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醒,进化?

加入书签
元帅府,镜心湖,湖中两座石亭之上。

“师傅,您小心了!”高涛上身覆满碧蓝战甲,奋力向前一拳。

“小子,你这穿石拳,老夫用个屁都能挡住,全力攻过来便是。”严匡背着一只手,另一只手掌上同样包裹着纯蓝光气,朝着高涛便迎了上去。

“砰!”

湖面水花飞溅,两人再次落在石亭之上停了下来。

“怎么样?师傅,我可还算合格?”高涛笑嘻嘻的问道。

“以你九脉融光境的实力全力一击,威力尚可,”严匡此刻一改平日形象,严肃的问道:“但你可知穿石拳的奥义所在?”

“穿石拳,以拳作势,滴水穿石!”高涛回道:“我认为是增强拳力,将一切一拳击穿!”

“错!我什么时候这么教过你!猪脑子!”严匡骂道。

“您也没教过我别的啊。”高涛小声嘀咕。

“你小子在嘀咕什么?”

“没有没有,师傅您说。”

“哎,算了,我知道之前一直让你训练体能,没有跟你讲过过多战技方面的东西,从今日后,我会加速指导你。”严匡若有所思,随即说道:“听好了,在这片大陆上,格斗师的地位一直都低于其他光脉师,但是它却给了天赋普通的人一条变为强者的路,从你成为光脉师那天起,你就要记住,努力一定比天赋更加重要!格斗师更是如此!我希望你任何时候都不要对自己失去信心。”

“境界的提升是所有光脉师变强的途径,除此之外,对于战技的理解也是光脉师战斗取胜的关键,穿石拳作为水属性高级战技,并不只是以力取胜那么简单,收住力量再以绵绵不绝的暗劲击溃对手才是此术的真正奥义,日后你在这湖面上练习,出拳击穿巨石后湖面不再荡起水花,那便是大成了。”严匡缓缓说道。

“弟子记下了!”高涛朝着不远处的老人鞠了一躬。

“你再自己练练,我去喝口水先,你这个猪脑子,嘴巴都讲干了。”严匡飞身去了湖边的石桌。

……

“嗯?”没过一会,严匡突然飞身向元帅府正门方向而去。

“师傅?怎么了?”高涛摸了摸脑袋:“是出什么事了嘛?”他嘴里喃喃道。

……

元帅府正门。

“媱媱,婧婧,你们这是怎么了?”严匡飞步走到两人身边托着许婧,“婧婧怎么受了这么重的伤!?发生了什么事?”

“要通知夫人吗?”门仆问道。

“不要,不要告诉我娘和姨妈,免得她们担心,我没事。”许婧连忙制止。

“快去叫万老头,速速去!”

两个下人连忙出门找医师去了。

“走,我送你们回房间,媱媱,你没事吧?”严匡急切的问道。

“严爷爷,我没事,只是小乖它受重伤了,呜呜呜…”百里媱心痛的看着怀里的小火羊。

“不哭不哭,严爷爷一定帮你治好它,告诉我,是谁干的!是谁这么大的胆子!”严匡双眼瞪道。

“就是那个紫母鸡申慕希,那只臭母鸡!”

“申海堂的那个傻儿子?老子欠揍,儿子也这么欠揍!”严匡怒道,“我先送你们回房间。”

“先送婧姐姐回去,我没有关系。”百里媱擦了擦眼泪。

两人便搀着许婧回房间了。

……

“媱媱,婧姐姐怎么了?”门口传来百里笑的声音,随即他一个箭步来到了房内。

“怎么回事?我正好在万老头那,就见府里的人叫他快来婧姐姐这,这是怎么了?婧姐姐怎么受了伤?”百里笑严肃道:“万老头,你快给婧姐姐看看。”

“二哥!”百里媱见到百里笑,抱着小火羊马上扑了过去。“呜呜呜,婧姐姐被打伤了,小乖也是!”

“媱媱不哭了,二哥帮你出气,先给婧姐姐治疗。”百里笑连忙蹲下抱着妹妹安慰道。

“万老头,婧姐姐怎么样了?”百里笑问道。

“婧婧身体还好,只是光气透支,受了点内伤,没什么大碍。”万高禾收回了自己的木系光气回道。

万高禾和严匡一样,也是照顾百里毅行年轻时的长辈,不过他不喜欢住在人太多的地方,因此百里毅行给他在府外不远的碧元滩建了一处住所,百里笑平时常常去与他一起讨论医术,说是讨论,但其实就是去学习,作为一名木属性光启境的治疗师,万高禾说没什么大碍,那就应该没什么问题了。

“老万,你看仔细点!”严匡在一旁说道。

“放心吧,老头子我还没傻。”

“严老头,谁干的?”百里笑低声问道。

“是镇国公的傻儿子。”严匡怒道:“你们在这等着,我去让教训那小子!”

