吵架·旧事

加入书签


“涣涣不怕不怕,你是在做梦,不怕,不怕。”

沈绵拍拍尤涣的肩膀,抽了一张纸,给她擦脸上的冷汗。

困倦的打哈欠。

“绵绵,他,他,他怎么样了?”

尤涣稍微冷静一下,急匆匆地掀开被子下床,拖鞋也不穿,跑着开门,‘手术中’三个字还没有熄灭……

“涣涣,不怕地,不怕地。”

“我早该察觉的,我早该知道的……”

尤涣蹲在地上,双手紧紧地抓着她的衣服,地面的冰凉未唤回她一丝冷静的理智。

“从一开始,我就该察觉的,我怎么这么笨啊……”

“啪——”

她全身颤抖,自虐般地扇自己耳光。

一个接着一个,沈绵拦都拦不住,一时不防,被她推倒在地上。

“他说他要跳海,是真的要寻死……”

“真正想要寻死的人,又怎会给自己留余地……”

“我为什么当时没有发现……”

尤涣开始全身抽打自己,沈绵再一次上前,双手抓住尤涣的手。

喻冶和商煜从梦中惊醒,赶紧上前帮忙。

“尤涣!你冷静点!!”

沈绵怒喝一声,单手拍了下她的手臂,双手捧住她的脸。

看着她,“你听着,现在温湛的情况,尚不明确。”

“不管他怎样,这都是他的选择,他希望你好,你知道吗?”

沈绵眼底泛起泪花,看着她自残自虐,她也很痛。

上天为什么总是这样,让相爱的人分离……

这世上的苦痛,太多太多……

“绵绵,我怕,我好怕他真的离开我……”

尤涣缩在沈绵的怀中,小声抽噎。

她肩膀耸动,哭得心都在发颤,悲痛欲绝。

“我们已经错过那么久,为什么,为什么……”

“还要……”

沈绵不知道要怎么安慰,她只是轻轻抚摸尤涣的肩膀,给她安抚。

渐渐地,天色明亮起来,医院里走动的人也多了。

‘手术中’也终于暗下,门打开的一瞬,众人急匆匆的拥上去。

门口处有人把守,只允许商煜一人上前。

“怎么样啊?”

沈绵抱着神志不清的尤涣,焦急地问。

“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你们可以放心了。”

商煜拍拍沈绵肩膀,在场的人,不约而同地松了口气。

“呼~还好没事还好没事。”

喻冶拍拍胸膛,如释重负的在医院长椅上坐下。

“没事了,涣涣。”

“我能进去看看他吗?”

尤涣猩红的眸子看向商煜,语气近乎哀求,“求求你了,可以吗?”

沈绵没插话。

“他现在的身份有点特殊……”

商煜纠结,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或者刷新页面试试。

沐笺墨这上面的事情,还不知道要牵扯到哪里去。

能让他们几人知道这个消息,在外面候着,已经是看在商老爷子的面子上了。

温湛是重犯,原本看守程序就繁琐。

“我求求你,让我进去看看他好不好,商煜……”

尤涣苦苦哀求,双手合十环于胸前,血丝遍布的眼中尽是凄楚。

喻冶在旁边看着,也没敢上前插话。

“求求你了…求你了…”

尤涣一遍遍的说着卑微乞求,商煜面无表情,心色沉沉。

她见她的恳求,商煜不为所动,转头看向沈绵。

理智濒临崩溃的她,艰难开口,“绵绵……”

“涣涣,我们知道他没事,我们……”

“可我就是想看看他有错吗?”

尤涣倏然嘶吼,转头看向沈绵的眼神,溢满愤怒。

“既然你们不帮我,那我自己一个人!”

尤涣说着,便朝着手术室门口守卫的两人奔去。

沈绵连忙追上去,商煜紧随其后。

冷不防,沈绵被尤涣猛推一把,摔倒在地上。

她宛如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说着暴躁扎人心的话。

“少在这里假好心,既然不能帮,那就不要帮!”

“我不需要你们的怜悯,可笑!”

尤涣被门口二人紧紧地拦着,她如同一头疯狗,费尽全力地想要冲破他们的守卫。

“绵绵,怎么样,有没有好一点?”

“来这里做一下吧。”

商煜眼神示意喻冶,去将尤涣抓回来。

“涣涣……”

“你先别过去了,她现在正在气头上,听话。”

商煜语气略显强势。

喻冶一掌劈晕尤涣,冲二位守门口的大哥道,“她喝多了喝多了,你们别放在心上,我这就带她走……”

他将尤涣拖着去旁边的病房,商煜扶着沈绵,去医务室挂号排队。

半个点拎着药包回房间,看了眼另一张床上睡着的尤涣,不放心。……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站网站:www.kuaishuk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