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的

加入书签


“你,你可以一一尝试……”

“我,我去给你熬药喝。”

秦猫交代叮嘱完,逃也似的跑出屋里,在经过门口处时,踉跄两步。

几乎是同一时间,温恒从椅子上站起来,看人扶着门框站稳后,潇洒冲他摆摆手,才勾唇笑着坐下。

他脸上的笑意简直不要过分明显,明媚如烈阳,暖入骨。

他很轻松地便取掉他手背上的膏药,全程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刚才他装的。

要是不装,还怎么找理由和她近距离接触。

温恒笑着将手伸入手指按摩器,按下开关,慵懒地靠在椅背上。

嗡嗡嗡的声音响起。

秦猫:这么快?

她也只是疑惑一下,注意力便全部转移到她面前的药锅中。

熬药比较重要。

等咕噜咕噜冒泡后,她去厨房,做简单清淡的一菜一汤。

午饭过后,她等温恒喝完药,从他手中拿过U盘。

坐上黑漆漆没有车牌的黑色车,离开。

等人走后,迟殇才缓缓从门口处走来,亲自登门拜访。

“恢复得如何了?”

“如你所见,很好。”

温恒唇角上扬着,心情愉悦的在原地站定,等迟殇走来,同他一起进屋。

“看不出来,这丫头,对你情深义重啊。”

迟殇自来熟地从柜中拿出一个水杯,倒水喝。

“嗯。”

温恒喃喃自语,“情深义重。”

“难怪当初你让她去找你,当时我还不放心,原来你的心中已经有了定夺。”

迟殇咕噜咕噜喝水。

“去忙什么了,这么渴?”

“刚拍完一场吃火锅的戏份,就赶来了。”

迟殇继续倒水喝,豪气地咕噜咕噜咽。

“有劳了。”

“客气什么,话说,你就这么不放心她的安危,还让我的贴身保镖去接送她?”

迟殇胳膊撞下温恒,揶揄。

“别说我,你和沈总,没戏了吧。”

好兄弟,见面就是直击心脏的插刀。

迟殇笑着笑着,笑不出来了,对温恒竖起大拇指,“o( ̄▽ ̄)d!”

温恒戏谑的笑笑,不以为意。

秦猫被放在公交车站,坐着公交车回到她停车的地方。

开车直接朝着云边古镇去。

沈绵在原地同李叔讲关于古建筑未来的发展前景,以及沈氏集团的提议,程海跟在两人后面,做谈话记录,后面复盘。

“旷星房地产的老总同意了我们的提议,同意聘用老手艺者进行创新。”

沈绵开口,李叔表情纠结,“沈总,我是很感谢你的,但是……”

“但说无妨。”

“新与旧的融合,是很复杂的,再加上推陈出新,更难。”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或者刷新页面试试。

沐笺墨李叔面色凝重,“要不然,他们也不会被遗忘在这里这么久。”

推陈出新,顺势而为。

看似简单,其实艰难万险,稍有不慎,便会覆水难收、满盘皆输。

因此在经济繁华昌盛的经济高速发展时代,极少有企业会去冒险。

“您不妨先看看我们的计划,再下定论也不迟。”

沈绵话音落下,程海从公文包中掏出合同计划,递给李叔。

“那边请。”

沈绵做邀请状,请李叔移步到旁边的小桌上。

两人坐下,沈绵安静地捧着茶,慢慢喝。

慢慢地,对咖啡的渴望没有从前那样大了。

不知不觉中,这个习惯就被改了。

或许是因为现在的生活,变甜了吧。

“沈绵,那个……”

秦猫隔着老远看见沈绵的身影,一阵小旋风快跑,闪现在她面前。

冒冒失失的看了眼对面的老者,将未说出口的话咽下。

程海拉开她身边的椅子,示意秦猫坐下。

四人分别对坐的圆桌上,只能听见李叔翻合同书的声音。

很是安静。

秦猫直点头,打瞌睡,犯困。

一觉醒来,只剩下她一个人。

四周眺望搜寻一下,在湖边发现,他们三人的身影。

悄悄走过去。

“李叔,这位就是旷星地产的项目负责人,秦小姐。”

沈绵主动开口介绍,眼神示意秦猫主动去握手。

“您,您好,我是秦小姐……”

秦猫紧张地伸手,有点忐忑。

她当着合作伙伴的面睡着,十有**留下的印象不好。

从何补救,这是个好问题。

“您好。”

李叔礼貌性回握。

沈绵热络的破冰,“刚才你在桌子上睡着了,李叔怕吵到你,特意让我们来这边说话。”……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站网站:www.kuaishuk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