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你啊,商煜

加入书签


咔嗒———

糖罐被合上,沈绵放在商煜手中,“你拿着,还是要扔掉?”

“糖…”都是你喜欢的,你吃了倒也无妨,但万一吃糖的时候,想到的是欧晨,那还是算了。

“绵绵,我给你买糖吃,这个我留着,吃完我就扔了,好吗?”

商煜有商有量,沈绵点点头。

原以为这事就这么过去了,但商煜一整天都跟着她。

她去干什么,都要跟着。

逮住她坐下、躺下,就要和她贴贴。

吃饭的时候和她手牵手,她去倒水喝的时候也要从后面抱着她……

整个就是一可怜粘人大狗狗。

直到第二天接近傍晚,商煜仍旧维持着和前一天一模一样的、有点不正常的粘人操作,她才开口,“你怎么了?”

“没,没什么。”

他将糖罐里的糖分给邻居家的小孩儿,将便利贴一一细看后扔进垃圾桶。

她连那样赤诚的心意,都不动心。

那对他,会不会只是一时兴起、玩玩而已?

说的挑选良辰吉日,会不会是她婉拒的托词?

可她对他,也算的上用心吧……

毕竟他是她的第一个男人。

但若是抛开这个身份,那他是不是便无足轻重……

比他年轻、好看的男孩子多的是,会不会过段时间,就玩腻了……

凌乱复杂的思绪在他脑海中反复纠缠,最后受伤害的,只有那个装着便利贴的垃圾桶,被狠狠踹了一脚。

“有话就说,不要藏着。”

沈绵语气放缓放温柔,她温和的笑容中,掺杂着一丝严肃。

“如果你现在不想说,等你想说了,便一定要告诉我。”

“如果心里藏着事,都瞒着对方,那我们,不会长久的。”

沈绵和他额头相贴。

再度开口。

“实话讲,这是我第一次谈恋爱,若有什么做得不好的地方,你告诉我。”我酌情改正。

商煜垂在身侧的手攥紧,桃花眼眨呀眨,和她的眼睫毛缠在一起。

他试探性剖析他的内心,“我,我怕你不要我……”

话还未说完,他便喉间酸涩,眼底泛起晶莹,快哭了。

这还只是一个猜测,他便不可控地抑制不住悲伤情绪。

说说,都不行。

“商煜,你能不能对自己自信点,不自信的人,该是我才对吧?”

沈绵好笑,她还以为这小崽子怎么了,没想到竟然是因为胡思乱想。

她笑着捏捏他的脸,轻吻下他的唇。

双手放在他的脸上,动作轻柔地擦拭掉他的泪珠。

一双狐狸眼内,尽是真诚与喜爱。

她哄他,很有耐心。

“我喜欢你啊,商煜。”

听到这话的某人,却哭的更凶了。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或者刷新页面试试。

沐笺墨埋在她肩膀,小声啜泣,许久,许久……

-

芸城警局。

森然威严,庄重气派。

喻冶与汪律和时淑并肩而行,从警局里出来。

关于温湛过失杀人、认错态度良好,再加上对他精神病鉴定的证明,这才让温湛的拘禁时间从10年,改为5年。

这些日子,也只有喻冶一人,为温湛忙前忙后。

人人敬而远之。

“多谢二位,辛苦了。”

“酬劳我稍后会打到二位的银行卡上,多谢。”

喻冶再次道谢,人人避之不及的恶魔,他费劲千辛万苦,才找到律师界内翘楚汪律,以及心理学兼精神病分析学专家-时淑的帮忙。

他在原地目送二人分别离开,整个人略显孤寂。

明明是骄阳似火的午后,他却偏偏只感到彻骨的寒冷。

“给,喝一杯。”

程海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难得地主动在喻冶面前献身。

她将手中的冰镇柠檬气泡水,递给喻冶。

“你说,我做对了,还是做错了……”

“无愧于心便好。”

这世上原本就不是非黑即白,人们大多数的选择,也没有那么复杂。

十之**,所求不过心安二字。

“谢谢。”

“哦。”

二人对视,莫名其妙地互相笑了下,开始漫步在绿树成荫的街道上。

来往喧嚣嘈杂,与他们,似无关系。

陪伴,最长情亦最深情且沉默。

-

时家。

原本分道扬镳的两人,却在同一时间抵达同一地点。

时淑下车,汪律恭敬行礼,“大小姐。”

二人并肩走入别墅,时淑的母亲在庭院内插花、品茶。

微微点头颔首示意,二人便上楼,去书房。

“叩叩。”……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站网站:www.kuaishuk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