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你直管御剑,剩下的

加入书签
    清风观后院!

    从林夜宅院的偏门便是可以直接进入。

    重修清风观的时候,林夜特意给开了这么一道后门,老道瞥了林夜一眼,没说什么。

    “大悟,去把东西放到屋里去。”

    老道将随身带着的包裹交给大悟,等到大悟走开之后,看向林夜淡淡道:“跟我来。”

    林夜有些好奇老道要带自己到哪里去,这清风观就这么大地方,自己当初翻找老道有没有留下什么东西的时候,可是把清风观里里外外翻了个遍,没什么特别的地方。

    老道并没有到林夜去哪里,而是就在后院的一角,双手开始结印,同时脚上踏着道步,几步之下,身影快速的在四周移动,看的林夜眼花缭乱。

    “阵法!”

    看着老道的动作,林夜立刻便是反应过来,这后院有一个阵法,老道这是在开启阵法。

    清风观竟然还有阵法,自己还是有些小觑了老道啊。

    “开!”

    随着鼎玄道长这一声轻喝,在院墙的一角竟然出现了一栋宝阁。

    “这是我清风观第一代祖师所设立,里面所藏的都是我清风观的不传秘法及各门神通。”

    老道回头朝着林夜解释了一句,而后便是踏入了宝阁当中。

    “靠,看来我选择清风观果然是正确的,这么看来这清风观非同一般啊。”

    林夜有些佩服自己的先见之明了,而那边老道进入宝阁一会便是出来,手上拿着一枚玉书。

    玉书,以玉为材质,雕刻成书的模样,可以用来记载神通术法。

    能上玉书者,必然是神通级别的术法。

    “这御剑术并不是本门术法,而是你三师叔当年在外所获,后来将其给印在玉书之上,咱们清风观除了你三师叔之外,再无人修习过此神通。”

    鼎玄道长手指凌空对着玉书画了一个印,玉书开始闪烁着光泽,下一刻,林夜便是看到一道身影从玉书中飘然而出。

    那是一位穿着道袍的中年男子,眼神凌厉,仅仅只是一出场,气息便是压的林夜有些喘不过气来。

    “这是你三师叔的留影。”老道看到这道身影,脸上也是有些缅怀之色,当年的几位师兄弟,到如今只剩下他一人。

    “师傅,为何道观其他人不修炼此神通呢?”林夜好奇问道。

    “你三师叔战死之后,道观就剩下我一人。”

    听着老道回答,林夜懂了,就老道的性子,就算要修也是修的那些保命类的神通。

    “仔细看,你三师叔会为你演示一遍此术之威力。”

    得到老道提醒,林夜凝神盯着三师叔的这道留影,只见三师叔右手凝剑诀,轻喝一声:“剑来!”

    一柄散发着凌冽白色寒光的飞剑出现在了三师叔的手前,而随着三师叔再喝一声:“去!”

    飞剑在空中留下残影,速度之快林夜压根就没看清,直到前方院墙出现一个足球般的窟窿,他才知道这一剑已经飞出了。

    下一刻,整座院墙轰然倒塌。

    林夜看的呼吸都急促起来了,这就是御剑术,太特么牛逼了。

    这么快的速度,他连反应都来不及,怪不得老道说元神境界的强者都难以躲避。

    “这术法,可还满意?”

    老道看着林夜,林夜忙不迭的点头,满意,太满意了。

    男人嘛,谁不爱剑啊。

    现实世界要是真能修仙,搞个武器投票,剑绝对是榜首位置。

    “这剑,速度可快?”

    “快,太快了!”

    “这剑,威力如何?”

    林夜看着倒塌的墙壁,这要是射在人身上,那还不得直接炸裂开。

    “威力惊人。”

    “那你可愿意学?”老道抚须问道。

    如果此时林夜细心一点,就能够发现老道神情中流露出来的一缕古怪,但此刻满脑子已经是御剑画面的林夜,压根就没注意到这点。

    “弟子愿意。”

    “如此,那便拿去吧。”

    老道手一扬,那玉书便是落在林夜跟前,林夜伸手抓住,目光凝视着玉书,一段心法口诀便是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中。

    “御天剑!”

    神通之名便是让得林夜浑身一震,敢取这么霸道的名字,这神通必然非同一般。

    阅览一遍之后,林夜更加确认了,这是一门超强的神通。

    除了御剑心法之外,还有他那曾未谋面的三师叔所留下的一局话:此剑之快,同境界无人可反应过来!

    林夜按照心法凝剑印,很快一柄灵气凝聚的飞剑便是出现,林夜目光凝视着左侧前方的一颗歪脖子老树,喝道:“去!”

    咻!

    飞剑在空中留下残影,直奔左前方而去。

    砰!

