绵绵她的心里有你

加入书签


商煜刚要动手,沈绵道,“阿姨,我,我可以的。”

商玖冷硬开口,“既然自己可以,那边自己剥,又不是没长手。”

餐桌上的氛围僵硬的停滞,空气中透着说不出的尴尬。

许久,沈绵反应过来后回答,“好。”

从前她也和商煜的父亲商玖碰过面,混个脸熟,彼此的印象还算可以。

任凭她如何猜想,也不曾想到投反对票的,竟然会是商玖。

也是,她这次是同他们最宝贝的儿子,在一起。

对方看她不顺眼,也是可以理解的。

商诀在桌子下,用拐杖腿戳戳商玖的高档鞋面,曲流觞踩着高跟鞋跟,直接给商玖一脚,他的左右两脚,分别遭受到不同程度的创伤。

疼,但忍忍,不说。

他是个汉子,绝不低头!

“哈哈。”曲流觞尴尬一笑,“绵绵,尝尝这个粥。”

她盛起一小碗粥,笑着送到沈绵的手边;商煜将沈绵碗里的虾夹出来,上手剥,无声和父亲抗衡。

“乖丫头,给。”

商诀慈祥和蔼的笑着,从兜里面掏出一个厚重的红封,递给沈绵。

曲流觞扬眉,失策了,被比下去了。

“绵绵,这是阿姨给你买的护肤品,私人订制的,你收下吧。”

曲流觞笑笑,将精致包装的购物袋一并放入沈绵手里。

“多谢。”

沈绵笑着接过,放在一旁,而后继续吃饭。

商玖余光看了N遍沈绵,每次被当事人发现,都傲娇地扭头。

饭后,沈绵被商玖喊到书房。

“妈,你说爸会不会让绵绵离开我啊?”

商煜忐忑地问。

商诀拐杖重重砸在地上,厚重的老年嗓扯开吼,“他要是敢,我就让他也孤家寡人!”

楼上书房,沈绵跟在商玖身后,正要关门,被楼下传来的这一嗓子给震了下。

商玖一把将门关上。

全家现在没一个理智的,他必须要做最理智的那个。

楼下,老爷子商诀被气得白胡子飞了飞。

“这个不孝子!”

“爷爷,您别生气了,喝口茶,消消气。”

商煜端着小茶杯,递给商诀,眼神余光时不时地撇向楼上。

他和绵绵的感情才刚刚稳定,明明之前,也没见爸爸这么强硬地反对。

怎么今日登门造访,态度倒是这样蛮横。

“煜儿,你放心,爷爷肯定不会让你爸那个老家伙拆散你们的。”

曲流觞捂嘴偷笑。

“谢谢爷爷。”

商煜点点头,仍然不放心。

当母亲的,最是了解她这孩子是何心性。

“爸,那您在这边喝茶,我同煜儿有点话说。”

“去去去!”

商诀摆摆手,很是不耐烦地赶人,其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或者刷新页面试试。

沐笺墨实心里面好奇的紧。

但没关系,他和煜儿可是忘年交的爷孙好朋友。

他们说了什么,只要他想知道,也大概率是能知道的。

曲流觞和商煜去到院内的长椅上,坐下。

“煜儿,你开心吗?”

曲流觞问。

她一个当母亲的,只在乎孩子健不健康、开不开心。

若是可以,她愿代替孩子,去承担着世界上的一切伤痛。

“开心的,妈妈。”

商煜笑笑,是遮挡不住的雀跃。

“妈妈先要和你说个对不起,之前你生病的时候,妈妈和绵绵说过话,然后还悄悄录了音。”

曲流觞从怀中掏出手机,面对着商煜开始点击播放。

|“曲女士,我愿意照顾他,不止因为他是因我受伤,还因为我们平日里有所交集,可以算是聊得来的同龄人。”|

商煜听着,‘可以算是聊得来的同龄人’……聊得来……同龄人……

“其实那个时候,妈妈就知道绵绵的心里有你。”

“都是一个圈子的,或多或少,也知道些事情。”

“你爸爸不放心,也是因为这个。”

曲流觞拉过商煜的手,温柔地看着商煜,“一眨眼,煜儿都这么大了。”

“你也不要怪你爸爸,他也是担心你,怕你受伤。”

落叶纷纷扬扬地随风洒落,商煜心中的喜意,更添几分。

他想起那天,她掐着他的脖子,问他怕不怕。

他说,不怕……

原来,是那时便已产生的久处怦然。

“我知道的,妈妈,我不怪爸爸,我只是担心……”

“傻孩子,妈妈给你听这个,就是想告诉你,绵绵她的心里有你。”

曲流觞拍拍商煜的肩膀。

“妈妈是过来人,也是女人,她喜不喜欢你,妈妈还是能看得出来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站网站:www.kuaishuk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