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淑

加入书签


时锦摆摆手,看着风平浪静的窗外,心绪开始波动。

“派出去的人,查探得如何了?”

“没有踪迹、杳无音信。”整个人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闻言,时锦冷笑,“呵。”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我不信,他会是自寻死路的人…咳咳……”

他说话有点急切,又剧烈地咳嗽起来。

汪律去斟茶,递给时锦,鞠躬告退。

楼下前厅小院。

时淑拎着水壶,陪着母亲云印浇花洒水。

缓缓微风轻轻拂过,撩拨风铃发出悦耳响声。

“淑儿,你刚刚和汪律一同去书房,所为何事?”

“想父亲了,便去看看。”

时淑睁眼说瞎话,撒气谎来,脸一点都不红。

她是最专业的心理医生,自然懂得如何控制她的情绪值,以及微表情。

即便身为她的母亲,也难以从她的脸上,看出一二。

“书房不是我们妇道人家可以去的,以后,还望你谨记。”

云印拍拍时淑的手背,对她道。

时锦的事情,她或多或少知道一些。

她就这么一个女儿,若非因为他们是亲父女,她定要让淑儿远离时锦。

他就是个看起来正常的疯子。

“知道了,妈妈。”

时淑微微笑了下,她只是因为孝顺二字,乖巧应下,随后便左耳进右耳出。

门边一抹俏丽的白色身影,与正要出门的汪律迎面碰上。

时念低头,紧张的攥着衣角,慢慢走进院内。

“站住!”

云印呵斥一声,时念在原地站住,唇色发白,上牙尖紧咬下唇,口腔蔓延出血腥味。

如果不是时锦让她来,她定不会登门拜访,自找不快。

“啪——”

响亮的一耳光,顷刻间便让时念侧脸肿起,鲜红的五指印,惹眼夺目。

“滚出去,别让我说第二遍。”

云印语气冷沉,贱种也配到她面前!

不过是风月场所女人给时锦生下的私生女罢了,竟然胆敢走到她面前!

她见一次,打一次!

“是我让她来的。”

时锦拄着拐杖,咚—咚—咚——

时淑赶忙上前,搀扶住母亲的胳膊,轻轻拍她后背。

“妈妈,您别生气,别生气。”

她柔声安抚,质问的眼神看向她的亲生父亲。

出于对长辈的尊敬,她没有开口质问,为什么他要让小三的女儿上门!

给他留面子。

“时念,跟我上楼。”

时锦沉声道,转身,便拄着拐杖,走上来时的路。

时念眼圈泛红,脚底发颤,从云印面前经过。

她甚至还特意避开一个大圈的距离。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或者刷新页面试试。

沐笺墨谁知云印更快,时淑都来不及阻拦,啪啪——

又是两个耳光,落在时念脸上,她唇角都溢出血丝。

当时念用茫然无辜的眼神看向云印时,云印好似看见她的母亲一般,又抬起手,只是这次,没落到时念的脸上。

“云印,我说了,是我,让她来的。”

时锦抓着她的手腕,用力之狠,松开时,一片青红。

“时锦,当初你答应我的,以后,绝不允许她们,出现在我们的家里……”

终究是痴念让人忘却,她仍旧贪恋着他的垂怜。

仍旧记着他的承诺。

“那是当初。”

时锦漠然回道,轻轻抓住时念的手腕,保护之意,再明显不过。

云印情绪失控,试图再去扇时念,被时锦又一次抓住,重重摔倒在地上……

“爸爸,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妈妈。

“淑儿,扶你妈妈回去休息。”末了,他叮嘱,“大人的事情,小孩子少管。”

云印眼底跳跃闪烁着嫉妒的光芒,渐渐转化为恨意。

时淑将母亲搀扶起来,看着时锦和时念从她们视线中消失。

“妈妈,您别难过,爸爸他只是……”

时淑劝慰的话还未说完,云印打断,“无碍。”

只要他不伤害淑儿,其它的,随他去吧。

楼上书房。

呛人的烟味已经消散不少,仍有一点残留。

时念想咳嗽,却又强忍住。

时锦看破不戳破。

他倒茶,给时念。

时念端到手中,并未喝。

“尝尝,新鲜的普洱茶。”

时锦换上一副慈父面孔,亲切热络的同时念讲话。

不知怎的,时念觉得鼻尖酸涩,泪水夺眶而出,无声落在茶杯中。

她打赌,不超三句,必是要求。

“听说你最近拿下沈氏集团的合同书了,不错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站网站:www.kuaishuk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