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神探 第二百五十七章:岳闻华

加入书签
    深秋的寒意让眼前的小道被一层落叶遮盖,夏岚的步子很慢,鞋子踩在落叶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

    不知为何,看到这秋意浓浓的场景,她想让孙羽和她一起走在这条路上。

    时间是下午五点,她决定走访完岳闻华后先去医院看一下孙羽。

    岳闻华和自己的爷爷岳纹飞住在一起,位置在梦山市的东郊,距离欢乐谷的距离不算远。

    这是一条老旧的街道,周边的房子还破旧的两层小楼,和那些乡镇的自建房不同,这些小楼的院子在前侧。

    这里曾是梦山市舞蹈剧文化最浓厚的地方。

    只可惜那曾经梦山市最大的舞台已经拆除,曾经最大的歌舞团也早就如漫天星辰一般散落在世界各地。

    如果说还有谁能代表这里的变迁,那就只有岳纹飞本人了。

    只可惜,这唯一的活化石如今也入土沉睡。

    院门被打开,一个皮肤白皙,看着很干净的青年出现在门后。

    “梦山市公安局的。”夏岚出示了一下证件,“我们想跟你聊聊。”

    眼前的人正是岳闻华,他先是皱了皱眉头,随后看了眼身后,“我奶奶现在情绪还不稳定,咱们能换个地方说吗?”

    岳闻华的声音很有磁性,再加上他一脸孩子一般的稚气,夏岚实在是无法将他和杀人犯联系在一起。

    夏岚点了点头,岳闻华迈出院门,轻轻地将大门虚掩着,领着夏岚三人来到门外的大树下。

    除了夏岚,一起来的还有董阳和张耀。

    从面相上看,董阳也不觉得岳闻华像是什么穷凶极恶的人。

    “抱歉!”岳闻华一脸歉意的笑容,“爷爷去世后奶奶一直很伤心,我怕你们问的是关于我爷爷的事情。”

    夏岚点头表示理解,“我们来这里不是为了你爷爷,你认识沈乐乐吗?”

    “沈乐乐?”岳闻华想了想,摇摇头,“好像是鸿哥的学生吧?不太确定。”

    不像是在说谎。

    夏岚又问:“昨晚十点到今天凌晨三点,你在哪里?”

    岳闻华困惑地看着夏岚,“我在家照顾我奶奶。她情绪不稳定,每天晚上都会哭醒。”

    “昨晚也哭醒过吗?”不知为何,夏岚也不希望眼前这个干净的大男孩儿是凶手。

    “十二点多吧?醒过一次,我还让她喝了水。”岳闻华缓缓道。

    夏岚无奈地笑了笑,“看来我们得打扰你奶奶一下,跟她核实你昨晚到底有没有在家。”

    岳闻华依旧是一脸的不解,“出什么事了吗?”

    “沈乐乐死了,你有重大嫌疑。”

    “我?”岳闻华惊讶地指着自己的鼻子,气愤地笑了笑,“我为什么要杀她啊?”

    “我们在沈乐乐的聊天记录中找到了凶手,凶手自己可能都不知道,沈乐乐将他的备注改成了岳老师。”

    听到夏岚这句话,岳闻华的眼珠转向一边,原本自然下垂的手不自觉地插进了兜里。

    “那走吧!希望你们不要刺激到我奶奶。”

    岳闻华突然的妥协让夏岚瞬间对他起了疑心,假如凶手不是他,一个正常人的反应,在听到岳老师后一定会反驳一句。

    比如说这个世上姓岳的那么多人,为什么会是我。

    可岳闻华没有,反而配合地让去问他奶奶,说明他知道奶奶一定能证明他昨晚在家。

    岳家一楼客厅装潢充满了古朴的气息,一位满头银发的老奶奶正坐在摇椅上看着墙上的黑白照片。

    张耀和董阳对视一眼,一个去了楼上,另一个去了一楼的卧室。

    岳闻华和奶奶说了几句话,奶奶的目光从照片上挪开,当她看到夏岚的时候,激动地扶着把手坐了起来。

    “小锦回来了?”奶奶的声音很沧桑,但却因为把夏岚看成了小锦多了几分喜悦。

    岳闻华连忙握住奶奶的手,“奶奶!这位是警察同志,小锦还在国外呢!”

    夏岚心里一紧,脸上挂着笑容确认了一下昨晚的情况。

    果不其然,奶奶说昨晚她是九点睡的,后来确实起来过,岳闻华帮她端过水。

    这个时间证人很模糊,因为奶奶说不出她醒来的时间。

    可即便如此,夏岚也不能靠这个给岳闻华定罪。

    孙羽说过,办案的时候不能先入为主,不能做有罪推论,那样他们会被蒙蔽双眼。

    离开了岳闻华的家,三人又回到了堆满落叶的小道上。

    董阳说:“奶奶的房间有问题,窗帘拉着,床头没有台灯,晚上会特别黑。就算十二点多真的有人,奶奶也未必能确定那个人是岳闻华。”

    这一点夏岚倒是赞同,从奶奶的状态看,她好像已经很难辨识他人的身份了。

    刚刚她还把夏岚错认成了她的孙女岳闻锦。

    “楼上没什么发现。”张耀说,“可惜这条街连个监控都没有,否则也容不得岳闻华在那儿说瞎话。”

    夏岚深吸了一口气,目前看来,岳闻华是凶手的概率很大。

    但以目前的证据起诉他,他根本不可能被定罪。

    手机铃声响起,是王兰打来的。夏岚接通电话,有气无力地喂了一声。

    “夏队!凶手用的手机被包哥找到了。”

    “然后呢?”通过刚才和岳闻华打交道,夏岚可不觉得他会在手机上留下什么证据。

    “手机上有一段视频,是沈乐乐遇害的全过程,我想,凶手之所以留下手机,就是为了让我们看到这段视频,视频我已经发给你了。”

    夏岚挂掉了电话,打开了王兰发来的视频。

    视频很完整,开始的时候沈乐乐还没有跳舞,她半蹲在舞台上,被一圈烛光围绕着。

    音乐声响起,沈乐乐开始舞动身姿,尽管烛光照射的面积不大,但手机的设想功能很好,夏岚可以清晰地看到沈乐乐的表情。

    烛光下的沈乐乐,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那是一种解脱的笑容。

    按照剧本上说的,这一刻的米拉雅已经完成了复仇,她将要走上刑场,被断头台处决。

    血海深仇已报,这时的她,确实已经解脱了。

    虽然先不懂表演,但至少她觉得沈乐乐将这种解脱变现的很好。

    只可惜,她不知道,等待着她的是一个真正的断头台!最新网址:www.liangyusheng.la

本站网站:www.kuaishuk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