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梦魇之旅-第2/3页

加入书签
    “好,士郎你现在仔细听声音,向声音的方向走过去。”

    “可是刚才带路的时候,我一直是跟着声音走过来的,一点用都没有。”

    “唉――”

    塞芭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在我的梦里,塞芭为什么会这么真实呢?

    看着眼前的少女喜笑与担忧的样子,我总有种陌生的感觉。

    “士郎,你先闭上眼睛,仔细听声音。”

    我依言闭上眼睛,世界昏暗下来。

    “眼里漆黑一片,微微的响声从远方传过来。”

    塞芭的声音有些飘乎不定的围绕在我身边,离我很近、很近。

    “忘记眼前的风沙,仔细听远方的声音。”

    少女变得轻柔的语言里,有种让人心神安定的魔力。

    远方的声音渐渐清晰,充满了绝望与悲伤的叫喊扼住了我的喉咙,我变得喘不过气来。

    “安静下来,放平呼吸,将心情安静下来……告诉自己准备好了,然后向声音走过去……”

    不知不觉有一首平和的歌声响起,在歌声里我抚平剧烈跳动的心脏,缓和自己的呼吸。

    我准备好了――

    遵循原本的意志,也带着长久的渴望,我向那个地方踏出脚步。

    啊――!

    痛苦的人们在撕心裂肺的惨嚎,原本更漫长的生命突然被强行刻下了终止符。

    为什么要杀我?

    为什么会是我?

    ――那是没有答案的问题。

    人类为什么要有恶?

    为什么一定要夺走别人的生命?

    ――那也没有答案。

    在漫长的生活中,因为某些原因而走上与别人不同的路,习惯夺走别人的东西而生存。

    因为某些原因接触到不该接触的东西,释放本来关在瓶子里的恶魔。

    于是,他们变成了威胁。

    ――威胁需要消失。

    将他们的恶,与他们的善、他们的希望、他们的爱恨,全部在这世界消失。

    声音变得更近了,努力向我展示他们惨烈的死亡。

    带着心爱的孩子,行走在街道上时,无声无息的死去。

    偏执地追逐根源,将所有可能的妨碍视为抑制力,然后疯狂的死去。

    得到了可怕的玩具,肆意地在世界涂抹,然后恐惧的死去。

    ……

    无论如何形容也难以言尽的悲伤。

    无论如何描绘也无法表达的绝望。

    在六十亿的种群中,总有站在另一边的人。

    总有需要放弃的人。

    幸福的席位容不下所有人。

    所以他们只能消失。

    ――可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我能看到?

    解答的声音静止,然后眼前出现更详细的场景。

    人们在悲伤……

    人们在痛苦……

    人们在绝望……

    人们在死亡……

    无论如何努力,总是救不了他们。

    一个人的能力,极限到此为止。

    我奔走在灾难的现场,任由心脏抽搐的痛苦充斥胸臆。

    ――人们是因为你而死,你救不了他们。

    罪魁祸首在得意的笑、疯狂的笑,将我的努力视为他们最喜爱的小丑喜剧。

    为什么?

    为什么要杀了他们?

    ――那是因为你呀。

    ――因为你总要去救那些该死的人们。

    ――我们所以只能请你去死,连同别人的份一起。

    罪恶的集结体放肆地靠近了狂乱的野兽。

    ――这世界是有人去决定谁要去死的,所以并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救。

    ――努力到这份上的你,值得钦佩却不能效仿,凡人想要做超凡的事,就会撞到超凡的墙,撞得头破血流。

    ――所以请安心地去死吧,就当自己为救了不该救的人而恕罪。

    ――为了全场陪你一起去死的人恕罪。

    该死的是你――!

    该恕罪的是你――!

    如果杀了你能拯救这世界,我会毫不犹豫地杀了你。

    不――!我现在就要杀了你,让你下地狱为所有死去的人恕罪。

    我要为了救更多的生命而清除你的生命――!

    杀――

    扼住生命的喉咙,斩断生命的肢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站网站:www.kuaishuk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