绵绵今天要陪我

加入书签


饭后,分道扬镳,各回各家。

尤涣同商煜开口,“今晚你可能要一个人睡了,绵绵今天要陪我。”

沈绵挑眉:我什么时候答应的?

商煜眼神询问沈绵,当事人被尤涣一把拉在身后。

“商少爷,我借绵绵一晚上,这不过分吧?”

商煜:过分。

“不过分。”

沈绵笑着回答,“涣涣你先上车,我和他说点话。”

尤涣点头,走到行李箱旁边,隔着一小段距离等两人。

“涣涣有点事,我今晚去陪她,你回家,早点休息。”

沈绵从包包里拿出一颗巧克力,刚才在自助餐店好像融化了,外面温度低,又凝固了,摸着形状很不规则。

“明天晚上陪你,好不好?”

商煜接过巧克力,点头,“抱抱。”

“好。”

二人相拥,尤涣侧头看向正前方的电线杆。

她多少有点多余了。

十几分钟后,沈绵和坐在车里商煜挥手拜拜,转身朝着尤涣走去。

“出息。”

尤涣调侃戏谑地说,“哄好了?”

“嗯。”

尤涣一拍脑袋,看了眼手边的行李箱,“绵绵,你给商煜打个电话,让他掉头回来,顺路把我给你买的这一行李箱的特产拿回家吧。”

“行。”

三五分钟后,商煜拿走行李箱,恋恋不舍地又抱了抱沈绵。

他的眼神缠绵粘人,沈绵伸手摸摸他的脑袋。

尤涣:我该在车底。

再次送走商煜后,两人在路边打辆出租车,回尤涣家。

楼道里,破旧安静。

尤涣开门,漆黑一片,黑咕隆咚。

父母常年在外奔波生意,这个家的,倒像是她一个人家。

略显孤寂空旷。

“绵绵,喝可乐吗?”

“喝。”

“我点点儿外卖,咱们边喝边聊。”

“你还能吃得进去?”

沈绵灵魂发问,刚才饭桌上,尤涣也没少吃。

光是她面前的碟子,便立了高高一摞。

虽然小碟子上的东西不多,但数量可观啊。

“当然……不能。”

尤涣笑笑,“但氛围感,还是要有的嘛,我点点儿鸭货什么的。”

“好。”

沈绵拿出手机,点开外卖页面。

阿煜一个人在家,会不会很孤单,会小难过的吧。

她下单一个蓝莓小蛋糕,秒付款,备注-【奖励小朋友的。】

尤涣也下单了小一百元的夜宵。

待外卖送到后,二人围桌畅谈。

“绵绵,我在CC国的时候,史密斯先生给了我一把钥匙,是温湛那边别墅的钥匙……”

尤涣才开口说了一点,整个人的情绪便不受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或者刷新页面试试。

沐笺墨控。

泫然欲泣。

“屋子里面有一封信,我带回来了,你看……”

“他说这一切,不过是有人在做局罢了,他无能为力……”

泪水啪嗒啪嗒地往下掉,当日心梗的感觉,现在重新上演。

沈绵拆开信封,手写版,多了几分真实感,人似能从字迹里,看见写信人的心境,被泪水晕染开的圈,让人于无声中品味到写信人的哀默。

夜色灰暗沉沉,她哭诉,她倾听。

“绵绵,你说我现在应该怎么办……”

“我要怎样,才能救他……”

“明明当初……”

尤涣哽咽,话语间是无法撼动的无奈。

沈绵拍拍她的背,轻轻的、柔柔的,有耐心的。

“有我呢,我们一起想办法。”

沈绵安抚她,对于此,她内心仍然存有疑虑。

她甚至怀疑,现在尤涣看到的,是不是幕后之人想让他们看到的。

这一切,究竟是谁在操控,而还有谁,是被挑选中的无辜人……

她想不通,内心在慢慢思量,会是谁……

另一边,商煜从电梯里面出来,迎面碰上趾高气扬·气焰嚣张的张天天。

“商,商少爷……”

真不枉费她辛苦蹲点,终于让她逮到沈绵不在的时候了吧。

天赐良机,上天果然不会辜负努力的人。

“借过。”

商煜拎着行李箱,一个眼神都没给张天天。

他音调冷漠,没有感情,是同陌生人说话的正常腔调。

“商,商少爷……你,你等等。”

张天天跟上去,伸手抓住商煜的胳膊,被对方用力甩开。

像是她是不干净的垃圾。

“不好意思。”

商煜开口,“但,是您先不礼貌的。”

他甚至从门口的信箱里,取出酒精喷雾,将他的袖子喷了下,彻底消毒。

“没,没关系的。”

张天天不以为意,笑着从地上爬起来,表情里没有一丝一毫的介意。……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站网站:www.kuaishuk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