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五百九十一章 险恶用心

加入书签
        底座已经褪色了,但上面并没有多少灰尘,大约是因为放置的地方比较高,而且始终处在相对封闭的条件下,所以保存的还算得上完整。

        虽然在鉴赏古董这方面她不是很擅长,但是这些年来家里人送给她的珍品不少。

        即便是在那些珍品的熏陶之下,她也能够大约的看得出来,这底座有些不平凡。

        “这个底座雕刻的木头有点特殊,我之前就有过一个根雕,跟这个差不多。据说这东西可以万年不腐,千年不变色。”

        “但前提是必须要隔绝外面的空气,而且每次盘玩的时候必须要用特殊的油膏涂上一层,才能够防止变色。”

        她伸手在底座上使劲儿地蹭了蹭,“你们也摸一下这底座十分干燥,一点没有原本的油润,而且颜色也有些黯淡无光。”

        说着她直接抽出了龙天昱腰间的一把短刀。

        因为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底座上,因此也就没有人注意到龙天昱的短刀通体漆黑,却在刀刃的部位闪着银光,一看就知道不是凡品。

        这刀绝对能够削铁如泥,因此林梦雅将其用力划向底座的时候,很轻易地就将底座划开了一个不算浅的口子。

        她又用力划了几下,也露出了底座原本的颜色。

        虽然跟外面的颜色有些差别,但大致上二者都是较深的红棕色。

        “你们看里面跟外面的颜色差的并不多,而且这东西只要把它放置在外面不管,第二天就会变成乌黑色。”

        “所以这盒子应该是很长时间没有被开启过了,否则也不会将颜色保持的这般好。”

        其他人听的是一阵云里雾里。

        这种神奇的木材他们从未听过,而且一听到保养起来,居然如此麻烦不由得惊讶的咋舌。

        “天爷啊,这东西咋这么麻烦呢?”有人惊叹出声。

        林梦雅也点了点头,又补充道:“不过我听说,这东西是最高规格的古董储藏木材。”

        “尤其是一些牙雕或者是骨雕跟木雕什么的,假设可以用这种木头做盒子,密封储藏的话能保证里面的东西完全不会受到损伤。”

        所以这种木材虽然罕见,但是同样应用的地方也并不多,只有一些收藏大家,或者是寺庙之类的,用它来盛放最要紧的宝物。

        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用途就是陪葬品。

        但是能用得上这种规格的木材当陪葬品的,基本上都是可以用作传家宝的,也没有人会舍得把它埋在墓里。

        总之可以看得出来,当年的大神殿对于这块神骨到底有多重视。

        而且神骨开启的条件也很特殊。

        估摸着一般都只会在一些比较重要的场合之下,才会将神骨请出来。

        “难道说这群人,在许久之前就盯上我们古族的东西了?”

        陶姜还是很愤怒。

        这种心态就是相当于,虽然是你邻居家花园的牡丹,虽然那不属于你,但是当有一天外村人过来,不分青红皂白地就将你邻居花园的牡丹给偷走了。

        而且那些人不仅偷牡丹,他们还十分猖狂的打了你们村子里的人,甚至还侮辱你们整个村子的都是下等人。

        就应该把那悉心培育出来的牡丹献给他们,你们根本就不配拥有。

        那种愤怒,已经不仅仅是因为丢了牡丹。更重要的事,那些外村人把你们整个村子的尊严都踩在了脚底践踏。

        士可忍,孰不可忍!

        谁又愿意被人当成傻瓜一样的戏弄呢?

        所以,陶姜怒了。

        甚至想要转身,抽刀,砍死这群王八蛋。

        “陶哥你先别那么激动。”

        此时林梦雅的一句话制止住了陶姜。

        “你想想看,这机关如此隐蔽。而且那群人如此费尽心机地想要拿到神骨,想必这东西很重要。那对于当年的神殿祭司们来说,神骨岂不是更重要?”

        “啊,对呀!所以那么重要的东西,居然被这群人给偷了……”

        陶姜的愤怒值不减,林梦雅只得把话讲的更明白一点。

        “我意思是,他们在逃走的时候,应该是一块把神骨给带走了。”

        她的错。

        她明知道这群人大多只长了一根筋,所以说话的方式一定要简明扼要。

        不像是跟她家男人说话,就算是一个眼神,对方也能猜出自己的意思。

        很显然龙天昱是在场唯一一个,对这个答案没有任何异议的。

        呵,一群笨蛋。

        这么简单的问题,居然还要他夫人掰开了揉碎了讲。

        “啊?可是要被人带走了的话,那这群人为何还要费尽心机地过来偷呢?”