    长剑没入院墙,直接将这院墙贯穿,留下一个剑洞。

    林夜很满意,自己第一次施展,速度就这么快了,只是准头差了点,想来是自己比较生疏,多练习一下就好了。

    不过唯一的毛病就是施展这一剑,自己体内的灵气都被掏空了。

    如此威力大的神通,肯定是需要大量灵气来支持的,可以理解。

    这是自己遇到危险时候的底牌。

    “你且在这里好好领悟,为师先回房整理一下衣物。”

    “好,师傅您去吧,弟子我在这里多多练习。”

    鼎玄道长意味深长看了那颗歪脖子树一眼,迈步朝着前面走去,留下林夜在这里吸收灵气准备重新练剑。

    一剑,两剑……

    半个时辰、一个时辰……

    林夜看着被捅出好些个窟窿的院墙,再看看那颗纹丝不动的歪脖子树,风一吹,唯一的几片倔强的还挂在树枝上的枯叶,掉落了一片下来。

    ……

    ……

    道观新建设的人员住宿区域。

    大悟一脸兴奋表情:“师傅,林公子……林师弟给我们换了床单被褥,睡的好舒服。”

    “大悟,修行之人可不能执迷于外物。”

    换上崭新道袍的鼎玄道长,训诫了大悟一句,而后问道:“为师这道袍可还合身?”

    “合身,师傅您穿上这道袍真好看,跟那画里的一模一样了。”大悟先是夸赞了一句,而后疑惑问道:“师傅你什么时候买的这道袍啊,我怎么不知道?”

    以前在观里,师傅都是让自己去裁缝店找裁缝订制道袍的,说是自己去的话可以还个价,师傅作为一观之主不好跟百姓争这蝇头小利。

    因此师傅有几件道袍,他是最清楚的。

    “咳咳……去给为师泡壶茶。”

    老道支开了徒弟,他没好意思说,刚进房间打开衣柜的时候,发现里面放着十几件道袍,都精美华丽的很,有法衣,天罗衣,也有平日里穿的,他刚就在试穿着衣服,每一件都舍不得脱下来。

    天见可怜,自他被师傅收入门下,这么多年来还没穿过这么好的道袍,最好的一套道袍还是当初成为观主时候订制裁缝的,可这么多年磨损下来,已经是没法再穿了。

    打发走了徒弟,老道回到房间,看了眼那看着就很柔软的被褥,自语道:“鼎玄啊,鼎玄,这是那小子对你的腐蚀之心,这是糖衣炮弹,你可不能上当啊。”

    不过转头老道又走向了床头,继续自语道:“老道一辈子什么风浪没见过,一套被褥还能腐蚀我?”

    坐在床边,老道用手抚摸了一下被褥,浑身一个机灵。

    这柔软,这手感……

    下一刻,整个人滚了上去……

    “福生无量天尊,贫道已经收他为徒,徒弟对师傅的孝敬可不能说是腐蚀。”

    老道换了一个姿势,真是舒服啊。

    “师傅!”

    听着门外有些哀怨的声音,老道一个机灵,从床上跳起来,把身上衣服换掉,换回了原先的那一套“朴素”的道袍。

    “徒儿有何事?”

    鼎玄道长打开门,看着站在门外院子的林夜,问道。

    “师傅,弟子两个时辰连着御剑七次,可没一次能命中那歪脖子树,还请师傅解惑。”

    “咳咳……此剑,快吗?”

    “快,可是我射不中啊。”

    “别管中不中,你就说快不快。”

    “可我控制不住这剑的准度啊。”

    “抛开准度不谈,我就问你此剑他快不快?”

    林夜沉默了。

    这对话,莫名的有些熟悉啊,好像他曾经玩射击游戏的时候,和队友有过类似的对话。

    队友:我的瞬狙快吧。

    林夜:可你没打准啊。

    队友:我就问你它快不快。

    林夜幽怨眼神看着老道:“师傅,你就给我句实话吧,这御剑术到底是怎么回事。”

    “咳咳”老道抚了下胡须,“这御剑术的名字你也知道了吧。”

    “御天剑。”林夜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用眼神看向老道,老道回了他一个眼神,没错,就是你所想的那个意思。

    “我只管御剑,中不中交给天意?”林夜声音都有些颤抖,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问了出来。

    “嗯。”

    这声“嗯”让得林夜彻底绝望了。

    “师傅,我觉得你我师徒缘分已尽,徒弟孝敬的那些衣服被褥,还有道观重修的花销,弟子晚些时候给师傅整理一张清单,师傅您给支付一下。”

    老道听到这话嘴角一抽,报销,把他卖了都没有这么多银子啊。

    “徒儿需要胡言,为师让你修炼此神通,是有原因的,此神通与你极为契合。”

    新

    最新网址:www.liangyusheng.la

本站网站:www.kuaishuk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