内心紧张不安的情绪,缓缓身型,走到一边蹲下。

没有人甘愿成为局中人,却早已被人选中,成为局中人。

最危险的地方亦是最安全的地方。

若有难,同当就是。

人活着,有可为而有不可为。

“程海,你可以选择离开,我不会怪你。”

沈绵绑着纱布,程海给她递剪刀。

咔嚓。

“我会将你送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凭借你的资历……”找到一份优渥的工作,很容易。

“沈总,从当年您救我的那一刻起,我就下定决心跟着你了。”

程海涂抹止血药粉的手,颤抖的频率降低,近乎平稳。

“而您,也从未让我失望。”

程海紧咬下唇,“您该知道的,我其实什么都知道。”

沈绵身体僵硬一瞬。

“其实我能猜得到,秦小姐拿来的APP设计者,是新闻中已经始终的……温恒吧。”

程海笑,同沈绵朝夕相处,一个眼神,便能猜测出她的心思。……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站网站:www.kuaishuk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