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家的幺儿,你也敢惹?

加入书签


    “呜呜……咳咳……”

    张天天嗷嗷痛哭。

    沈绵又拿起一块蛋糕,精准地糊住她的脸。

    转身问商煜,“解气没?”

    商煜乖乖点头,沈绵这才放下刚拿起的红酒瓶。

    赵素兰催促旁边的张三,“你就任由着她那么欺负咱女儿?”

    张三看看旁边围观者的人,没人上前,他也不敢上前。

    总不能像对待流浪汉一样将沈绵赶跑吧?

    他多大脸啊!

    “你到底去不去拦!你要是不去我,我……”

    赵素兰心急如焚,却也不敢贸然上前。

    这贱种几年不见,倒是变得这样猖狂了。

    从前别说对天天动手,就是高喊一句都不敢。

    现在竟然敢……

    “你有本事你去!”

    大难还没到,小难已经纷争不断。

    两人谁也看不起谁,谁也不搭理谁。

    在沈绵松开张天天的时候,这才上去,关心宝贝女儿。

    “哎呦,我可怜的女儿啊,竟然被人欺负成这个样子,哎呦喂!”

    赵素兰哭得撕心裂肺,却一个眼神都不敢和沈绵对视。

    张三说了,女儿要是想钓到金龟婿,还需要借助沈绵。

    “好狠的心啊,大家评评理,这世上还有没有公道……”

    张三隔着一米的安全距离,质问沈绵,“你就这样对你妹妹,你还有没有心!我怎么会生出你这样的恶毒女儿!”

    他高高在上,一派‘我是爹我有理’的表情。

    周围聚集的人,不是保持沉默就是保持沉默。

    旁人的家务事,一插手一个错。

    热闹没了,一场戏作罢,众人也都散得差不多,唯有温恒留了下来。

    沈绵扶着商煜起身,“张三,在你说我之前,你要不要去查查看,小三生的女儿,打的人是谁?”

    “要是被商家知道,小三的女儿把他们的掌中宝打伤,你猜猜看,你们在芸城,还有没有立足的地方。”

    兴许是沈绵的威胁,刺激到张天天,她刚擦干净她的眼睛,就气势汹汹地跑到沈绵面前耀武扬威。

    “你个有娘生没娘养的……”

    “啪——”

    张天天话还没说完,脸上便挨了响亮一巴掌。

    温恒看戏,暗暗称好。

    “张天天,那你呢?你是什么?”

    沈绵笑意不达眼底,危险眯眸。

    “我是我妈和我爸正儿八经生下来的女儿,可比你一个……”

    “啪——”

    张天天又挨了一巴掌,她刚举起左手要反击,手腕被人抓住,一看,是将她撞倒的那人,更来气,正扬起右手,又被人抓住,是十几分钟前和她交谈甚欢的温恒。

    “狐狸精!”

    闻言,沈绵不怒,反倒是笑了。

    “我是狐狸精,那你妈是什么?”

    沈绵好整以暇地问,狐狸眼灵动一转。

    “说得好听点叫情妇,说不好听点,叫鸡……吧。”

    实在不是她说不出好话,而是赵素兰就是这么说的。

    粗鄙言语,比这过分的多了去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站网站:www.kuaishuk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