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两个冰粉摊

加入书签
    浴室的门并不隔音,冲澡的齐楚听到外面发出原因不明的巨大的声响,吓得身上的水都没来得及擦,裹了浴袍就冲了出来。

    声响来源是顾西野把手机用力摔到了门边,砸的稀碎,屏幕变得花花绿绿的看不清东西,他正跪在地上,抱着脑袋发出呜咽的哭声。

    “小顾?怎么了?”齐楚的发梢还在滴水,他躬身费劲拉开顾西野的手,但顾西野固执地不肯抬头。

    眼前的顾西野仿佛只想要把自己蜷缩起来,只用自己的背脊面对外界,齐楚怎么触碰他都无济于事。

    齐楚没办法,只能陪着顾西野一起坐到了客厅地板上,强硬扳过顾西野的肩膀,让他靠进自己怀里,一下下抚摸顾西野的头发,耳后,肩膀,企图用这些带着温暖的肢体动作,安慰那不明原因却庞大的悲鸣。

    不知道过了多久,顾西野的脑袋抵着齐楚的肩膀,眼泪一颗颗滴到了齐楚扯开浴袍裸露的大腿上,烫的吓人。

    这个姿势并不好受,于是在齐楚劝顾西野先从地上起来,到床上在继续哭的时候,顾西野动了,他猛地伸手,把想要先站起来的齐楚拉回了怀里,那力道大的吓人,带着不容拒绝的占有欲。

    齐楚瞬间坐到了顾西野的腰上,然后被天生怪力的顾西野摁到了胸前,后者的脑袋搁在了齐楚的肩膀上,鼻音浓重道:“哥,再抱抱我吧,我好难过。”

    眼下相比齐楚来抱顾西野,更像是顾西野死死抱着齐楚,他两根好似铁铸的胳膊,缠在齐楚纤瘦的腰背上,叫人完全挣脱不开。

    “那就再抱一会吧,但你不要哭了。”齐楚也不想挣扎,如树袋熊似的扒在了顾西野的身上,一下下为小狗顺毛,“到底怎么了?是谁给你打电话了?”

    “我父亲。”

    “他叫你回家?”

    “差不多。”顾西野把脸藏进了齐楚的脖颈间,“我之所以离家出走,是因为,我妈妈四月份去世了,我从国外赶回来的太晚了,没见到她最后一面。我一直以为,她是因为心脏病去世的,直到前一阵,我才知道……”

    “是我父亲,害死了她。”顾西野深呼吸了一口气,在闻到齐楚身上柠檬味沐浴乳的味道,才觉得自己还活着。

    齐楚被脖颈汗毛竖起,他也不知道,这究竟是因为顾西野灼热的鼻息,还是因为他阴沉到近乎要滴出仇恨的语气。

    “为什么?”

    “我的父母是联姻,他们在结婚之前,只见过几面。”

    商业联姻中不乏貌合神离的夫妻,因为这桩婚事原本就是两个家族的交融,为的只是一个联系两个家族关系的血脉,像顾西野这样的存在。

    顾西野的父亲,十分符合联姻中对妻子毫无感情的丈夫形象,在有了顾西野之后,几乎是全身心地投入工作,对妻子和我破产了,我装的(中意意)快书库

本站网站:www.kuaishuk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