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有些无聊的生活

加入书签
在涂一军离开后,南宫象古也有些激动起来。

他知道这个团队里有爷爷的一位好友在里面,虽然对方可能不会陪着自己去猎杀赤链蛇,但只要有这个人在,自己在团队里的安全就算是有了保障。

南宫象古以前有过联系的几个冒险伙伴刚好这段时间也在北境,现在过去找他们配合的话,时间也是刚刚好。

想到这些,他内心对涂一军也更加期待。

上天好像感受到了南宫象古的心情,过了几天,涂一军又专门登门拜访。

他开心的告诉南宫象古事情已经办妥了,只要他准备好了,就可以直接过去。

这段时间,所有关于修炼的事都这么顺利,南宫象古也非常的兴奋,

不过他非常重感情,也非常的有责任心,知道金戈这个小徒弟对西川这边无牵无挂,因为想要报答金戈,他很想多留对方在西川待一段时间,马上安排起他离开后的事情。

查探了一些金戈的经脉,发现他几天内就已经完全掌握了毒元素基本的使用方法,南宫象古更加激动。

可是他学习的毒元素都是靠自己摸索,现在根本没有任何的秘籍。

想了想,南宫象古笑着对金戈说道:“小戈,我现在有个很好的机会可以结伴去妖族。

要是能成功得到赤链蛇灵丹的话,我几个月后肯定能赶回来,到时我再教你其他用毒的手段。

要是你的长辈这段时间不会找你,不如你先进到将军学院里随意学习一些东西吧...”

经历过自暴自弃后,金戈反而憋着一股气,他也一心想把时间都花在了修炼上。

既然知道自己对毒元素非常有天份,他现在既不再考虑进西川学府的事,也不想回老家,马上同意了的南宫象古的安排。

南宫象古大喜,马上叫来严莉娜帮忙给金戈办入学。

天天受到南宫象古的夸奖,金戈现在对修炼又有了些热情。

等严莉娜帮他办好入学后,他又提出要到川武馆去再接着练习自己的抗击打能力。

严莉娜这时已经对金戈很有好感,已经不再想要戏弄他了。

可惜金戈根本听不懂她委婉拒绝的话。

严莉娜很喜欢直来直去,要是平时,她肯定会直接告诉金戈真相,但她心里不知道怎么的,突然不愿意金戈知道自己戏弄了他,只好带着金戈来到川武馆。

到了川武馆后,她又迫不得已和金戈交手了好几次。

见到金戈一直在挨打,疼得呲牙咧嘴还非常高兴,甚至还在不停的在感谢她,严莉娜心里突然非常的内疚和慌张。

她偷偷的告诉包书元,让他转告金戈这件事的真相,自己则提前从武馆溜掉。

包书元其实也感觉自己很对不起金戈的信任,只是迫于严莉娜的一贯的强势才不敢说话。

听到严莉娜的话后,他连忙告诉了金戈实情。

金戈一听,直接懵逼了。

这时他才明白自己那时的担心并不是多余的。

不过金戈马上想到确实是自己先冒犯了严莉娜,而且这女孩这些天眼中对自己的关心,他也看在眼里,心里倒没有多气愤。

只是金戈心里还是有一点怪怪的感觉,一是觉得自己是不是真的太笨了,这么久的时间都还没反应过来,二是想起自己以前就算是天天都在修炼,其实也没有真的在用心,居然连这么基础的知识都没想过去了解。

