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诉·更亲密的距离

加入书签


“呜……呜呜……”

商煜将她抱得更紧。

“呜呜……”

沈绵如同被遗弃的猫儿,小声地喵呜喵呜哭泣。

商煜轻轻拍拍她的肩膀,抚摸她的后背,一遍遍地在她耳边说。

“不怕,绵绵,有我,我在呢,绵绵,我在呢……”

他心疼着她的痛苦,声音染上哽咽,若是可以,他想代为受过。

“绵绵,我在,我在……”

沈绵的情绪慢慢被释放开,一点点的膨胀,她身体开始颤抖地哭,像是要将这些年的委屈,全部诉说完。

从妈妈离世后,她就再也没人可依。

不管出了什么事,她都像个冷漠的旁观者,极度冷静地处理。

哭泣,最无用的东西啊。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为什么他要这么对我……”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

“我真的不知道……嗝……”

沈绵瘫在她怀中,身体的全部重量压在商煜身上。

第一次,同一个人,打开她尘封多年的心房,去诉说,那些经历过的荒芜。

“你知道吗?我妈妈去世的到时候,张三觉得葬礼晦气,如果不是畏惧人言,他都不会去给妈妈祭拜……”

“妈妈是被他气得去世的……”

“我不知道……”

沈绵抽抽噎噎地说,商煜断断续续地听。

她说一句,他回应。

她说半句,他回应。

她说一个字,他也回应。

那些穿透时空的荒芜,在他一声声的回应和安抚中,碎裂出缝。

她坚强的独撑的那段时光,慢慢的,被他疗愈。

这天晚上,她同他说了很多很多很多的话……

这天晚上,他们的距离,拉近了很多很多很多……

天边闪烁的繁星,一闪一闪地亮着,如同他们纯白无瑕的内心。

愈靠愈近……

-

当暖暖的光线垂直映射入屋内的时候。

沈绵压着商煜的胳膊,昏昏沉沉地醒来。

商煜睡得浅,沈绵动了下,他便醒了,身体快过大脑的第一反应,是抱住她,呢喃呓语,“我在……”

沈绵伸手轻轻戳了下他的脸,眼睛酸涩胀痛,但心,却是从未有过的轻松,那些无限期积压在心尖上的阴霾,如数驱散。

她的心,好像回归到从前,母亲尚未去世时的清明透亮。

沈绵从兜里掏出手机,给尤涣发微信-【我好像……】

【活过来了。】

【涣涣。】

她柔和的笑笑,慵懒的看了眼商煜的黑眼圈,还有炸毛的蓬松发。

伸手轻轻去触碰,理顺他的额前发,眼神柔和得像是快溢出水一样。

“绵绵,醒了?有没有好点?”

商煜睁眼,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或者刷新页面试试。

沐笺墨哈欠连连,也不忘先问沈绵。

“我去给你倒水……唔……”

商煜的双手,被沈绵单手抓过,置于他的头顶。

她熟练热恋地亲吻他,缱绻温柔,缠绵悱恻。

商煜乖乖地回应。

一吻落罢,他仰头,去索吻。

“先刷牙吧。”

沈绵松开他的手,被他反握住。

他抓着她的手,从他的衣服下摆探入,“腹肌。”

“昨天我上网查了,说,那个的话,可以缓解一下糟糕情绪的。”

昨天沈绵困得睡着后,商煜刷了很多如何释放情绪的小妙招。

最简单有效的,就是……亲密接触。

刚刚绵绵亲他,说明她可能也想。

“大早上的,不好。”

沈绵将小懒猪从沙发上拽起,“走,去洗漱去。”

“我现在好很多了,虽然,但是,真的很感谢你。”

沈绵笑笑,笑容里是商煜不曾见过的晴朗。

他只在她曾经的照片上,才看过她这样阳光如春风的笑。

“绵绵,你笑的,好好看啊。”

“你笑得更好看。”

沈绵捏捏商煜的脸,在他脸上亲昵地啵唧一下。

她从后面拦住商煜的腰,拥着他往浴室走,商煜没来由的脸红了。

“绵绵,你,你干嘛…这么亲密啊…”

从前绵绵甚少有这种亲密动作,而且还是这种下意识的亲昵,更是难得。

他还有点小害羞。

“不喜欢吗?”

沈绵搂得更紧了点,喉咙有点沙哑的问。

“喜,喜欢。”

商煜回应,音色是如出一辙的喑哑。

不知道的,还以为昨天……

两人洗漱后,吃早餐,分别和公司请假,说不去了。

程海秒回-【今天休息,沈总。】

沈绵-【好的。】

商煜连忙撤回他的调休单子。

临近中午饭点的时候,曲流觞来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站网站:www.kuaishuk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