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机九章 第一百三十一章 废物

加入书签
        钱家大院内,鸦雀无声。

        静……

        苏望亭与叶惊澜,齐齐注视着内院的大门。

        这场景,有些荒诞。

        即将相互厮杀的二人,此时却如朋友一般安静的并肩而立。

        而此时的松庐趁着那二人的注意力不在自己这边,鬼鬼祟祟的凑到了赵凌安的耳旁,似是在低声嘱咐着什么。

        赵凌安则不时点着头,瞥了眼那即将厮杀的二人,面上竟扬起了一抹坏笑,仿佛忘却了自己已命悬于那柄长刀之下的处境。

        约摸半个时辰的光景之后,眉头紧皱的薛神医自内院匆匆走出。

        “情况如何?”苏望亭与叶惊澜几乎是异口同声的问道。

        薛神医环视了一圈院内众人,急声道:“在场可有内力雄浑之人?”

        苏望亭拱手道:“不知神医为何要寻内力雄浑之人?这与救治多多有关么?”

        薛神医点头:“虽我以秘制的药灸刺入她周身经脉大节点送药,可无奈那姑娘伤势过重,浑身气血已几乎不能流转,以致针灸上附着的还阳秘药无法送达其周身。所以需一内力雄厚之人持续向其体内运气,以催动其周身血气重新开始流转,方才能有一线生机。”

        “我来!”叶惊澜立即喊道。

        薛神医上下打量了一番叶惊澜,问道:“据老夫预计,至少需在三炷香的光景内持续向那姑娘体内运气,这期间不可中断,你能否做到?”

        “可以!”叶惊澜不假思索的点头。

        薛神医闻言精神一振,再次确认道:“后生,持续送气三炷香的光景,可是需要极其雄浑的内力才能做到,而即便做到,运气者也有因内耗过度而导致丹田损伤的风险。你,可行?”

        叶惊澜大手一挥:“神医不必多言,走!”

        “且慢!”苏望亭突然喊道。

        叶惊澜回身,笑道:“我知你要提防我的同门逃离,所以不便自己去。你只管放心,我必定竭尽全力助钱姑娘脱险,在下自认为内力足可捱得过三炷香的光景!”

        “倒不是怀疑你的修为。”苏望亭冷眼盯着他,“你可想清楚了,即便你如此做,也改变不了你们即将命丧我手的下场。”

        叶惊澜点头:“明白!那你能否答应我,在我回来之前,不要对他们动手?”

        “哦?”苏望亭眉头一挑,“你这话,是在以钱多多的命在威胁我?”

        叶惊澜呲牙一笑:“非也。在下还是想在你的刀下挣扎一番,万一,能保住他们呢?”

        苏望亭闻言一怔,随即嘴角扬起:“这话倒是很合理。好,我答应你。”

        “多谢多谢!”叶惊澜大笑着拱了拱手,拉起薛神医冲入了内院。

        “哼,你还真相信他。”松庐望向内院,面露不忿,“你就能确定,他叶惊澜不是借着救人而从后院逃走?”

        苏望亭摇头:“我不确定。但我能确定的是,若我进去救人,你必定会逃。”

        松庐老脸一红,吼道:“他叶惊澜去救人,已是代表了我们翠幽谷的歉意,你又何必执意要将我们赶尽杀绝!!”

        “你说的对。”说着苏望亭抬手指向那几名翠幽谷弟子,“你们几个,可以走了。”

        那几名弟子闻言是面面相觑,似是不敢相信这话。

        苏望亭冷冷道:“若再不走,便再也别想走出这间院子。”

        于是那几名弟子齐齐运起轻功掠出了院子,没有一丝的耽搁。

        松庐和赵凌安是看傻了眼。

        “那……我们呢!?”

        苏望亭冷笑道:“钱多多是你师徒二人亲自动手杀伤的,你猜,我会不会放你们走?”

        松庐胸口剧烈的起伏着,咬牙道:“你也休要得意,你虽强悍,却不一定是叶惊澜的对手!”

        “哦?”苏望亭以轻蔑的眼神上下扫了松庐一遍,“说说看。”

        松庐指着自己的脸狞笑道:“给我留下这道疤的男子,修为可否算得上强悍?”

        “穆世兰?”苏望亭撇了撇嘴,点头,“他,的确可算得上九州江湖中一等一的高手。”

        松庐又指向内院:“可三个穆世兰,都不是他叶惊澜的对手。”

        “哦?”苏望亭闻言舔了舔嘴唇,面上泛起饶有兴趣的笑,“有这般的厉害?”

        松庐冷哼一声,甩袖道:“他因性情孤僻,从不愿掺和江湖中事,所以得知他存在的人极少。可若是今日他杀了你玉面妖刀,只怕他自己再不愿意,那也是要名声大噪于江湖了。哼,倒也好,让江湖中人得知我们翠幽谷有此等修为的高手也并非坏事,免得被某些人看轻!!”

        “三个穆世兰,都不是他的对手?”苏望亭仍在琢磨着这句话,似乎丝毫未将松庐适才的那番话听进耳中。

        “只怕我说三个,还少了!”松庐得意道。

        苏望亭呲牙一笑:“你莫不是在吹牛吧?若果真如此,真当是迄今为止我所遇见的最强劲的对手。”

        “吹牛??”松庐听到这话顿时来了气,“我们翠幽谷虽说整体实力不如铁山寺,但掌门南宫炼的修为,可是与昔日的普空大师在伯仲之间的!!你可知他叶惊澜击败身为其师尊的南宫炼时,用了几招?”

        “啊…几…几招?”苏望亭故作慌张。

        松庐伸出了三根手指:“只用了三招而已!简直是妖孽!!”

