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上林赋》,得意中人

加入书签


“你在这里待着,我去给你要。”

“好,好,不好,不好,我,我还有互动……”

“行行行,我替你,行不行?”

沈绵无奈,所幸这里的安保很好,只有表演者和服务生是男生,所有的观众,全是女生。

在这里,女孩子可以随意穿她们喜欢的衣服,不用接受旁人的指指点点。

与嘉宾的互动,也是发乎于情,止乎于礼。

她一开始看到的,便是这里最大限度表示喜欢的方式。

而后就是要签名等等,和追星,并无二致。

唯一算得上区别的是,这里的‘明星’,会热烈回应。

“您好,可以问您要个签名吗?”

沈绵排队,余光时不时看一眼醉鬼尤涣。

“可以。”

对方温和有礼,落笔签名,“请问,可以和您合照吗?”

礼尚往来,沈绵点点头,“好。”

咔嚓——

对方用拍立的,顺手将照片送给沈绵,“后会有期。”

“多谢。”

十几分钟后,沈绵手里拿了一摞合照,外加签名照。

终于,带着酒鬼尤涣离开。

二人都喝了酒,喊来的代驾,竟然是刚才同尤涣亲昵的小男生。

“不好意思,打两份工。”

“辛苦辛苦。”

沈绵诧异回话。

回枫蓝小苑的路上,小男生专心致志开车,并无任何插话的意思。

下车的时候,也没有流露出对黑色卡宴的惊讶,踩着他的平衡车,驶离原地。

沈绵扶着尤涣,亦步亦趋上楼。

“呕——”

尤涣刚进屋,胃部一阵强烈的不适,还没等换好拖鞋,跪坐在地上开始吐。

沈绵去厨房给她接水,咕噜咕噜,尤涣跑到浴室马桶里面吐。

吐完又开始疯狂跳舞,说着云里雾里的话。

沈绵自顾自地收拾残渣。

约莫两个多小时后,尤涣才躺到床上,开始昏睡。

沈绵打着哈欠,趴在床上便睡着。

许是睡得不太安稳,四五点她又起来一趟,上完厕所后,翻来覆去睡不着。

一种莫名失落的情绪涌上心头,在听着尤涣惊天动地的呼噜声。

她掀开被子,下床,去厨房准备早餐。

06:20.

宿醉的尤涣,头痛欲裂地从梦中惊醒。

她又做噩梦了,梦到温恒冷声质问她,为什么要背叛她!

接着,一把锋利的刀,没有一点犹豫地刺入她腹中,鲜血淋漓……

“不,不,不……”

在厨房小憩的沈绵,听见卧室传来的声音后,赶紧跑到卧室。

上前抱住尤涣,“涣涣,不怕不怕,没事了没事了。”

在医院照顾尤涣的时候,她已经学会怎样安抚被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或者刷新页面试试。

沐笺墨噩梦困扰的人。

时淑医生说,这是创伤后的应激障碍,还包括尤涣看到刀,就会恐惧,也属于正常现象,过段时间就会好了。

“没事了没事了,涣涣……”

“绵绵……”

“没事的没事的。”

沈绵开始转移话题,“你还记得你昨天晚上干啥了吗?”

沈绵将床头柜上放着的签名照,尽数放入尤涣手中,“所有男嘉宾的签名,都集齐了。”

“卧槽!我去!我丢!”

尤涣一张张翻看过,“真的,真的,竟然有源歌,竟然还有红酒……”

沈绵看尤涣被转移注意力,心里才悄悄地松了口气。

“绵绵,这里还有你和他们的合照啊?”

“辛苦你了,绵绵,爱你爱你,啾咪啾咪啾咪!”

尤涣抱着签名照,一顿亲亲亲。

沈绵:……这样也好。

两人吃过饭后,沈绵从墙上摘下三张便利贴,仿佛她专门用于存放便利贴的小盒子中。

尤涣凑过去看,念出声,“夫使诸侯纳贡者,非为财币,所以述职也。”

“左苍梧,右西级,丹水更其南。”

“这都什么啊,绵绵?”

尤涣眉头紧锁,从小她的语文就没及格。

文言文对她来说,更是晦涩难懂。

父母说她的细胞,可能全都用在了艺术创作上面,故而才能成为首席设计师,占有一席之地。

“我也不知道,商煜写的,还标了序号。”

沈绵盖好盖子,尤涣打开搜索引擎,开始输入磕磕巴巴地输入‘丹水更其南’……

一秒后,手机页面弹出标准的译文,并声明,此话出自《上林赋》。

因《上林赋》难写,故便流传着一句,写《上林赋》,得意中人。

“绵绵,这是《上林赋》,商煜对你,真的很上心。”……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站网站:www.kuaishuk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