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归说,下次继续这么干。)

加入书签


汪律下车,恭迎史密斯上车,如出一辙道,“请吧,史密斯先生。”

史密斯,“呵,装腔作势。”

汪律假面微笑,可把你个外国佬显着了。

待保姆车开走后,汪律从裤兜里面掏出小铲子,从地下挖出一颗他早就藏好的百年人参,拎着带泥土的盒子,朝着院内走去。

“大老远我就听着你咳咳咳,咳咳咳,给。”

“这次要是完成的顺利,老板会多给你几根的,短命鬼。”

汪律哐当一声,将人参扔在地上,云奈翻白眼,不屑。

他冲汪律笑,笑得很渗人。

云奈拨通时锦电话,在电话没有被接通的时候,被汪律横空夺走。

刚刚有多刚硬的男人,现在就有多卑躬屈膝。

汪律捡起地上的人参,小心翼翼地拿起,“长命鬼,长命鬼,我错了。”

他将人参洗好、泡好,亲手端在云奈面前。

很是恭敬。

可时锦的电话,仍旧打来了。

云奈接通,汪律双手阿弥陀佛,跪求英雄饶过。

“嗯,确实有点事情。”

“云兄,放心,这次的事情,肯定给你办好了。”

“拿捏人心…咳咳……对我来说,轻而易举。”

云奈慢悠悠地说着,汪律的心在半空悬着。

“是,给我送来了,嗯……”

云奈看了眼汪律,枯槁的脸上露出轻松愉悦的表情,“没有。”

汪律慌忙拍拍他的小心脏,逃过一劫逃过一劫,谢天谢地。

“不用太担心,我知道分寸。”

“身体老样子,你不必担心,你也多照顾好自己。”

“嗯,那就这样。”

云奈挂断电话,汪律如释重负,他发誓,以后再也不戏弄短命鬼了。

(说归说,下次继续这么干。)

这一行干的时间久了,多少要找点方式,缓解内心的压力。

最后,今天是汪律搀扶着云奈回屋,也是汪律给他熬药喝的。

史密斯到达温湛的家时,时间过去五十多分钟,他赶在铃声响起前,取消闹钟。

尤涣已经醒了,只是肉眼可见的憔悴。

脸色惨白如纸,没有一丁点的血色。

“史密斯……先生……”

她嗓音沙哑,鼻音浓厚,说出来的字,听之倍感心疼。

“醒了?”

“嗯。”

尤涣点点头,接过史密斯递到手边的水杯,喝药。

周身无力、精神困乏,她像是一下子身体被抽空,了然疲软。

“喝完药,好好休息。”

“谢谢……你……。”

“不客气,那我便先行离开,有什么事情,直接打电话给我。”

“好。”

尤涣重新躺回床榻,目送史密斯从她视线中离开。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或者刷新页面试试。

沐笺墨浑浑噩噩的昏睡,被饿醒了起来稍微吃点东西,又接着睡。

醒来、睡下、醒来、睡下、醒来……

反反复复折腾十几次,天边露出鱼肚白,尤涣睡得香甜。

当暖阳悬挂在空中时,她整个人的气色有明显的变化,身体经过一晚上的调理,也差不多恢复正常。

史密斯敲门,端着早餐进来。

“这里是面包,水,还有药。”

“先给你放这。”

“等中午的时候我再来。”

史密斯将早餐放在床边的小柜子上,叮嘱。

尤涣开口,又想道谢。

被史密斯先一步开口,“早点恢复,就是对我最大的感谢。”

尤涣笑笑,点点头。

“另外,如果回芸城,你想要去探视温湛,记得提前办好手续。”

“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史密斯点到为止,他也算是半个芸城人,差不多也知道一点话术。

尤涣经此一遭,也能明白他说的话。

史密斯知道,她是个聪明人,如同沈总一样。

“有劳。”

尤涣点头,清浅地笑着。

等史密斯关上房间的门后,折腾了一晚上的身体,饿,很饿。

她狼吞虎咽+细嚼慢咽,开始进食。

吃个半饱,拨通沈绵电话。

“喂,绵绵,呜呜呜……我感冒了,嘤嘤嘤……”

对面接通后,她没看清人,直接开始嗷呜嗷呜哭哭哭。

“绵绵,头好疼,呜呜呜……”

商煜眼角抽了两下,他怎么感觉,尤涣这副样子,他莫名有种熟悉感。

另一边,沈绵从卧室里换好衣服出来问,“谁啊?”

“尤涣。”

商煜话音落地,对面传来一声剧吼,“啊啊啊啊啊啊啊!”

嘀嘟——

电话现实中断。

商煜一脸歉意,“绵绵,这?”……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站网站:www.kuaishuk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