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念是无解的相思

加入书签


她不聋,听得到!

有那么好笑吗?

秦猫打开拼夕夕,搜索这些参考书。

全国包邮,购买全套仅需88.88元,内含小资料卡赠送哦~

“呵呵,确实搞笑。”

秦猫:……。

-

枫蓝小苑。

夏风燥热,难掩闷感。

迟殇目光柔和地看着窗外,沈绵和尤涣手牵手,从他楼门前经过。

目送沈绵安全到达楼内,看着那盏灯亮起。

这才拉上窗帘,关掉客厅的灯,回卧室休息。

入夜,静谧无声,只听得见他一人的呼吸声,在朦胧夜色中轻轻浅浅。

倏然,他置于床头柜上锁的手机,响了。

迟殇睡眠轻,在通话快要挂断的时候,睁眼,困意全无。

翻找钥匙,打开锁,拿出手机,回拨过去。

“喂?”

“我在家。”

“来吧,我给你开窗。”

不到三十秒的交谈,迟殇挂断电话,起身开窗。

一道黑影,闪进。

温恒抽走绳索,关上窗户,迟殇在四周查探一番。

并无人影。

02:35.

幸亏他睡眠轻,要不然温恒就白跑了。

“你怎么样?”

“还好,恢复过来了。”

迟殇摘掉口罩,“只是我现在,暂时不能见人。”

“我懂。”

迟殇应道。

“我找你来,是想和你聊聊,关于霖星集团,日后的发展。”

“这是一份详尽的策划书,你作为股东,有权知晓。”

“另外,我想借用你的人脉,宣传造势。”

温恒言简意赅,极尽简约。

迟殇结果策划书,点头,“明日我会找专业的律师,以及团队,确认一下这份策划书的可行性。”

温恒,“有劳。”

“你我之间,无需言谢。”

迟殇笑道,将策划书放在床头柜上。

“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准备住哪里?”

迟殇问出口,又改口。

相处许久,温恒的性子,他还是知道一些的。

这样问,大概不会告诉他实情。

“城南我有处僻静的宅子,那边没什么人。”

“这是钥匙。”

迟殇将钥匙递给温恒,“好好养着自个儿,我对霖星集团的分红,还是很感兴趣的。”

他没给温恒拒绝的余地,只是这般道。

“多……”谢。

话到嘴边,温恒改口,“知道你不喜欢听,客套的话我也就不说了。”

“以后,再说。”

“那我走了。”

迟殇点点头,目送温恒如同来时那般离开。

温恒连夜到达城南,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或者刷新页面试试。

沐笺墨打开信封,里面除了钥匙,还有一张银行卡,上面写着密码123123.

等他清晨时到达目的地的时候,打开宅子的那一刻,又被迟殇的用心给感动了,差点热泪盈眶。

屋内设施一应俱全,还有新买的电脑等,为他的办公创造了极大便利。

从前是为他人奔波,如今,终于能为自己奔波了。

等他悄悄努力,能和时锦面对面硬钢的时候,弟弟,也能从橘子里出来了吧。

那时候,或许可以体验一下,兄友弟恭,是何种感受。

时间日复日的走着,片刻不停歇。

商煜、时念和喻冶,三人从实习中脱颖而出,又在封闭培训中脱颖而出,成为佼佼者。

不知不觉间,封闭训练已经走过一大半的时间。

“还有5天,封闭训练就结束了。”

喻冶哈欠连连,相当困倦。

夜以继日的勤学苦练,让他的状态,憔悴不少。

说是封闭,那便是完全100%封闭。

一点和外界交流的机会都没有。

在来封闭训练前,他们已经签了合同,已经和家人的事项告知书,保证他们不会始终、不会受到伤害,只是失联30天。

由沈绵一一上门劝说,取得同意之路甚是艰辛,但索性终得圆满。

“嗯,还有5天。”

商煜附和道,双眸明亮了起来,经过他日日对周围环境的辛勤探查,终于找到一个可以和外界交流的突破口-送垃圾的老大爷。

这里的所有人,几乎全部都没有突破口,严格死守,不给他们一点同外界交流的机会。

他们从睁开眼到闭眼,几乎都在众目睽睽的监视下,仅有少许的自由。

凌晨04:30.

商煜从睡梦中醒来,借着去卫生间的借口,他从卫生间的窗口上一跃而下,开始和清理路边垃圾的大爷打扫卫生,他每日都坚持,终于感动了大爷。

笤帚清扫地面,发出清脆的响声。……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站网站:www.kuaishuk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