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试我,认真地试试我,好不好?”

加入书签


    这样的新闻,明明之前都会看到,但现在看到,怎么会这么难受……

    “我出去一趟。”

    商煜换了身特别正式的西装,领带系好,皮鞋擦亮,外套一穿。

    对着镜子调整两三遍,打开寝室的门,礼貌向路过的人微笑示意,而后开车,出校园。

    喻冶原的瑟瑟发抖,不放心的跟上去,他开着奔驰,去跟兰博基尼。

    商煜的速度太快了,还没等他回过神来,他就跟不上了。

    最终他选择去沈氏集团,赌一把运气。

    今天周六,不上课。

    大学生活,不像高中老师管得那样严,爱去哪儿玩儿就去哪儿。

    半个多月小时候,喻冶停好车,在两米处看见了那辆熟悉的兰博基尼。

    看来猜对了。

    他在楼下候着,去前台问,说是没有预约不能上去。

    喻冶只好回车上等着。

    另一边。

    程海带着商煜,依据沈总的吩咐,将人从楼下带上来。

    秘书办的人瞧见了,只是相互点点头,没有窃窃私语的谈论。

    房门关上,程海继续工作。

    看了眼时间,下去买饭,补中午没来得及吃的饭。

    被一直在楼下候着的喻冶发现,他制造偶遇,她真的以为偶遇。

    两人说了几句话,程海便上楼去了。

    喻冶:尊嘟好难追!

    总裁办内。

    香橙味道混合着薄荷的香薰,在空气中飘着淡淡的香气。

    沈绵坐在座位上,认真的审核合同,决定是否签字。

    随便一单生意,就涉及到七位数的资金运转。

    商煜的气,一下子消了。

    莫名其妙的,消气。

    原来她是在忙工作,而不是故意没理他。

    他走过去,从后面,轻轻将手覆盖在她的肩膀上,给她捏肩。

    显而易见的疲倦,他只剩下心疼。

    对这个很早很早很早就喜欢的人。

    “休息一下吧。”

    “好。”

    沈绵在他走过来的时候,已经将合同合上。

    保护商业机密,这是基操。

    就算知道对方对她的合同,兴趣不大,她也还是做出肌肉记忆的保护动作。

    原因很简单,因为当初被人背刺过。

    痛了,自然就长记性了。

    “找我,有事?”

    商煜按摩的力道轻重适度,沈绵觉得和点了高级技师没什么区别。

    这倒是稀奇。

    “嗯……有点事。”

    “说。”

    沈绵舒适且受用地往后一仰,她定是鬼迷心窍了,竟然敢让商家幺儿给她捏肩。

    “昨天,你……”

    商煜想说点什么,却发现他没资格问。

    无名无分,哪里来的资格吃醋。

    从前不也是这样吗?

    难道就因为他加上了她的联系方式,发生过亲密行为,闯入她的世界……就要让人家将他放在心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站网站:www.kuaishuk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