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脆弱的心理防线

加入书签
“【背水一战】短时间内将自己的各项方面提升至两倍以上,并且清除当前身上所附带的负面效果,减缓诡异侵蚀。(每次副本都可使用三次,每次使用完后会进入半小时的虚弱期,在此期间所受物理伤害翻倍,冷却时间九十分钟,心中默念天赋名字即刻开始使用。)”

“也算是一个好天赋了,但这一刀也是真的疼。”姜祸用沾满血的手掀起衣服查看腹部的伤势,伤口已经开始结痂,按压起来也只是微微疼痛。

检查完伤口后,姜祸立马将身上带有血迹的衣服从身上脱下来,换上干净的衣服,然后又用家里现用的工具将地面上的血迹清除。

在做完这些事情后,姜祸立马将带有血迹的衣服装进垃圾袋,走到阳台仔细观察着下面的情况。

楼下的人群明显增加,在感应到姜祸的视线后立马做出和昨天一样的数楼层行为,但却始终没有下一步,和他猜想的一样,这些人的记性有问题。

“这些东西扔下去,应该会有新的发现,但后果我无法预测。”姜祸权衡利弊后将手里的垃圾袋扔进了杂物间,他害怕这些东西会喜欢血,会记住这种气味。

“咚,咚咚,咚,咚咚”一阵有节奏的敲门声传到了姜祸的耳朵里,他立马走到门前,透过猫眼向外看去,门外正站着自己的好邻居蒋薪年。

姜祸将门打开,蒋薪年提着一堆东西走了进来,脸上的表情和昨天比起来显得更加精神,好像诡异区域对他来说是一种正面的buff一样。

“根本就出不去小区门,这些东西是我从家里冰箱拿出来的,先将就吃吧。”蒋薪年说完提着东西就往厨房走。

姜祸立马上去阻拦,“别,你还是去沙发上歇息吧,这种事情交给我就行,厨房的东西我放,也方便我做饭。”

蒋薪年听到后将东西递给姜祸,自己朝着沙发走去,脸上看不出任何的表情,像是一张纸一样。

姜祸仔细回想这几天记忆,蒋薪年脸上的表情每次总是恰到好处是出现,情绪在其脸上像是功能一样。

“通关条件中有一条是杀掉自和自己居住一起的人,那么,蒋薪年还是人吗?”姜祸的脑子里出现这样的疑问。

在他看来蒋薪年已经算不上是人了,情感上冷漠和免疫诡异的特质,已经在证明。

姜祸把蒋薪年所带来的东西放好后,便走到了蒋薪年身边,蒋薪年看到后,立马停下手里的活向姜祸开口问道:“马上就12点了,中午吃什么菜,想好了吗?”

“难道,蒋兄有想吃的东西?”姜祸向面前的蒋薪年问道。

“别说,我还真有想吃的东西,我记得我带来的东西当中有腊肠,今天中午吃蒜苔炒腊肠咋样?”蒋薪年满脸期待的看向姜祸,但眼神却在盯着姜祸腹部的位置。

姜祸从这种眼神看到了渴望,他并不知道蒋薪年是如何获得自己伤口信息的,但仅凭这一点,就足以让姜祸起了杀蒋薪年这个念头。

但权衡利弊之后姜祸只得暂时放弃,目前来看对方对自己并没有太大的坏处,自己无法出门确定外面的情况,也无法确定通关条件中的第三条,留下反而是最好的选择。

“既然你都已经提了,我也不能不答应,中午就按你说的办。”

蒋欣年听到姜祸答应后,将眼神从姜祸身上移了下来,将一把水果刀放在了桌子上。

姜祸立马冒出一身冷汗,这把刀自己明明放在了厨房的冰箱上,

他是如何拿过来的,还是说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被监视?

气氛突然陷入了尴尬,二人都没有先开口,最终以姜祸去厨房做饭达成了结束。

蒋薪年所带来食物中肉类并不多,相当多的一部分是蔬菜,这是姜祸今天最大的收获。

很快,姜祸就已经炒好了蒜苔炒腊肠,沙发上的蒋薪年闻到后立马走了过来,迫不及待的用筷子夹起来,尝完后露出耐人寻味的表情。

姜祸在这种表情中感受到了蒋薪年最后的人性,他好奇蒋薪年在这场游戏当中的角色,是陪自己站到最后的队友,还是诡异影响下的感染者。

“我现在杀了他是不是可以立马通关?不对,杀了他应该会有坏事发生?”这两个念头不断的在姜祸脑中闪过。

姜祸也开始明白为什么部分挑战者就算挑战成功,也会在现实里发疯死去,诡异会在脑海里种下发疯的种子,当有一天诡异改变一个人思想够深,一点火星子就会让人发疯。

“不,我才不是怪物,我是人,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姜祸惊恐看到自己的手开始长出黑色的羽毛,自己踩在一颗留着血的人头上,一群正常人在聚集在一旁恐惧的看着自己。

“他是怪物,是他带来了灾祸。”

他知道这是自己的幻觉,是规则中的奇怪事件,但环境所带来精神压力和灾祸二字硬生生让姜祸开始崩溃,此刻的他,就连基础的冷静和思考也无法做到。

“住口!我不是灾祸,我没有害任何人,没有!”姜祸吼完后,一脚蹿向离自己最近的人,人影消散,但声音却一直回荡在姜祸的耳边,姜祸也因为重心问题跪倒在地上,好似失败者一样。

就在姜祸基本快疯的时候,熟悉温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该醒一醒了,你可不能倒在这里。”

姜祸听到这声音后逐渐开始找回自我,初步的思考和分析后,强忍着干扰使用了天赋【背水一战】。

姜祸明显感觉到自己身上的负面效果开始消失,幻觉已经从眼前消失,但他能明显感觉自己内心的阴暗处在不断放大。

回过神来,姜祸发现时间也才过去几分钟,蒋薪年面前的菜也和没动一样,这么短的时间,就几乎将姜祸的心理防线击溃,甚至将他变成一个怪物。

“你不尝一下你抄的菜吗,味道可是十分的好呢。”蒋薪年扭头看向一旁满头汗的姜祸。

“不了。”姜祸立马回答,转身就朝房间走去,现在的他最需要冷静一下。

本站网站:www.kuaishuk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