“严老头,你和万老头在这看着媱媱她们。”百里笑站起身来冷冷道:“小辈的事让我们自己解决!”

说完百里笑就要转身离去。

“我好热!”突然百里媱捂着胸口说道:“二哥,我好热!”

“嗯?”万高禾见状立刻到了百里媱身边,随即一道绿色光气环绕小丫头的身体。

“媱媱!”百里笑也立刻靠了过来。

“媱媱怎么了?”许婧也在床上问道。

“这火羊?”万高禾看着百里媱怀里的小乖:“取光引石,媱媱要觉醒了,这小火羊居然在帮媱媱引导光气。”

百里笑听言立即从空间戒中取出光引石,万高禾随即引导光引石到百里媱的头顶,绿色光气注入光引石,然后一阵阵脉波从石中传向百里媱。

“媱媱,你忍着点。”

“嗯嗯。”百里媱听话的回道。

过了一会,百里媱的身上发出一阵阵脉冲传回到光引石中,石中红色的部分亮了起来。

“火属性,不愧是毅行的女儿。”严匡开心的捋了捋胡须:“八岁就觉醒了,怎么也算是小有天赋了,哈哈哈。”

“严老头,别高兴的太早,你们看光引石红中含青,这是火毒!”万高禾严肃道:“你们应该知道,无论什么属性,一旦沾上毒性,修炼之道便是痛苦不堪!更别说媱媱这光气,随着觉醒程度的加深,已经是青更胜红了!”

“万老头,有什么办法吗?”百里笑问道。

万高禾摇了摇头:“只能继续引导觉醒了。”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一脉、两脉、三脉、四脉、五脉、六脉、七脉、八脉、九脉、十脉!一道一道光脉被冲开,最终在冲破了十一脉后百里媱身上的脉冲不再传向光引石,而是渐渐收回百里媱的体内。

“嗯。”百里媱低哼,小丫头满头大汗,体内的光脉上青红光若隐若现。

“十一脉!这小丫头的天赋比侠儿当年更胜一筹啊!真是天意弄人!”严匡叹道。

“万爷爷,我好疼。”百里媱小声的说了一句。

“万老头,怎么回事,不是已经觉醒完成了吗,媱媱怎么还是这么痛苦?”百里笑着急的问道。

“这火毒太过霸道,我暂时无法压下,只能缓解,要靠媱媱自己挺过去了!”

“你一个光启境的治疗师连这点毒都处理不了,要你有什么用!”严匡大声骂道。

“你别站着说话不腰疼,赶紧滚一边去,别打扰老子施术!”万高禾回骂道。

“咩咩咩……”突然百里媱脚下的小乖叫了起来,随后张嘴一吸,百里媱体内的火毒都被它引导了出来!

“这火羊能吸取火毒!”几人异口同声说道。

“媱媱,你感觉怎么样?”万高禾问道。

“不疼了,全身暖暖的。”百里媱回道。

万高禾此时停下手来,百里笑收回了光引石,几人看着那只小火羊吞食着火毒,随着火羊吸食的火毒越来越多,它居然也开始变换模样了,通体的红色毛皮变成了青红色,两只绮角上长出了更多的小角,整体也不像火羊了,反而更像一只小鹿一般。

“这是什么光兽?”百里笑问道。

“我们也不曾见过,但是它一定不只是火羊那么简单!”

一段时间过去,百里媱体内附着的火毒全部消失了,吸食完火毒后,小乖又变回了火羊的样子。

“媱媱,你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百里笑抱着妹妹问道。

“二哥我没事啦,嘿嘿,十一脉哦,现在我也是光脉师啦,媱媱是不是很厉害?”百里媱开心的问道。

“那可不,哈哈哈,媱媱可厉害了,比你大哥二哥都要厉害!”万老头在一旁回应。

“”嘻嘻嘻嘻嘻……”百里媱开心的笑着。

众人心中却有些高兴不起来,因为他们知道,这火毒属性光气对于光脉师的修炼来说意味着什么,没有人想要这个天真可爱的小女孩遭受那种苦难……

本站网站:www.kuaishuk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