晚上严莉娜让包书元带着金戈去她们常去的饭店吃了顿大餐,

又专门给金戈赔礼道歉。

见到金戈并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严莉娜也放心下来。

进到将军学院后,学院里面发给学生的资源非常少,甚至连镇远学院给他这个差生的资源都比不上。

金戈试着又修炼了一下土元素力,发现进展实在太慢,干脆停了下来。

将军学院老师教的元素力应用,他也做不好,所以每天只是在混时间。

还好包书元也比较贪玩,他也不是时刻都在修炼,所以金戈几乎都和包书元混在了一起。

到了现在这种情况,金戈对在天魔星的生活已经完全没有了期待。

现在他只想着快点过完这一年,然后跟着池玄玉回到近龙星。

只有在那儿,他才能完全忘掉柳嫣儿的事。

对金戈平时懒懒散散的作风,严莉娜和包书元也不以为意。

两人一个以为金戈其实是有金家的高人在培养,一个以为金戈主要用毒元素,在等南宫象古回家。

而且在看到金戈经常和包书元一起厮混后,出于一些微妙的心理,严莉娜对修炼的事也不再像以前那样专注。

她经常跑来找这两人,三个人很快就混得烂熟,感情也越来越好。

在真正熟悉了后,严莉娜就直接告诉金戈:自己为什么要捉弄他。

金戈这才想起自己那天奇怪的笑点,严莉娜肯定get不到,而且自己当时的笑法,确实是很欠揍。

他马上也失口笑了出来。

相处下来,金戈发现严莉娜这种性格直率,毫不做作的女生,确实也有另一种吸引人的魅力。

和她说话不用考虑太多,有什么都可以直说。

就这样过着悠闲的生活,时间一晃过去了一个多月。

离西川年底的学院比赛还有几个月,四个人的小队一直也没有选好其他队友,最近还是他们四个人在一起合练。

严莉娜说她这是宁缺毋滥,金戈却已经知道是这丫头是太重感情。

要是严莉娜先主动选择了一个人,就算在后面发现有更合适的人选,她也绝对开不了口去让这个人离开。

这天,金戈正在川武馆等严莉娜、包书元过来,结果到了约好的时间,也不见严莉娜和包书元的人影,金戈马上有些急躁。

又过好一会儿,包书元才慌慌张张跑过来了。

他一见面就告诉金戈:他和严莉娜今天有事,先不练习了,说完又要出门。

其实每次金戈都只是陪着他们修炼,他本身力量没啥特点,也不需要练习配合。

见到包书元吞吞吐吐的模样,他知道这小子肯定有事瞒着他,不管包书元怎么说,金戈都非要跟着他。

包书元见到金戈这样,知道甩不掉他,只好说道:“老金,你别怪我哦,是娜姐不让我和你说的。

其实是雨萱这丫头没和我们商量,便答应了别人要去镇山上找东西。

娜姐知道后,担心她有危险,便开了辆车,要和她一起过去。”