        “啧啧啧,厉害、厉害。”苏望亭连连拍手称赞,“可你…跟我说了这么一大通,是为了让我知难而退么?”

        松庐干咳了两声,双手负于身后昂起了脸,悠悠道:“若是怕了,你只管逃,反正我师徒二人是拦不住你的。”

        苏望亭嘻笑道:“那看来我还得谢你了,竟对我这般的好,可是……你这话却让我有了另一番打算。”

        松庐眉头一拧:“有何打算。”

        “既然你信誓旦旦的说我不是叶惊澜的对手,那我为何不在他回来以前,杀了你二人再逃?”

        “你……”

        松庐愣住了。

        他实没料到,这番话不仅未吓退他,反而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我说的不对么?”苏望亭缓缓拔出了噬魂黑刀,“如此一来我既能保命,又能全身而退,岂不好?”

        “你…你别……”松庐是冷汗涔涔,连连摆手向后退去。

        “我平生最憎恨两种人。”苏望亭随手舞了个刀花,眼中,寒光暴射,“一种,便是无端杀害妇孺之人,而另一种,便是敢于威胁我之人。”

        松庐急吼道:“可你答应过叶惊澜,在他回来之前不会动手的!!”

        苏望亭未理此话,嘴角扬起了一股狞笑:“而这两样,你都占全了。”

        “你…你莫冲动……我不再……”

        话未说完,松庐的声音戛然而止。

        只因他感到自己的身旁,突然刮过一阵短促的劲风!

        而身前那道狞笑着的身影,正在涣散。

        残影!

        一道冷哼,突然在自己的身旁响起!

        松庐浑身一颤,扭头望去,只见身旁的赵凌安是满面的惊恐,双目瞪圆。

        松庐顿时惊呼一声,也瞪圆了双目。

        只因那赵凌安的喉间,正插着一柄漆黑的长刀!!

        一柄贯穿了他脖颈的长刀!!

        “凌安!!!不!!!”

        松庐的悲嚎在院内回荡,而手执长刀之人,嘴角依然挂着狞笑。

        抽刀,血扬起。

        “扑通!”

        赵凌安一声未吭,栽倒在地。

        松庐呆望着爱徒的尸体,浑身筛糠似的颤抖着,口中喃喃重复着:“不、不……”

        滴着鲜血的漆黑刀尖,缓缓抬起,抵在了松庐的眉间。

        松庐抬眼,神情呆滞的望着身前这名仍在狞笑的男子。

        “可有遗言?”

        松庐缓缓摆头,满脸的生无可恋:“我不该…出言威胁你……”

        “不。杀伤了我的妹子,你的结局已是注定。你的威胁,只不过让你稍稍加快了丧命的速度。”

        松庐惨笑了一声,喃喃道:“难道这世间,当真无人能挡下你的刀么。”

        “你的这个遗言,不怎么样。”

        “的确…不怎么样。”松庐缓缓闭上了双眼,等待着眉间的刀尖,被推入自己的头颅。

        “叮!”

        一声脆响突然响起,松庐猛的睁开了双眼。

        可映入眼帘的却是刚刚溅起的火星,险些窜入他的眼内。

        而苏望亭,已退到了两丈开外。

        一名手执长剑的男子,已出现在松庐的身旁!

        叶惊澜!!

        “你答应过我,不先出手的。”叶惊澜怔怔的盯着赵凌安的尸体。

        “还不错,能将我逼开的,你是第一人。”苏望亭淡淡道。

        “你,食言了。”

        苏望亭点头:“对,从一开始,我就打算食言。”

        “为何?”

        苏望亭嘴角一扬:“因为我不想再看见你这娘们唧唧怪家伙,再露出那不知所谓的笑脸。”

        闻得此言,失望瞬间爬满了叶惊澜的脸:“这就是你所说的,准备给我一个顿悟?”

        苏望亭点头:“可以这么说。”

        “可你说过,让一个将死之人顿悟,意义不大。”

        苏望亭缓缓收刀入鞘,双膝微曲,摆出了拔刀式:“可你也说过,想挣扎一番。”

        叶惊澜仰天长吁一声,点头:“我的确说过。”

        话毕,叶惊澜缓缓抽出另一柄短剑,手中子母双剑齐舞了个剑花,而他望向苏望亭的眼中,满是惋惜。

        苏望亭微微摇头:“对你的敌人,你不该露出这种恶心的眼神。尤其是能置你于死地的劲敌。”

        叶惊澜犹豫着抬起了双剑:“我能感觉到你的人,不错。我是真的不想平生第一次的搏命厮杀,是与我想成为朋友的人。”

        “给老子闭嘴!!!”苏望亭突然大吼一声,是将叶惊澜吓的不禁一颤,“老子可不屑于与你这种废物为友!!你只不过是很快被我淡忘的另一个刀下亡魂!!”

        “好、好……”叶惊澜缓缓沉下了身形,极不情愿的摆出了掠出的姿态,“死之前我只想告诉你,钱姑娘她,已无性命之忧。”

        “很好。”苏望亭的手,按住了刀柄,“但我不会领情。我现在只想看看,你这个废物临死之前究竟能给我留下多深的印象。”

        “我…我不是废物……”叶惊澜的声音在颤抖,持剑的双手也在颤抖,“我只是…不喜欢打打杀杀,更不喜欢看见有人丧命……”

        “不,你是废物。”苏望亭狞笑着回道,“你到死,都是废物。一个讨好了我,反倒还像条狗一般被我宰了的废物。”

        “我…不是废物!!!”

        叶惊澜突然嘶声怒吼,手执双剑掠向了苏望亭!

  

本站网站:www.kuaishuk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