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相遇 下

加入书签


    这已经是第几次了,几十次?还是上百次?李翎已经记不清楚了。

    每当李翎把细软交到这些老人手上时,触摸到他们褶皱的双手,看见他们呆滞地望着手中的细软。

    二十年前,他们把他抚养长大。社稷有危难需要他们时,他们义无反顾地送他们送战场。然后每天在门前踮起脚期盼他们回来,一天又一天。如今终于等到他们的消息了,然而却是白发人送黑发。

    战争——真的需要持续下去吗?单是他驻守的边疆就死了多少人,李翎心理清楚不过。更何况陛下在统一六国后又立刻北伐匈奴南讨百越。又有多少大秦健儿将会从这踏出这函谷关,到死恐怕也回不来。李翎想到这摇了摇头,打断了思想。他只是一位带兵的将军,百官中一位小小的左庶长,大秦帝国中一位小小子民。这些东西他不需要也不该轮到他想。

    “将军,还有十三位抚恤金就送完了,总计七百三三个。”扶苏詹客左手拿着竹简,右手用笔勾画起来。

    进关后,由于李翎考虑到连夜奔波,就解散队伍三天后再集中。一来士兵戍守边关好几年了,缓解一下他们的思家之情。二来,他还真没勇气去面对她。咸阳中又没什么朋友,就做起送阵亡将士抚恤的闲职。

    “嗯,谢了赵义”李翎已经得知他的名字“要没你我还真不知道要做到几时。”这是李翎发自内心的。李翎万万没想到这个赵义居然对这类文笔之事如此熟悉,多半是因为做扶苏詹客的原因吧。

    “将军过奖了,这不过是在下小小的贡献罢了。”

    “这两天麻烦你真不好意思,明明是我自己接手的,却还要拉上你。”李翎挠了挠头,突然想到什么“你家在咸阳吗?”

    赵义“嗯,额。”像是没有听到。

    “你,不用回家去看看吗?”

    “不,不用了。回去也就只有我,一个人。”

    李翎知趣地叉开话题,继续寻找下一个阵亡将士的家属。他必须今天完成,因为明天就要离开这里了。

    “无论来多少次这里都还是这么壮观呢!”李翎捧着手中的通关文书一边望着阿房宫门一边出来。“乖乖,里面好像还没竣工呢。”

    “听说里面有六国各处宫殿的建筑风格呢。”

    “喔!这门是还是镀金的。不,天哪!纯黄金!”

    ······

    李翎假装咳嗽了几声打断了众人的议论。

    “诸将听令!”

    “得令!”下面各位校尉仰手齐喊。

    “自今日此,除原隶属翼护卫的两部兵马外,其余十一部暂驻守咸阳城外协助城防!”

    “他奶奶的!将军,你不要我们了?”

    “将军,怎么回事?”

    ······

    除刚刚两部外,其余各部嚷嚷起来。

    “干啥,干啥呢!”李翎喝道“造反呀,哈?再吵闹者按大秦律法中违反军纪处分!”

    众人立刻鸦雀无声,大秦军纪处罚可不是闹着玩的。

    “妈的!真的服了这群兔崽子,一个跟着一个哭天闹地,又不是生死离别,还是大老爷们么?”李翎整理了下刚刚被扯乱的衣服。

    “将军很得人心呢。”赵义捂着嘴走进帮他整理。

    赵义是唯一一个非李翎原本两部的人马能跟着去的人。一来他是扶苏的詹客,而扶苏原本就是这左右六部护卫的最高长官,因此也就破格允许。二来,想到昨天赵义说到家里没人,估计是被战争之类夺取生命,一个人怪孤独。但这样一来可麻烦了。其他部一见,得了。凭什么这个才来十几天的就可以跟着去,我们这些出生入死快两年的弟兄怎么就不能去?于是个个又哭喊地扯着李翎不让走。大街上行人看着还以为是哪个负心汉抛妻弃子呢。一群大佬爷们成何体统!

    “将军,到抓横山了。”

    “哦,这么快?”李翎暗想不知不觉已经走了两个时辰。

    抓横山,山如其名,犹如猛兽在山中留下几道裂痕。谷底和山顶相差近三百丈!几道爪痕都整齐裂开,但并非人力开凿,因为听老一辈的人说以前这里不是这样的,就算人工开凿既无时间也无能力。更不是自然形成因为,自然不可能形成这么工整。据传,就是翼神发怒时造成。……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站网站:www.kuaishuk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