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又下一县-第2/3页

加入书签
    反而官军士气大振,在一百召陵兵的领头下,二百期思仆从军纷纷集合成阵,其他的原鹿仆从军不欲被贼杀死,也只能是弃了手中之物,纷纷集聚。车靖于贼阵冲杀了一会,望见已阵以成,当即拨转马头稍退,立于阵前哈哈大笑,喝道:“老夫召陵车腊是也,贼人谁敢与老夫一战。”

    贼人方向却无人肯答,瞿宫叹息一声,时机已逝,再战已无用处,当即拨转马头埋头就走。贼兵见了士心大溃,纷纷遁逃,车腊再一次领兵分路追杀起来。瞿宫骑马逃不数里,从黑暗中忽的闪出两队人马截住众贼大杀起来。

    这两队人马中一队步伐整齐,矛刺刀砍齐齐如林,箭射疾速密集如雨,身若磐石当道阻截了大部贼兵的去路。另一队则各使锄、锹等农具为兵,于道旁林中野地里乱锄乱铲,杀得贼人惊心之极。瞿宫大骇,忙叫掌旗手弃了帅旗,灭了火把,正欲乘黑埋头胡冲。不想却被当道一骑望见,在火把熄灭的当头,策马奔前于黑暗中一箭射出,瞿宫应声落马。

    那骑大喝道:“贼首瞿宫已死,降者弃械不杀。”众贼于黑暗中惶惶不可终日,闻见此声无不大喜过望,纷纷弃械口称“愿降。”

    不多时,杀声渐停,贼人多被团团围困住生俘,火把又重新被点燃起来。邱易望见车腊所率的九百诱敌之军,眉头不竟大皱,此战本可轻易之极,不想却因仆从兵贪拾财物而差点被贼人反败。

    仆从军皆是从贼兵转入,此前更是赤贫百姓,本就不懂兵事,素质不高。对于军纪不明,亦不愿尊从号令行事。这也是为什么各处贼人虽众,却都大多战败之因了。看来仆从兵太多反会影响到已军的战力,若是无时间操练,还是精减一些为妙。

    邱易策马与车腊会合,赞道:“车老屯将果真不愧为我召陵之猛将,一番冲杀之下,毙贼数十,而已无一伤处,还能使我军转危为安,诚为一军之良将也。此战,车老屯将可为首功之臣。”

    车腊抚须笑道:“自老夫北征受伤之后,已经许久没有这般的豪气冲阵了,看来老夫未老,尚可一战矣。”

    邱易笑道:“车老屯将龙精虎猛,正值当打之年,谁敢言老?我等年青辈不如你老远矣。”

    车腊闻言得意的大笑,随邱易领军压着千余俘虏直取富波空城。当看见富波城中堆集如山的粮草时,惊得众人目瞪口呆,直叹富波县之富足。他处年年灾荒,而富波一县却能保有如此之多的粮食,这还是瞿宫沈成二贼未大肆劫掠收刮之情况下聚集的。

    邱易令车腊负责城防事宜,已升为屯将的高区巡视城中治安,令车靖与邓当继续搜寻城外的残贼,不使淮水之畔的贼首沈成知晓富波城已陷的消息。邱易准备于今日休息一个白日时间,夜晚急行军赶路直达淮水,与邱瑞一道夹击沈成贼部。最后命邱功、陆平、成齐三人清点财帛,准备赏赐众军一事。

    富波县所得之财超过亿万钱,六千金之多,邱易可不敢将如此多的财货全部下发,只按原鹿县时邱瑞所赏赐的标准赏赐全军,如此依然得到全军将士上下的欢呼与拥护。因为此战人少,所费赏金不过一成,余者全部封存入库,交由主将龚彰处置。

    当晚酉时中,邱易下令举火造饭,准备于戌时出兵淮水。不想忽闻城外传来车靖、邓当探来的消息,昨夜邱瑞领兵偷渡淮水,于今日午时已然击破了沈成贼部,阵斩沈成于淮水之畔,现正赶往富波县而来。

    邱易大喜,如此一来,三县之贼乱已平,于是亲领亲卫兵出城十里之外,将邱瑞迎入富波城中安歇。兄弟二人见面自是欢喜无限,特别是邱易连取两城,必得主将龚彰的重视。第三日一早,龚彰移步前来富波城中聚齐诸将安排下一步的兵事攻略。

    富波县衙之中,众将安坐,龚彰望向叶存的眼神不喜,直言说道:“原鹿、富波二县之战,邱氏兄弟功劳卓著,吾心甚喜,二人特赏黄金三百斤,以筹其功。”

    邱易与邱瑞连忙出列拜谢,龚彰含笑的点点头,继续说道:“然而叶氏损兵折将,还差点累得期思城不保,真叫我大失所望。左翼军司马也不幸亡于富波城下,之后此职当由前部甲曲军候邱易升任。前部甲曲军候之职,由召陵老将车腊升任。尔等可有何异议。”……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站网站:www.kuaishuk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