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行不轨

加入书签


芸城大学校外,昏黄路灯照着欧晨和张天天。

云暮躲在暗处,内心咂舌,啧,他眼光也不怎么样。

“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你了,祝你好运。”

“好。”

张天天上车,坐在驾驶座上,从后视镜里看了眼商煜,一动不动,宛如死尸。

她脚踩油门,驶离原地。

欧晨也上车,去芸城医院。

云暮随意招手打辆出租车,贿赂司机200元,她当司机。

夜色暗沉,皎皎月光朦朦胧胧。

繁星点点,快节奏的大都市霓虹灯绚烂迷人。

荒野破败的山路上,一处干净整洁的小院子。

张天天开车门下车,打开后座,准备扶商煜下去。

对方一点意识都没有,她侍弄N次,只把人从后座上移动到后座底。

云暮:废物。

她贼眉鼠眼地看看四周,万籁俱寂,悄无人烟。

既如此,或许野战……也未尝不可。

张天天从怀中掏出药丸,给商煜喂下,不多时,药效开始发作。

“你你你,我我我,这这这……”

跟云暮躲在暗处偷看的司机老脸通红,他落伍了?

不知道现在的小年轻,竟然有这种爱好……

“闭嘴。”

云暮怒斥,谁知司机大叔的反骨被挑拔起来。

“不是我说,你们这些小年轻,现在一个个的,上梁不正下梁歪,你们……”

“咚。”

云暮重拳出击,司机大叔躺在地上,双眼瞪得像铜铃,宛如他最后的倔强。

云暮跨过司机大叔健硕的身躯,友好地走到车前,敲门。

车内,张天天衣衫不整,商煜于燥热中慢慢清醒,他拧眉,脑海中的意识很是混沌,姐姐,不是姐姐……

眼看目的就要达成,张天天心一横,全当云暮不存在,仍要继续。

但凡要点儿脸的人,都懂得避嫌吧?

“出来。”

没人应。

“出来。”

仍旧没人应。

云暮没了耐心,默数3,2,1。

单手拽开车门把手,一掌劈晕张天天。

商煜喉间发烫,全身燥热,他缓缓开口,沙哑沉闷,“谢谢……你……”

“呵,留着以后谢吧。”

云暮走到另一侧,准备用刚才的方法开车门。

商煜快她一步,先行打开。

凑得近了,云暮将人看得更清楚,内心的波荡,又错乱几分。

原以为世间男子不过如此,未曾想,竟还有这等绝色。

男狐狸精。

她刚刚躲在暗处,迟迟没有上前,是因为她在想。

他们是不是真的情侣……

如果真的是的话,那他都和她表白了,按理来说,不至于下药。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或者刷新页面试试。

沐笺墨难道是……情趣?

她跟着来到这处地方,心中已有两三分的定夺。

如今看来,真的不是。

狸猫换太子的戏码,历久弥新啊。

云暮扶着商煜去了出租车,然后将司机大叔也拖到后座,连带着张天天一起。

商煜被冰火两重天困扰,最后一丝濒临崩溃的残存意识,告诉他,要冷静。

一定,一定,一定要冷静……

排队,挂号,进医院,洗胃。

在外面候着的时候,云暮看了眼手机屏幕-芸城110报警专用号。

再看看抢救中的字样,当事人没有醒来,她过多插手,不太好。

等他醒来再说。

空旷纯白的墙面,空气中散发着浓厚的酒精味。

人来人来,脚步匆匆。

“姐姐,你吃点东西吧。(touwz)?(net)”

“这样等下去,也不是办法,累坏身体……?()『来[头文字小♂说]♂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touwz)?(net)”

欧晨拿着刚买的粥和小笼包,劝说沈绵。

不过几个小时,沈绵憔悴、疲惫不堪。

眼底的乌青更加明显,整个人,丧气疲倦。

他们的急诊室,与商煜所在的急诊室,刚好面对面。

云暮看见熟人,瞥了眼,翻白眼,小弱鸡。

“我不想吃。”

沈绵躺靠在椅背上,混乱看了眼时间,忧心忡忡地盯着‘抢救中’三个字。

也不知道,他还能不能再看到明天的太阳。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但她仍旧释怀不了曾经的种种,她不恨张三,不过是不想让自己活在愧疚中。

但她也从未想过,让张三离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站网站:www.kuaishuk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