        陶姜摸了摸自己的脑袋。

        林梦雅:算了算了,反正都是自己人,她的口水也算是没有白费。

        “我想,以当时的情况而言,神骨应该是被带走了,但却失去了下落。”

        “之后大概也是因为某些原因,所以神骨的消息一直被遮掩住了。以至于哪怕是当年从神庙里面逃出去的人,都认为神骨还被藏在这里。”

        陶姜,两眼放光地看着林梦雅,“不是林子,你咋知道的这么清楚呢?”

        莫不是……!

        他看向林梦雅的眼神,逐步变得有些惊恐。

        难不成他家这林子小兄弟,是被这神庙里的那东西给上了身了?

        林梦雅:“请停止你那天真而愚蠢的脑补!假如没有人逃出去,那么那些域外之境的人又是如何得知里面的情况?”

        “而且就连古族的族志里面都没有记载相关的信息,只能说明当年这件事事关重大,是有人特意将其抹去。”

        “但是相隔了这么久之后,却被人重新翻了起来,那就说明当年一定有人知道这里的情况,并且对方觉得重返这里,拿到神骨的时机已经到了。”

        这世上从来没有那么多的巧合,而太多的巧合发生在一起,那便是有人故意为之。

        而所谓的“时机”……

        等等!

        林梦雅现在只觉得后脊背一阵阵寒意窜起。

        现在的古族完全不堪一击!

        而这一切都是由多方面原因造成的,但实际上细想想,每一件事发生的背后,都似乎有一双无形的大手在肆意搅动!

        古族的衰弱是体现在多方面的。

        比如说古族族人的体质上的改变,从根本上削弱了这个民族的所有活力。

        甚至只需要再过个三五十年,这个族落就有可能就此消亡。

        而那些阴谋诡计则是摧毁了古族的政治、经济、文化,甚至是军事力量。

        而这些恰恰是一个民族,乃至一个国家最重要的命脉。

        曾经的古族记载之中的辉煌,同时也昭示着这方势力的坚固与强势。

        假如面对这样一个强大的势力,那些藏身在幕后之人根本就带不走神骨,甚至很有可能会暴露在人前,引起反扑跟报复。

        可现在整个古族不堪一击,自然也是拿走神骨的最佳时机!

        想到这一切,林梦雅不由得出了一身的冷汗。

        身为受过现代教育的华国人,我们每一个人的骨子里,都铭记着那段混合着血与泪的历史。

        假如当年的先贤没有奋起抗争,没有用自己的生命来铺就一条通往新生的道路,那么现在的古族必是当初的华国!

        龙天昱已经觉察到了自家夫人的身体微微有些僵硬。

        他也不顾周围都有什么人看着,伸手就把人揽了过来。

        “不管你想到了什么都不要害怕,我会永远在你身边。”

        龙天昱坚定而沉稳的一句话,也唤回了她的理智跟勇气。

        “呼……”

        她长舒了一口浊气,回头给了自家男人一个“有事说,找机会单独相处”的眼神,人就缓了过来。

        “我们先把底座放回去。”

        虽然大家都有点疑惑不解,但是有陶姜的指挥,大家伙都很乖觉没发出什么疑问。

        底座被放回了刚才的位置以后,就自动升空回到了原位。

        不过,她还是趁着大家伙都不在意的时候,多放了点东西进去。

        至少,对于外面的那些人来说是有点棘手的问题。

        陶姜本来还想着拿着这东西复命。

        可林梦雅的一句话,却提醒了对方。

        “别忘了,咱们是来捣乱的。”

        “对哦!”陶姜一拍大腿。

        “你看看你看看,我居然把这件事给忘了!”

        他也是被这大神殿的神奇之处震撼住了,居然差点就忘了自己是来干啥的。

        “嘿嘿嘿,既然东西没在,那咱们兄弟就好办事了。”

        林梦雅:完了!本来还算是挺稳重的一个汉子,咋就突然走歪了呢?

        但是只要不影响干活就行了。

        大家纷纷下手,把之前准备好的东西都放置在了合适的位置。

        其实林梦雅嘛,她做的事情就很简单了。

        她让自家男人,把黑色的石板撬起来俩块。

        结果发现石板的厚度是不同的,想来其他也是如此,厚度不同,震动也就不同。

        至于地下,根据小药的估算,下面应该是有着非常复杂的机关布置,想要破坏掉,工程量就太大了。

        就算是把这里所有的兔子都变成肌肉兔子,估计也难以完全破坏掉的那种。

        林梦雅一听,就知道小药恐怕是以为改造兔子可能就是为了大神殿里的神骨。

  

本站网站:www.kuaishuk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