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离奇预言

加入书签
安提农将三十年来每一次神迹的昭显都原原本本地告诉了戴尔图良,亚尔的子孙仔仔细细地倾听着,越听下去,他越是觉得细思极恐。

 “祂们将自己同样视为神之子?”

 戴尔图良不可思议地问道。

 这简直无法想象。

 安提农缓缓点头,将一切都倾吐而出后,他整个人都松懈下来,而后跌坐在地。

 “我们该怎么办?戴尔图良。”

 安提农略显茫然失措地问道,作为侍奉神的祭司,他害怕逻各斯人们去背叛神,皈依于其他的神,因此独自一人将这个秘密承担了三十年。

 戴尔图良紧抿着嘴唇,此时此刻,先知之子也感到有些头晕目眩、摇摇欲坠。

 思索良久之后,

 戴尔图良喃喃道:

 “不要理会祂,我们有我们的神,祂或许在欺瞒我们。”

 事实上,诸神不屑于欺骗渺小的逻各斯人。

 因此,预言神卡加乌斯告知安提农的话语里,没有一句是虚假的。

 可纵使戴尔图良知道这些,那又如何?

 他早已在心里对神发下过誓言,誓要找到祂的所在。

 安提农听到了戴尔图良的言语,此时也站起身来,他终究是侍奉神的祭司,纵使卡加乌斯三十年来不断在他面前显露神迹,可他绝不愿背离逻各斯人的神。

 他从地上站起身来,缓缓说道:

 “在我上船之前,卡加乌斯交代给我最后一个预言。”

 戴尔图良回过头,郑重地问道:

 “是什么?”

 安提农无数次强调预言的准确与灵验,因此戴尔图良下意识地警惕起来。

 “祂和我说:祂看到了一头母牛,我们的旅途中,如果遇到母牛,就绝对不可以杀。

 因为众神看重那头母牛,若是杀了,便是忤逆众神,就要降下大灾祸。

 祂代众神向我们许诺,若不杀那母牛,这路途即便虽有磨难,但也绝不会致使我们灭亡。”

 安提农讲述着这个无比离奇的预言,戴尔图良听在耳内,饶是他绞尽脑汁,都想不出来这预言的意义究竟是什么。

 可他又不得不重视这一条预言,他不敢冒下违背预言的风险。

 …………………………

 白昼转瞬即逝,黑夜主宰起了海洋上的天地,航船上迎来了晚饭的时间。

 六十艘桨帆船里,有十艘是装载麦子、牲畜一类的粮食的,戴尔图良嘱咐厨子不可杀害母牛,值得庆幸的是,桨帆船里活的牲畜不过二十头,而且基本上都是野猪和盘羊,仅仅只有一头母牛在船上。

 戴尔图良不晓得这头母牛是否就是预言中的那头,可他依然谨慎无比,吩咐人们将母牛看护起来,移动到自己所处的船上。

 到了深夜,安提农来到了甲板之上。

 他昂起头眺望着远方璀璨的星宇,竖起耳朵,像是在倾听着什么。

 可是,此刻船上的逻各斯人大部分都入睡了,海面上仅仅有波浪交替的声音、海风吹拂的声音…除了这些以外,什么也没有。

 而后,安提农的身影在甲板上徘徊,他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最后,他毅然决然地找上了戴尔图良。

 “戴尔图良…那预言神又给我诉说了神谕。”

 就着月光,戴尔图良打量着黑夜下的安提农,后者的身形微微弯曲,像是被精神上的重压弄得喘不过气一般。

 “什么神谕?”

 戴尔图良疑问道。

 “祂告诉我,诸神皆是父的孩子,祂们理应继承父在地上的信仰,所以…祂在劝诱我们皈依于诸神。”

 安提农一字一句地说着,不敢错漏,

 “倘若我们皈依于诸神,那么祂们便会将地上无数珍宝奖赏给逻各斯人,让我们做万物之首。”

 不知为何,听到这里时,戴尔图良的脖颈间泛起一层薄薄的冷汗。

 安提农此刻的心脏因恐惧的重重地撞在胸腔之上,他急迫地求问道:

 “我们该怎么办?戴尔图良!”

 “冷静,安提农,冷静!我们不能信任祂们。”

 “可万一这触怒了祂们,祂们因此给我们带来磨难呢?”

 戴尔图良看着安提农,这位年青祭司此刻就像个游魂野鬼一般,狂躁、迷茫、不知所措。

 “我们注定要寻找到神的所在,我们必须要将神找回来。无论是谁,哪怕是诸神都不能阻挡我们的旅途。”

 戴尔图良抓住安提农的肩膀,无比郑重地强调道,

 “倘若诸神要给我们带来磨难,那就让磨难到来吧,逻各斯人才是真真切切的神之子。”

 听到戴尔图良郑重的言语,安提农尽管脸庞上仍然慌乱不已,可他终于冷静了下来。

 “听你的,戴尔图良。”

 ………………………………

 第二天的拂晓没有如期而至。

 逻各斯人六十艘出航的桨帆船,迎来了一场小型海上风暴。

 高大的浪潮朝着桨帆船们扑打而来,将一些没有站稳的逻各斯人无情地冲到海下。

 六十艘桨帆船在大海上艰难行进着,好在有五头独角鲸的护航,他们才勉强在风暴中不迷失方向。

 戴尔图良眺望着眼前的风暴,豆大的雨水夹杂着咸味拍打在他的脸上。

 逻各斯人们在风暴中的大呼小叫着,哀嚎从未中断,那些恐惧风暴的人们抱在一块,期望能抚平彼此的心灵。

 风暴的最后,海水汇聚成漩涡,庞大的吸力牵扯着桨帆船们,让船只狠狠地撞在一起,宛如地震一样在海上剧烈摇晃。

 戴尔图良跪倒下来,他一手扶着桅杆,另一手抓着脑袋,狼狈地从地上爬起。

 这位亚尔的子孙很快就意识到,

 这或许是诸神给予的一次小小的磨难与警告。

 同时,戴尔图良也清楚地看到,神祗与双脚着地的逻各斯人间,那庞大得无法想象的差距。

 “该死!”

 戴尔图良重重一拳砸在船舱上,船舱的墙壁下凹了一截。

 他苦笑地看着船舱上的小坑,纵使他拥有能够狩猎巨龙的力量,也无法阻止那些高高在上的诸神们显现伟力。

 “你有什么想法吗?安提农。”

 “戴尔图良…”

 安提农坐在船舱之上,他同样因诸神的伟力而畏惧。

 然而,诸神显现的神迹并未有摧毁他们的信念,反而让二人着力于寻求度过磨难的良方。

 半响之后,安提农扶着船舱的墙壁,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缓缓地站了起来。

 戴尔图良转过身,看向了安提农。

 只见安提农走到戴尔图良的身旁,凑近到耳畔。

 “或许…”

 “我是说或许…”

 “或许我们可以…欺骗诸神。”

本站网站:www.kuaishuk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