听完包书元的话,金戈还是不懂为什么严莉娜不让他也一起去。

他下意识就以为对方是嫌弃自己力量太弱,金戈现在本就对这些事有点敏感,脸色顿时不好看起来。

包书元这段时间也从严莉娜的朋友那儿知道了金戈失恋的消息。

看到金戈的脸色,包书元知道他肯定误会了,他怕影响金戈和严莉娜的感情,干脆也不解释了,直接带着他来到城外。

城郊一个宽阔的三岔路口,严莉娜拉着丘雨萱的手。

两个青春靓丽的美女站在一辆拉风的跑车面前,形成一道美丽的风景线。

严莉娜今天穿着一身红色的紧身衣,这身衣服把她完美的曲线凸显得更加明显,过往的所有行人,看了两人一眼后,目光不自觉就会集中在她身上。

见到金戈也跟着包书元一起过来了,严莉娜微微一愣。

包书元一直用抱歉的眼神给她递信号,她只是愣了一会儿,便笑着靠在跑车上,等两人过来。

金戈还是第一次见严莉娜穿得这么性感,他马上看得眼睛都直了。

他其实也知道严莉娜的身材很好,但对方平时大大咧咧的性格,让金戈也不会特别去在意她女性的身份。

他没想到在这身衣服的衬托下,一向大大咧咧的严莉娜,突然间就充满了女性妩媚的魅力。

见到金戈失神的样子,严莉嘴角的笑容不自觉放大。

她不想带金戈一起去,是因为自己开车时间一长就容易忘形。

严莉娜潜意识里不想让金戈看到自己开车时有些疯狂的样子,虽然她还不愿意承认自己喜欢金戈,但是她也越来越在意自己在金戈面前的形象。

但她本是干脆的性格,既然金戈已经来了,她也不会再纠结。

直接对着金戈打了个响指,说了句“出发。”后,直接坐上了驾驶室。

金戈本想和包书元一起坐在后排,丘雨萱却比他速度更快,飞快的钻进后座和包书元坐到了一起。

他好奇的看了两人一眼,还以为两人有什么奸情,却见到两人飞快的拴好了安全带,都是一脸紧张的看着严莉娜。

金戈只好坐到副驾驶,转头略微担忧的看了眼严莉娜。

严莉娜启动车辆,车子开得又快又稳。

虽然她在路上经常超车,可是速度并没有快到不能接受,金戈这下搞不明白包书元和丘雨萱为什么会这么紧张了。

严莉娜一边开车,一边解释她要跟着丘雨萱一起过来的原因:

“雨萱,以后你最好别一个人来镇山。”

“30多年前,在镇山上失踪了很多修炼者,慢慢的,失踪人的境界慢慢也越来越高,到最后,甚至有好些融灵境的高手都失踪了。

从我们加入帝国后,镇山上一直只有最多筑灵境的魔物,而且它们还都是生活在镇山山林深处,所以这件事让人非常费解。

我们西川的世家,还有帝国官方都出面组织了几次人手去调查这件事,结果都是一无所获。

有几个域境高手还私下联手去镇山查看过,但是却一点异常都没有发现。

这件事也成了西川一个大的谜团,那段时间几乎没有域境以下的人敢单独来到镇山做事。

只是后来慢慢的没人再向帝国报告有人失踪,最近这十多年,这件事才慢慢平息了下来。”

一边开车,严莉娜一边缓缓解释着自己跟过来的目的,

她说着,语气却变得严肃起来:“不过我父亲专门对我说过,其实这些年还是会有零星的修炼者在镇山失踪。

只不过失踪的都是一些外来的修炼者,或者说没有什么背景、独处的修炼者,所以才一直没造成轰动。”

“娜姐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

包书元在后面接口道:

“好几年前我一个长辈也这样怀疑过,只是大家都没有证据,那个长辈还提醒过我不要随便来镇山冒险。”

丘雨萱听完后,脸色有些难看,她现在也感觉自己接这个任务有点冒失了。

丘雨萱家境贫寒,但以她的资质本可以去西川学院深造。

现在她算是为了配合严莉娜参加学院比试,才专门被将军学院招进去的,这样做,严家也会额外给她家一些好处。

严莉娜知道丘雨萱家里的情况,她本就很会关心别人的感受,不用看丘雨萱的脸色,便知道她现在很不安。

她在前排驾驶位对着镜子笑了笑,宽慰道:“雨萱你现在倒不用特别担心,我过来就是提醒你一下。-

你要采的凝露果,山脚下就有,我们现在不用进镇山深处,

这几年其实也有不少人来镇山冒险,大都安全的回去了。

我还没听说过本地人会出事的,所以这件事多半不是魔兽的问题,我父亲猜这件事其实和我们人类内斗有关。

既然现在我们人数这么多,肯定不会有事的。”

听严莉娜这么说,丘雨萱也终于放心下来。

她有个好赌的父亲。

在他父母结婚后不久,父亲就把家里的财产都输光了,而她母亲生下她之后就离家出走。

丘雨萱从小就和父亲相依为命。

她父亲在她小的时候稍微收敛了一点,找了工作把她养大,还靠着另一个长辈的赏识让她获得了修炼的机会。

可等到丘雨萱稍微有了出息后,他父亲又故态重燃,最近这一两年又在外面欠下不少赌债。

丘雨萱心地善良,对自己父亲也有着深厚的感情,就算恨他烂赌的行为,但是也不会真的丢下自己的父亲不管。

所以她平时在修炼之余,还要出去工作赚钱为家里还债。

这次她便是听到东林饭店在高价收购新鲜的凝露果,才专门请假来镇山。

凝露果每年一熟,在西川城附近只有镇山的凝露果最出名。

也只有在这儿特殊的环境中生长的凝露树才能有特别的味道,东林饭店指明要的便是这儿的凝露果。

严莉娜清楚丘雨萱家里的情况,也没想过要劝她放弃这难得机会,而是干脆和她一起过来。



本站网站:www.kuaishuk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