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努力想要过去的过去

加入书签


而后,张三确实本分收敛不少。

甚至她怀孕的时候,做到了一个合格丈夫该做的所有。

她又一次心软了。

但当赵素兰登门造访的那一天,她所臆想出来的虚拟幻想,尽数被打破。

沈瑾拿过桌上的亲子鉴定报告书,看了眼上面孩子的生日——5月1日。

当真是可笑。

张三还真是管不住嘴,不就是一个月,竟然还……

那一瞬间,沈瑾觉得周围的一切,都开始变得恍惚。

赵素兰是被赶出去的,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沈瑾的精神状态出现问题。

伴随着沈绵长大的,是数不尽的阴霾。

赵素兰不止一次的登门拜访,通过各种各样的手段,让沈瑾知道,她和张三的一家,有多么的幸福和谐,而她,才是那个拆散他们幸福的第三者!

时间久了,沈瑾也开始恍惚,究竟,谁才是那个真正的第三者……

“瑾儿,我能不能把张天天接到咱们家里,养着啊?”

张三开口,沈瑾冷笑。

“外面的日子太辛苦了,他们娘俩也不容易,我知道你心地善良……”

“滚!”

沈瑾指着门口,抑制不住的怒吼。

她一次次的宽容大度,换来的不是浪子回头,而是得寸进尺。

张三被赶走后,幼小的沈绵,怯生生地去拉沈瑾的手,去给她安慰。

却被一把推开,她摔倒在地上,手臂乌青。

沈绵心下着急,大喊出声,“绵绵……”

……

自那以后,沈绵常常陷于母亲的责难与喜爱中,两级分裂。

直到她成年后,错过母亲的求助电话……

生活本就布满苦难,所谓幸福,不过是点缀。

“绵绵,吃点东西,好吗?”

商煜把插好吸管的粥,递在沈绵手中,又撕下一块小饼,放在沈绵唇边。

“张嘴,乖。”

沈绵茫然地张口,泪水划过脸庞,落在唇角,她舌尖轻触,尽是苦涩。

尤涣睁开眼,醒过来的时候,第一反应是下床去找温湛。

沈绵收回目光,呆呆地看着商煜,听凭他给她喂粥、喂饼。

喻冶只得急匆匆地跑着,跟在尤涣身后。

把手的人已经撤掉了,手术室外的灯,并没有亮着。

“回去吧。”

“他……”

“他没事了。”

“万一,万一他再想不开……”

尤涣手指颤抖哆嗦,眼神里写满惊惧害怕。

“会有人专门看着的,不会再给他自残的机会。”

喻冶冷淡开口。

“真,真的吗?”

尤涣像是抓住一颗救命稻草,连忙问。

“别为难煜哥,要不是煜哥,你昨天晚上都不会收到消息,更不会有专门的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或者刷新页面试试。

沐笺墨通道,去见他……”

喻冶面无表情,摆出一个旁观者的姿态。

“那里的每一个步骤,都是需要严格审批的,没有你想的那么容易……”

尤涣看向喻冶,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你之所以觉得容易,不过是因为煜哥帮你把该走的程序走完了,该求的人情求完了。”

“还有,这是看在沈绵的面子上。”

喻冶不愿多说,也没有离开,担心尤涣再做出什么危险举动。

他们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很担心,不管是出于何种感情。

可尤涣对他们苦苦哀求,就好像,他们是想要看着温湛不幸的。

最寒心的,该是沈绵了吧。

被最亲近的闺蜜这样对待……

“我知道了,谢谢。”

许久,尤涣出声道。

她现在平静多了,后背被打的那一掌,现在才开始感觉到疼。

尤涣前脚走进去,喻冶后脚跟进去。

中午的时候,程海做了十八份小碟饭菜,带到医院。

一晚上不见,众人都进医院了,不,是都憔悴了。

“吃饭吧。”

程海像个管饭阿姨一样,拿来饭,还要摆好饭,还要招呼他们吃饭。

喻冶从隔壁房间,借来一张长桌子,招呼大家吃饭。

“程海,劳烦你休息日还跑一趟。”

沈绵道谢,“我不吃了,先回家一趟。”

商煜跟在她后面,拎着包,和她一起走。

尤涣刚在板凳上坐下,手里刚拿起筷子,听见她的声音,心脏不可控地难受了下。

却也没有追上去,同她道歉。

三人尴尬的笑笑,开始吃饭,桌上只能听见筷子碰撞碗发出的清脆声响。

回去的路上,沈绵腰酸背痛,心情极度不悦,伴随着胃也不舒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站网站:www.kuaishuk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