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加入书签
船舷边一白一粉两道倩影比肩远眺,落在二层厢房中人的眼中又别有一番风景。

“你说说这个小云皎是不是很过分!”傅铭渊小声在沈煜舟身边抱怨。

“我辛辛苦苦砸了银子不说,嗓子都快喊破了才让年年姑娘接到了我的花。结果呢?她来横插一脚让年年姑娘陪着她弹琴赏景喝茶。连我在旁边呆着都不让!”

“你说她也是一个姑娘家,干嘛要跟我抢姑娘呢!”傅铭渊说了一番转头一看,只见沈煜舟直直看着窗外,一副什么都没听进去的模样。

“喂,喂,沈煜舟!”伸手在沈煜舟眼前晃了晃,看着他看向自己后傅铭渊才重新开口,“你这么专心看什么呢?”

沈煜舟垂眸片刻,突然看向远处,“那边有艘船。”

傅铭渊果然被转移了重点,跟着看过去,“是唉,好像上面还有不少姑娘家。”

迎面驶来的船只不同于他们乘坐的这座重彩朱漆的彩船,仅以赭色清漆粉刷,窗上镂空雕刻出图案做装饰,十分简约。

船渐渐近了才看清,上面确实有几位姑娘,也不知傅铭渊隔着百十来米如何能看得这般清楚。

“好像是几位官家小姐。”傅铭渊看了一会儿判断出来几人身份,“崔家的那位才女在呢。”

沈煜舟不置一言,任傅铭渊喋喋不休。“煜舟,那位崔小姐被你拒婚了以后回家可是以泪洗面了好几天呢。不是我说,你也太不怜香惜玉了,崔太妃也是,大庭广众之下就想把侄女塞出去,是有多着急……”

“闭嘴吧你。”沈煜舟转身走出房门,“她们好像要停船,下去看看。”

……

赭色游船之上正是以崔书窈为主的一群官家小姐。

自从宫宴之上被沈煜舟当场拒婚,崔书窈便一直闷闷不乐。李青蕊见崔书窈这般,主动提出带她游湖散心,却不想迎面碰见了畅音阁的画舫。

还不等她们对歌姬的画舫有所鄙夷,便有人眼尖的看到船舷边上站着的竟然是长公主箫云皎!

“你们看,那位……可是长公主殿下?”第一个发现的女子思量片刻,“两船相遇……我们是否要停船向她问安?”

她说的小心翼翼,崔太妃与长公主不睦已久不是什么秘密,崔书窈是崔太妃的侄女,崔家又是几百年的世家大族,她这种小官家的女儿实在是人微言轻。

更何况……她还是个不受宠的女儿。

“长公主竟然在花船之上,实在惊世骇俗。”李青蕊开口道,“竟然游湖也能遇见,真是不让人痛快。”

崔书窈没说什么,只是面上看起来不太高兴。

何莲不是不知道自己这般说会让这几位不高兴,她费力讨好,做小伏低,总算换来今日陪同游船的机会。可这些世家小姐好像脑子不太清醒一般,话里话外竟然看不上长公主殿下!

她若是再不出声提醒,怕是几人还敢当做看不见擦肩而过,她们倒是胆子大,可她何莲才不敢用自己的脑袋陪着几人一起玩。

李青蕊虽是嘴上嘟囔,可还是命人将船靠近停下,一船人规规矩矩的行了礼。

等箫云皎喊她们免礼起身后,众人才看到,不知何时都城炙手可热的沈侯爷出现在了船舷边。

一位长公主,一位侯爷,一位太学夫子的公子,一位……歌姬。

崔书窈站在一群贵女的正中央,面上波澜不惊地带头又给沈煜舟行了礼,只是低头的片刻不免又露出几分恰到好处的感伤之色。

赭色游船上的女子们皆是崔书窈的“好友”,无论是借才女之光也好,攀附崔家的女儿也罢,此刻心中有些同一个念头——崔书窈这心,怕是散不成了。

提出这个建议的李青蕊也是心知肚明,她更是比旁人多了些焦急。因是她拉着崔书窈出门散心的,现在碰到沈煜舟,不知崔书窈会不会因此埋怨与她。

好在对面彩船上的四人之中有一个身份低微的歌姬可以让她消遣,指不定还能让崔书窈出一口气。

思衬之下,李青蕊开口道:“早春之景甚是风雅,臣女们求了家中许久方才被准许今日结伴同游。谁知长公主和侯爷、傅公子也有此雅兴,真是有缘。只是不知这位是……?”

