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 退亲(2)

加入书签
    「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这出门没一会儿吧?

    东篱一眼看出气氛不对,不动声色问了句。

    初雪怕云银玲担心,笑着摇头,「突然想事要跟篱爹爹说,姑姑,一会儿让常婶送点吃的到书房来,我先跟师兄和篱爹爹说点事。」

    云银玲也不点破,「去吧,我去张罗吃的。」

    「怎么回事?」

    回到房间,东篱便低声问着。

    「有人动手了!」

    梅时九简单一句,东篱便心领神会,气势立变,冷哼一声道:「太后?」

    看来,他这个东亲王在大元没什么脸面。

    本想着亮出身份,至少她暂时不会有事。

    梅时九皱眉摇头,「说不好,东篱先生,这里拜托你,其他的交给我。」

    东篱点了点头,虽说这是大元,但是他这个阮东亲王也不是孤身一人到这来的。

    「别担心,不会有事,我去处理一下。」

    见梅时九这就要走,初雪起身劝到:「师兄用了早膳再走吧。」等了这么久,又折腾这一趟,什么东西也没吃。

    看那群黑衣人的架势,暂时应该不会再来,对方也是十分小心,看着倒像是试试运气没有非杀不可的意思。

    「没事,不饿!你今儿就在府上呆着,有事我会让阿庆过来寻你。」

    梅时九说着便走了,阿庆说,除了那几个黑衣人,刚才还有人想动,瞧着像是宫中暗卫。

    这个时候会她府上四周布下暗卫的,只有圣上了。

    他必须尽快弄清楚,这些暗卫是护着她的还是…

    「雪丫头,别慌,我倒看看谁还敢来,你就在家该干嘛干嘛!」

    东篱几分霸气的说着。

    「让篱爹爹担心了,我想着,应该不是太后,这会儿,太后恐怕暂时没心思对付我。」太后应在琢磨着怎么挽回局势才是。

    东篱见状叹了口气,「说起来,她也是你的亲祖母…」

    本该是大元最骄傲的公主!

    「别,篱爹爹,这一大早的,咱不恶心至极,她不配,我也受不住。」这样的祖母,还是省省吧。

    东篱见着初雪这样,又忍不住笑开,这丫头自己想得开就好,「说的没错,她不配!」

    还真让初雪料中了,派那些黑衣人去刺杀她的真不是太后的人。

    「王爷,属下办事不利,还请王爷责罚。」

    快到越王府门口的丰子恒听得属下来报,目色微微一沉,倒也没有太生气,「罢了,本来就是试试,看来,梅时九倒是真将她放在心上,这会儿竟然在她那里,真想不到,梅时九竟是个风流种。」

    这等关键时候,不在梅家或是金王府,却在她那儿。

    「王爷,接下来…」

    「暂时别动了,毕竟还有个阮东的亲王。」说完放下车帘,马车继续朝着金王府而去。

    本想在大家还没缓过神来,趁早解决那个麻烦的小女子,免得成为老五的助力,可惜没成。….

    越王清早到访,丰子越丝毫不意外,早就等着了。

    「五皇弟,这次险些让你蒙受不白之冤,还好真相大白,让你受委屈了,不过你这次在玉妃一案上有功,父皇一定会重赏的。」

    「四皇兄言重了,不知四皇兄这大清早赶来所为何事?」丰子越没打算和对方绕弯弯,直接开口相问。

    丰子恒目色微动,随即长吁短叹佯装伤怀:「没想到害玉妃的人竟是皇祖母的人,世事难料…说到底,还是皇家对不住玉妃,对不住锦家,而今,本王与锦家尚有婚约在身,眼看婚

    期将至,本王夹在中间才是难做,这不,一大早便来了,昨夜劳烦五皇弟招呼锦家家主既本王未来王妃…」

    「四皇兄无须客气,本王是奉父皇之命招待锦家人,也是理所应当。」

    丰子恒难免尴尬,心里暗气,他就不明白,要招待也是他这个未来准女婿招待最为合适,父皇却让老五招待。

    「是,毕竟五皇弟和玉妃情同母子,对了,锦家主呢?昨夜跪了那么久,本王甚是担心,这不着急来看望一二。」

    「越王来晚一步,家父带着妹妹入宫面圣了,有劳越王记挂了。」

    锦绣突然从后堂走了出来,锦家小姐,自有一番气度,不似一般闺中小姐怯场。

    见到锦绣,丰子恒露出一丝尴尬之色,当初他想钓的正是眼前这位,反倒锦绣大大方方的。

    丰子越落个轻松,安坐不语。

    「锦绣给越王请安!」锦绣也没忘了该有的礼数,只是行礼颇为敷衍。

    「免礼,锦绣小姐…刚才说锦家主和锦珍小姐入宫了?」

    这一大早入宫做什么?

    「正是,估摸着,一会儿圣上也会传召越王。」

    锦绣不咸不淡的说着,突然有些懊恼,当初自己怎么会相中这个越王。

    「传召本王?」丰子恒一脸疑惑,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家父带妹妹面见圣上请求退亲,此事毕竟与王爷有关,锦绣想着,圣上应是会只会王爷一声。」爹爹说,圣上一定会应下。

    「什么?」

    丰子恒脸色大变豁然而起看向丰子越。

    丰子越一脸茫然耸肩,他是真不知情,不过锦家主这时候提出这样的要求,想来父皇十有**是会答应的。

    看来,四皇兄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这门亲事退了,还是锦家主动要求退的,事情传开,当前局势下,四皇兄的正妃人选一时之间还真难定了。

    丰子恒连招呼都没打,直接转身匆匆离去。

    「锦绣无礼了。」

    锦绣突然出现,自知无礼起身赔罪。

    「无妨无妨,本王府上也没那么多规矩,锦绣小姐随便即可,本王也该入宫一趟了,失陪。」

    丰子越这般客气却不过于热情的态度,反倒让锦绣觉得舒适些。

    锦绣行礼,目送丰子越离开,其实她是想去见初雪的,但也知道这是都城,不好随意走动。

    经一事长一智,现在的锦绣比之前沉稳多了。

    宫里,锦新程带着锦珍来退亲,宣帝劝说了片刻,最后在锦新程的坚持下痛快点头。

    「传越王进宫,既要退亲,还是当着越王的面说清楚吧。」

    一声令下,这桩婚事便没有了回旋的余地。

    锦珍如释重负,经历昨夜,越发觉得,这皇家嫁不得。

    只可惜了姑姑…

    「圣上,不可退亲啊!」

    丽妃闻讯赶来,顾不得礼数直接冲了进来,素来进退有度的丽妃,为了儿子也是不管不顾了。

    锦家实在欺人太甚,她儿子好歹也是堂堂皇子,圣上亲封的越王,锦家将她儿子的脸面置于何地?.

    莫西凡最新网址:www.liangyusheng.info

本站网站:www.kuaishuk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