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三章 无解之解

加入书签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胡若男和矮小青年身上。

        胡若男拔掉后脖子上的银针,扭头看向矮小青年,眨眨眼睛道,“你扎我干嘛?”

        矮小青年面色尴尬地抿了抿嘴唇,“大姐,你看错了,不是我……”

        “哎呀,你还不承认,我都看见了!而且还敢叫我大姐,你见过我这么年轻貌美的大家吗,简直是岂有此理……”胡若男撅着小嘴道,“说!为什么要扎我?不说出个所以来,姐姐打烂你的小屁股!”

        矮小青年涨红了脸道,“我这破案呢,能不能等下再讨论这个问题……”

        正当胡若男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小六公公轻咳一声,急忙打圆场道,“原来是来自东东国的非著名侦探柯逗逗小朋友,从资料上来看……柯逗逗小朋友最擅长的领域就是密室杀人案件,他虽然如今已有三十岁,却依旧保持着孩童模样,顽强地与生长发育抗争到底!接下来,让我们屏住呼吸,洗净耳朵,来听听他的首发推理!”

        申小甲面色古怪地盯着藏在胡若男身后的柯逗逗,总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

        柯逗逗清了清嗓子道,“诸位大人,我已经识破了凶手的诡计……此案是利用滑轮装置杀人,凶手事先在屋内装上动定滑轮组,而后将一种特殊的凶器绑在丝线上,通过动定滑轮组悬挂起来,等到死者走到特定位置之后,凶手在从屋外控制落下凶器,行凶之后再用火折子点燃丝线……”

        柯逗逗顿了一下,继续道,“而我们在现场里却并没有发现那个特殊的凶器,所以真相只有一个……凶手所用的特殊凶器乃是冰块,在砸死死者之后,冰块慢慢消融,最后完全消失,制造出了这样一个看似完全封闭的空间!”

        待到柯逗逗说完,会场下方有不少围观的百姓都频频点头,深以为然。

        胡若男思忖片刻,惊奇地看向柯逗逗道,“哟,看不出来,你这小朋友还挺有两下子的嘛!”

        站在会场中央的申小甲却是摇了摇头,而宋尚天则是冷笑了两声。

        就在众人都以为柯逗逗必定晋级的时候,小六公公干咳两声,面带微笑道,“柯逗逗小朋友果然智力超群,连这么复杂的作案手法都能想得到,不愧是东东国非著名侦探!但是……非常抱歉,答错了,出局!”

        话音落下,蔡尚书和两名刑部侍郎立刻纷纷举起一个写着“出局”两字的木牌。

        柯逗逗面色一僵,讷讷道,“怎么会……”

        小六公公淡淡解释道,“再次温馨提示各位参赛选手,本题题目说得很清楚,死者身上并无任何伤痕……连一丢丢碰撞砸伤的淤青都没有哦!”

        柯逗逗立时耷拉着脑袋,满脸黯然道,“嗦德嘶勒……”

        胡若男拍了拍柯逗逗的肩膀,语气温柔道,“没关系的,大家都有审题不清的时候吗,逗逗小朋友你还是很棒的,加油哦,以后一定能去掉非著名的非字,成为真正名侦探的男人!”

        柯逗逗深受鼓舞,重重地点了点头,而后雄赳赳,气昂昂地退离会场。

        待到柯逗逗离开之后,会场突地陷入了沉默,所有人都不敢再胡乱举手答题。

        便在此时,扎着满头小辫子的黑眼圈男子嘿嘿怪笑两声,“大人,请允许我用自己的特长来为大家解开这道迷题!”

        小六公公讶然道,“居然是从葛兰粉多学院留学归来的哈锐**选手,难道我们今天能见识到传说中的亡灵魔法了吗?快请快请!”

        哈锐**快步来到死者旁边,从怀里摸出一个水晶球,又从衣袖里取出一支黑色小短棍,一手托着水晶球,一手捏着黑色小短棍在空中画着圆圈,口中念念有词道,“玛丽玛丽轰!药完哒,嬷嬷撕爪……”

        咒语将歇,哈锐**将小短棍杵着死者的胸口,忽地浑身激灵一下,翻着白眼,声音乍然变了一个音调,“啊哈哈……我死得好惨呐……他用轻功来到我房外,敲打我的新窗,我起来查看,然后他就……突然隔着墙壁拍出一掌,使出了传说中的隔山打牛神功,活生生震裂我的心肺,好痛啊!我不想死……麻烦帮我转告我的女朋友小红,小兰,阿朱,阿黄,以及瑟琳娜……我会在下面等着她们的!”