她看向苏年年明知故问了一句,苏年年微微欠身,“畅音阁,苏年年。”

李青蕊早等着她这话,故作惊讶睁大了眼睛抬手捂嘴。

“畅音阁不是……烟花之地吗?”她微微退后两步,眼神不住地在苏年年与箫云皎身上快去略过,“怎么……”

她故意将畅音阁与青楼混为一谈,面上如同天真无知的蒙昧少女,心里却暗暗得意,以为影射了箫云皎。

何莲在后面听着,只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要跳出来了,她愈发觉得自己今天真的不该来。攀上这群贵女之前她委实不知道这些人如此不要命。又或许是她们身上有自己这种五品小官之女没有的底气吧。

只是不管如何,她不能再与这些人一起继续得罪长公主了,她们不要命,自己却珍惜的很。

何莲眼神微颤,偷偷看了一眼对面仪表堂堂的两位男子。

一位侯爷,一位一品大臣家的公子。

她费劲的与李青蕊等人交好,不就是为了给自己谋一个好前程吗?现在机会摆在眼前,如何叫她不心动?

这么想着,何莲不动声色往船边移动。

箫云皎淡淡扫了一眼出言不逊的李青蕊,伸手握住了身旁面色发白却身形笔挺的苏年年。

“李大人也是身居朝中要职的肱骨之臣,怎么没有教导过自家女儿规矩吗?本宫面前,也敢放肆?”

李青蕊吓了一跳,她还以为自己那些小聪明多厉害,谁知箫云皎直接拿她逾矩发作,还牵扯上了自己父亲,崔书窈出没出气不知道,可她自己却进退两难。

“公主恕罪,臣女只是一时惊诧,并无冒犯公主之意。”李青蕊连忙跪下请罪。

箫云皎也不再搭理她,任李青蕊跪在船上。崔书窈面上焦急的看了一会儿,开口向箫云皎求饶,“公主殿下宽宏大量,青蕊她是有口无心,就饶她一次吧。”

她一带头,身后一群贵女纷纷跟着帮腔。

“求公主恕罪。”

箫云皎不再说话,拉着苏年年坐下,也不行船,又叫柳溪抱琴来抚,甚至还喊了薛平给自己捏肩。

这群世家贵女不是瞧不上她行径放浪吗?

她到是要让这些人看看,就算她箫云皎再怎么样,她都是这东晟的长公主!背后如何议论她都可以不管,但谁都别想在她面前想逞口舌之快。

李青蕊没听见公主叫她起身自然不敢动弹,船边时常会有水花溅起,本就有些积水,尽管春日已至,可渐湿的衣衫还是一片冰冷。

“公主请开恩,船边积水虽不深,可仍是刺骨,跪久了会落下病根的。”崔书窈看着李青蕊发颤的嘴唇,硬着头皮再次告饶。

不过一盏茶的功夫,这养尊处优的闺秀便已跪不住了,不等箫云皎开口便“晕”了过去,引得一群贵女惊慌失措。

霎时间,船上乱做一团。

就在这时,不知怎的,船上一位闺秀惊呼一声,双手在空中挥舞,似乎想抓些什么却终究没抓到,紧接着扑通一声落入水中。

船上众人本就因李青蕊“晕倒”惊慌失措,见有人落水更是魂都要丢了,箫云皎船上众人也是被这种场面惊了一下,柳溪琴音骤停,苏年年也忍不住起身。

“救人啊,快救人!”贵女们嚷着催促,船夫见状就准备往下跳。

“等等!”

人群中一道声音响起,船夫被呵住立在原地。

崔书窈焦急开口,“这落水的是官家女子,怎么好让下人去随意搂抱。”

若是让船夫救了起来,这人怕是也活不成了。

“你们可有人会水?”崔书窈扬声询问着,可那一船人皆眼观鼻、鼻观心不置一言。

“长公主,”崔书窈扬声问道:“不知您的船上可有会水的女子可以救救落水的姑娘,或者……”

她的视线移到沈煜舟与傅铭渊的身上,意图不言而喻。

箫云皎早在对方落水的那一刻便派人去找了会水的侍女,可惜她们船上也无女子会水。

她摇了摇头,人命关天,傅铭渊见状便准备跳入水中,箫云皎往前走了两步刚刚好挡住他,微不可见地冲他和沈煜舟摇了摇头。

傅铭渊不明所以还准备往前冲,沈煜舟和箫云皎对视一眼明白了她的意思,伸手按住了这个愣头青。

“薛平,”箫云皎转头,“本宫记得你会水。”

薛平会意,两三步踏上船舷跳入水中。

他的确水性极好,不多时便在春日料峭的湖水中将人救了上来。

落水女子正是在赭色游船上的何莲,被救上来之后她匆匆看了一眼救了自己的俊俏男子,瞬间心如死灰。

她清楚的知道自己的盘算彻底落空了。

救了她的不是沈侯爷,不是傅公子,甚至不是船上的仆从侍女。

她知道,这十有**便是长公主称做门客的男宠之一了。

惊惧之下,何莲觉得自己头昏脑胀,脑袋越来越重,眼皮一番,真的晕了过去。

船上的女子更加慌乱,你一言我一语吵得这宁静的湖水都仿佛要燃沸一般。

“真是荒唐。”箫云皎皱着眉头,“吵得我头疼。”

不再理会那群六神无主的女子们,箫云皎先是吩咐薛平去船舱更换衣服,又让樱草出岫把晕倒的何莲带回船舱先行照看。

接着衣袖一甩,“行船靠岸。”

本站网站:www.kuaishuk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