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良辰吉日在一起

加入书签


换做从前,她肯定会质问张三,为什么要欺骗她。

但这次不会了,以后也不会了。

因为她有更重要的人去守护。

这是最后一次。

往后,张三的生死,和她再无关系。

从前是舍不得,即便是在知道她被亲生父亲戏耍后,也还是犯贱地舍不得这份父女情。

但当她看见、听见,那些不堪入目的话、那些伤害商煜的行为时,她心底最后的一丝侥幸,也全部瓦解。

商煜是什么样的人,她自己心里知道。

他本该是在云层令世人所瞩目的存在,却因她,屡次坠入雾霭。

“真的不怪你。”

沈绵伸手捏捏商煜的脸,“洗胃很难受吧?我去给你熬点粥,这个我还是可以的。”

她说着便起身,顺手将药瓶、酒精等放好。

商煜抓住她的手,目光哀求恳切,“绵绵,不要,不要我……”

他目光晶莹透彻,声音委屈缠绵。

商煜了解沈绵,自然知晓她清冷长情。

若是他不干净了,本就没什么能留住她,就更留不住她了。

“不会不要你,乖,听话。”

沈绵将商煜搂在怀中,昨天盛大的表白,她已经从尤涣那里拿到清晰的视频,作为女主角没到场,确实可惜。

商煜眉梢扬起,顿喜,“那,那就是要我了?”

话锋转得猝不及防,饶是沈绵纵横商场多年,也难免有点没反应过来。

“我听到了,你说不会不要我,那就是要我,不能反悔!”

商煜紧紧抱住沈绵,一字一句,认真道。

“嗯。”

沈绵点头,这次换商煜发愣。

他,他如果刚才没听到的话,她应该是‘嗯’了下。

那就是对他的话,表示肯定,所以她……

“择个良辰吉日,我们便在一起吧。”

沈绵伸手,轻轻拨弄好商煜额前的碎发。

在他光洁的额头,轻轻落吻。

如果是他,试试也未尝不可。

“你,我……”

商煜设想过他们会在一起,但并未设想过是现在。

他告白的时候之所以那么紧张,也是因为他做好了被拒绝的想法,却仍抱有那一丝不切实际的幻想。

她,她还亲了他。

现在,是,真的吗?

她真的同意了吗?

他做梦都不敢这么做……

“嗷呜。”

商煜重重地咬住他的手腕,牙印顿时显露。

“是,是真的,姐姐,姐姐你愿意,你,你是答应了……是吗?”

“绵绵,绵绵,绵绵……”

商煜说着说着,喉咙沙哑,哽咽。

他张嘴,嗫嚅双唇,却说不出一个清晰的音节。

泪眼婆娑,控制不住掉眼泪。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或者刷新页面试试。

沐笺墨“不同意你也哭,同意你也哭,你到底要我怎么做?”

“嗯?”

沈绵眼圈泛红,甚少,有这种不可控情绪。

上天说,若有朝一日,你遇到那个一举一动,便能牵动你情绪的人。

若是对方爱你,那便是择偶天成;若是对方不爱你,那便失之你命。

庆幸,他是她的专属·荆棘玫瑰。

“我,我……呜呜呜……我要你同意嘛……呜呜呜……”

商煜肩膀耸动,身体止不住的颤抖。

抽抽噎噎,话不成话,句不成句。

“你,你不能反悔,不能……呜呜呜呜……”

“嗯,不反悔。”

沈绵悄悄吞下准备的‘反悔话’,小崽子不能总逗。

他哭,她心疼。

往后,该是要娇宠一些的。

翌日,福寿寺。

云卷云舒,清风惬意。

暖色调的午后,商煜同沈绵,登上福寿山山顶,去寺庙求许愿。

参天大树上悬挂着数不尽的红绸线,写着愿望的竹简上,皆是毛笔蘸墨书写。

祈福书旁边,是姻缘树,也是同样的道理。

见字如晤,用墨水和毛笔所写,更添几分正式。

“沈总,你们也是来求平安符的吗?”

秦猫上前,主动开口。

她今天悄悄地来,没曾想,还是碰到熟人。

眼神对视上的那一刻,真是想装不认识都不行。

对方是她曾经的领导、以及她曾经的同学。

理应,她主动问好。

“嗯。”

沈绵点点头,“时念没和你一起来啊?”

商煜眨眼,绵绵竟然知道时念的名字?

她一向公务繁忙,怎么会记得一个实习生的名字。

“没,没,她,她有事。”

秦猫尬笑着,保持假面微笑。

沈绵了然,没再多问,和商煜去一旁的姻缘树,挂上他们刚才写好的誓词-【朝朝暮暮,岁岁年年,碎碎念念,长长久久,共赴白首】。……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站网站:www.kuaishuk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