        就在会场下方响起一阵惊叹声时,躺在地上的死者突然抬起右手,用力拍开哈锐**杵在自己身上的那支黑色小短棍,瓮声瓮气道,“你戳疼我了!把你的小棍子拿开,老子还没死呢!”

        哈锐**立时一愣,注意到会场下的观众脸都绿了,嘟囔着嘴道,“你没死,我怎么施展亡灵魔法,这不是逗我玩吗!”

        小刘公公一脸嫌弃地看了看哈锐**,指着会场左侧,高声吐出两个字,“出局!”

        哈锐**瘪了瘪嘴,在一片咦吁的骂声中缓缓走下会场,眨眼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却也在此时,会场上又有一名身穿白色布衣的青年举起右手,大声喊出四个字,“禀告大人!”

        小六公公眼睛一亮,满脸堆笑道,“竟是享誉江南的极品小仵作秦小明……可有什么高见?”

        秦小明耸耸肩膀道,“完全没有……”

        小六公公表情顿时僵住,咧咧嘴道,“那你举手干什么?”

        “我是想说这比赛不公平!”秦小明指了指躺在地上的死者,挺起胸膛道,“他都不是死人,我怎么验尸?我不能验尸,又如何知道死因?我连死因都搞不清楚,根本不可能推断出凶手是怎么杀害死者的!所以这比赛简直就是欺负我们做仵作这一行的,属于职业歧视!我抗议!”

        “抗议无效!”小六公公从怀里摸出一张黄色纸片,高举空中,冷冷道,“秦小明扰乱会场秩序,黄牌警告一次!”

        秦小明紧皱眉头,怒声道,“凭什么给我黄牌!你们能做,还不让人说了吗?你个死太监,拿着鸡毛当令箭……你甚至连鸡毛都没有,作威作福,狐假虎威!”

        小六公公迅即又掏出一张红色纸片,双眼通红道,“秦小明藐视权威,侮辱本公公,红牌罚下,终生剥夺参赛资格!来人啊,给我把这王八蛋拖下去!”

        秦小明还想要再怒骂几句,却被几名刑部官员用棉布捂住嘴巴拖下会场,只得不甘地发出呜呜呜的声响。

        小六公公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的怒火,挤出一脸笑容道,“好了,搅乱的臭虫已经没了,让我们继续比赛……各位选手请注意,时间只剩下四分之一咯,大家可要抓紧了!”

        胡若男登时有些焦灼起来,快步来到申小甲旁边,轻声道,“怎么样?你有没有什么想法,咱俩分享一下!”

        申小甲白了胡若男一眼,漠然道,“分享?你是想抱我的大腿吧!”

        “别这么说,咱俩可是组合,”胡若男搓着衣角,羞涩道,“我保证,要是你后面有题目答不出来,我无条件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你!”

        申小甲嘴角微微上扬道,“歇着吧,就算我帮你过了这第一题,你后面还是一样会被淘汰的!”

        “呐呐呐,你这就过分了,”胡若男嘟着小嘴道,“侮辱我可以,但你不能侮辱我的智商……我可是京都府衙第一女捕快!”

        申小甲嗤笑一声,阴阳怪气道,“你太谦虚了!你至少应该是大庆第一女捕快,据我所知,整个大庆也就只有你一名女捕快罢了。”

        胡若男脸上青一阵红一阵,忿忿道,“我看你也不知道,还在这里装深沉……亏我昨天对你还那样,我还以为我们是朋友了呢……真是看错你了!你不告诉我算了,我自己再去找找线索,本姑娘一定能凭自己的聪慧心细解出这道题!”

        申小甲想起昨日之种种,发现自己确实有些毒舌了,轻叹一声,在胡若男将要转身离开的瞬间,忽地伸出右手,一把拉住胡若兰,闭上眼睛,缓缓地摇了摇头。

        胡若男突然被申小甲拉着自己的左手,不禁身子轻颤一下,像是身体里有道电流淌过,双颊绯红地盯着申小甲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申小甲松开右手,指了指自己旁边的位置,悠然道,“别瞎忙活,在这儿站着就行,等会我带你一起晋级。”

        胡若男看了看自己的左手,心底一暖,乖巧地点点头,退到申小甲身旁站定,低着头,痴痴笑着。

        “时间还剩十分之一……”小六公公扯着尖细的嗓子高喊一声,故作热心地提醒道。

        会场上,一名身穿蝉翼般轻薄明透纱衣的女子咬了咬嘴唇,扭动腰肢走出小屋,媚眼如丝地来到小六公公面前,伸出右手,轻轻抚在小六公公的胸膛上,眨了一下眼睛,嗲声嗲气道,“公公,人家觉得这个凶手呢……一定是在死者的朋友,假意来拜访死者,实则是偷偷往死者的吃食或者茶水里下了药,所以门窗才会没有被损坏的痕迹……等到凶手离开后,死者才毒发身亡,一命呜呼,这种手法奴家很熟啦……你说奴家说得对不对啊?”

