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煜,好像渐渐开始成为她的依靠……

加入书签


走出电梯后,程海将门口处的手磨咖啡,装进一次性高档商务谈判专用杯中。

“沈总,这是我整理的,待会儿合作可能要谈到的地方。”

“秦猫预计十分钟左右会来。”

沈绵点点头,开始翻看手中的资料。

程海在门外站着,等人。

七分钟后,秦猫领着小助理来了。

“秦女士请。”

程海侧身弯腰,做出请的姿势,同时开口说话,让里面的人知道人来了。

门内,沈绵听到声音后,收起资料,放于茶几下,起身迎客。

“程特助不必这般客气,我们也不是第一次认识。”

秦猫谦和的笑笑,“实习时,有劳程特助照顾。”

“分内之事罢了。”

程海笑笑,去一旁的茶水间端咖啡。

卡着点,现在的咖啡温度刚好能入口。

“秦女士,请。”

沈绵邀请道,秦猫走进总裁室,程海端着两杯两杯咖啡进来,放在茶几上后,便转身拿着托盘出会议室,将门带上。

“沈总,我最近听闻,您对我们的合作,有新的意见。”

“是。”

沈绵温和一笑,“我有意在我们原有计划的基础上,再招聘一部分古建筑设计师,从而……”

她话还未说完,秦猫便笑着打断,“沈总,合作的本意是共赢,是实现利益最大化。”

“这我知道。”

“您既然知道,那为何还要让我们旷星地产,为您承担风险?”

秦猫言辞犀利,如今的她,倒瞧不出几分还是实习生的懵懂。

沈绵双手环胸,微微向后侧靠。

开始思量,秦猫意欲何为。

“沈总不必这般看着我,我不过在商言商罢了。”

秦猫端起面前的咖啡,小啜一口,咖啡勺轻轻搅拌,将一旁的糖包尽数撒入。

“除了旷星计划,你还经手过别的项目吗?”

沈绵避而不谈,似说着无关的话。

秦猫被她的问题问得停顿了一下,别扭傲娇地反问,“这,这有关系吗?”

她,她确实是没经手过别的项目。

这个项目,也是她天天求,和父亲求来的。

但那又怎样,她理论满分啊!

“下次谈判的时候,记得不要打断别人的讲话。”

沈绵温馨提醒。

秦猫狗头疑惑,?

“那我也提醒沈总,谈判的时候要坐正了,起码的尊重,应该还是要有的吧。”

沈绵扶额,听话的坐正,“不好意思,我和上了年纪的叔叔姐姐们谈判得久了,习惯了这样坐,我改。”

秦猫又狗头疑惑,?

难道这是成功人士的标准坐姿?

微微向后靠…不行,她今晚要回去问问爸爸。

但沈总落落大方地认错,她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或者刷新页面试试。

沐笺墨还真没想到。

“我刚刚打断您说话,不好意思。”

“没事。”

沈绵道,有一说一,她是懒得同初出社会茅庐的小丫头片子周旋。

出生于锦衣玉食中的千金好公子,大部分,虚有其表。

滴——

沈绵放在书桌上的手机响了下。

她没去管,忘了调静音。

谈判断网,是她的基本操作。

今日倒是忘了。

“|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

她表示歉意的话还没说出口,耳边传来一阵悠扬的民歌。

秦猫不好意思的掏出手机,和沈绵招手示意,她出去接个电话。

沈绵礼貌微笑,点头。

待人走后,她笑容垮掉,开屏,手机上传来一条微信消息。

沈绵双眼睁大,这是她的工作手机?

行,这个月程海的奖金没了。

旷星地产-秦蔡。

【沈总,小女若有冒犯,还请多多担待,有劳。】

【日后请您吃饭,聊表谢意。】

沈绵翻白眼,双眼轱辘转圈,回-【好。】

既然秦蔡总都这么说了,那她带跑偏一下小孩子,也算不得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吧。

一分钟后,秦猫将手机静音,扔给门外的助理。

“沈总,实在是抱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今日的谈话,便到此为止。”

沈绵起身送客,秦猫着急了。

“沈总,我们才刚开始谈,怎么,怎么就……”

沈绵长叹一口气,面露无奈,“可能我们不适合合作吧。”

“啊?怎么会怎么会。”

秦猫连忙否决,主动开口,轻轻推着沈绵重新在沙发上坐下。

“您刚才说要,要聘请古建筑设计师,是不是?”

“这我们也是可以商量的是不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站网站:www.kuaishuk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