        小六公公盯着女子薄纱下若隐若现的玲珑曲线,不禁咽了咽口水,结结巴巴道,“对对对……对不起!”举起一块写着出局二字木牌,满脸遗憾地推开女子,“你答错了,请出局!”

        女子撅着嘴,轻哼一声,扭头看向评委席,不甘心地又开始挤眉弄眼,暗送秋波。

        蔡尚书和两名刑部侍郎鼻孔下各自流出两道血红,直勾勾地盯着女子,却依旧艰难地举起了写着出局二字的木牌。

        女子气呼呼地跺了跺脚,转身走下会场。

        整个会场上,只剩下七人,其中三人仍然还在满头大汗地寻找小屋内可能隐藏的线索,一人竟是爬上小屋的墙壁,一边俯瞰现场,比比划划,一边叽里咕噜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剩下的申小甲和胡若兰,以及距离两人几步之外的宋尚天都沉默不语地站在会场中央,静静等着时间耗尽。

        时间缓缓流淌,那名坐在墙头上的男子忽然跳了下来,摇摇头,一脸颓丧地回到会场中央,站在申小甲和宋尚天之间,不停地长吁短叹,等待自己被宣告淘汰。

        最后一缕清香飘散,一声铜锣骤然响起!

        小六公公重重咳嗽两声,高喝道,“第一轮比赛结束!”指着还在小屋内寻找线索的三人,“对不起,你们淘汰了……”又转身面向站在会场中央的申小甲四人,挤出一张有些虚假的笑脸,“恭喜四位,成功晋级大赛第二轮!”

        站在申小甲和宋尚天之间的那名男子原本神情无比落寞,听完小六公公的宣布之后,忽然狂喜不已,大声高呼着,“赌对了,赌对了!”

        胡若兰侧脸看向申小甲,惊奇地问道,“怎么回事?”

        与此同时,小屋内三人三两步走了出来,气势汹汹地看向小六公公,质问道,“为什么!他们四个都不如我们努力,”指了指申小甲和宋尚天,“这两个更是动都没有动一下,凭什么让他们晋级,我们三人却被淘汰!”

        “很简单……”正当小六公公想要开口解释的时候,申小甲却是抢先一步开口,双手背负身后,不紧不慢道,“因为这道题本来就是道陷阱题……”

        “准确地来说,应该是无解的陷阱题,”宋尚天瞥了申小甲一眼,接过话头道,“方才小六公公念题时其实已经将这道题正确的解法告诉了大家,答出凶手如何作案者胜出,答错者直接出局淘汰,超时者出局淘汰。”

        申小甲微微一笑,点点头道,“没错,请大家注意其中的措辞,答出凶手如何作案,小六公公用的是胜出两个字,并非晋级,答错者出局,超时者出局……”

        那三名被淘汰的选手梗着脖子,不服气道,“你们也超时了啊,为什么还能够晋级!”

        “因为我们并没有答题,”宋尚天嘴角勾起一个冷冷的笑意,“你们却还在题目之中,自然是要被淘汰的。”

        胡若男蛾眉微蹙道,“什么意思?”

        “意思很浅显,”申小甲直视着宋尚天的眼睛道,“不答就不会错,凡是时间到了,还在小屋里面或者周围查看的,都算超时,当然是淘汰出局,而我们站在会场中央,远离现场,便没有解答问题,也就算是答出了这道题的真正答案,晋级理所应当。”

        胡若男似懂非懂地哦了一声,一脸崇拜地看向申小甲道,“难怪你从一开始就站在这里一动不动,原来早就看出这道题的玄机了,好厉害啊!”

        宋尚天冷哼一声,踱步走到申小甲面前,双眼微眯道,“其实关于凶手是如何杀害死者的,也有一个答案……”

        新

  

本站网站:www.kuaishuk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