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一章 接你一掌又何妨

加入书签
    “棺中无主人,你的意思是说我有可能就是那个有缘人,也有可能不是,对吧?”

    丁小乙仰头又向那虚空中的巨脸问道。

    而秦迦罗跟他说过,那棺山之中有一鬼仙,而那巨棺埋葬着的就是那鬼仙。

    而这巨脸却说那巨棺之中并无陨落者,也就是说那巨棺之中应该就是那仙骨了。

    他知道自己四肢不全,

    上一次在凉州时得到了一对神骨,而这对神骨正是他的双腿。

    这棺山中有一对仙骨,他不知道这仙骨对应的是不是他的双手。

    “可以这么说”,那巨脸依然没有任何的波澜,平静的向丁小乙回答道。

    “我不管我是不是那个有缘人,我要找我的朋友。”丁小乙却是脸色坚定的向那巨脸说道。

    “你朋友不会有事,不管你是不是那个有缘人,你需接下吾一掌,即可进入那巨棺之中,你可敢接。”

    那巨脸并没有因为丁小乙那霸意无双的话而有任何的反应,那巨脸又平静的向丁小乙说道。

    “一掌而已,有何可惧”,

    丁小乙扬了扬自己手中的长剑,他向那虚空中的巨脸高声喝道。

    而那虚空中的巨脸上那睿智的眼眸却是一抬,缕缕精芒迸射而出。

    感觉到了那充斥着沧桑眼眸里射出的精芒,丁小乙心中不由得一颤。

    他底牌诸多,随便拿出一件来足以抗下那尸王的一掌。

    “你不能动用任何的宝器,玄天印和那佛灯以及那纸剑都不能动用,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那巨脸的目光落在了丁小乙腰际旁的乾坤袋上,他向丁小乙毫无表情的说道。

    “什么,不能动用这些宝器?”丁小乙傻眼了。

    他却是没有想到这巨脸居然这么无耻的提出了这么一个要求,他的底牌一个都不能动用,这还让他怎么抵挡。

    “不错,只用你的修为实力,他乾坤袋里的那些仙器灵器总归是外物。”那巨脸又向丁小乙幽幽的说道。

    丁小乙的脸色变得有一些凝重。

    以他现在的修为不要说硬下一名登天境大修的一掌,就是连陆地神仙境大修的一掌他都难以扛下。

    而这尸王的实力远胜他所认知的登天境大修,这尸王的实力应该达到了仙境。

    “怎么不敢吗?”那巨脸见丁小乙目光闪烁不止,又不由得问了一句。

    丁小乙想到了薛凝裳,那个英姿飒爽的剑阁弟子让他倍加好感。

    他也不想让薛凝裳陷入危机之中,而那一掌他必须接下。

    “有什么不敢的,不就是一掌嘛?”

    丁小乙无惧无畏,他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意向那尸王回答道。他自然是知道这尸王一掌之威有多么恐怖,但是他必须接下对方的一掌,哪怕是粉身碎骨他也要接下。

    他也怕死,修为越高就越怕死。

    如果怕死可以逃避一切的话,他相信自己会选择立即遁走。

    但是薛凝裳陷入了危机之中,而他不能见死不救。

    有些事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这是傻,便是有些事却还是必须坚持,这是心态。

    剑者无惧无畏,而他的剑意早已经达到了剑心无垢的境界了。

    他就如同一柄出鞘的宝剑般,又岂有归鞘的道理。

    “如果甚好,那么你准备好了吗?”尸王的表情依然古井不波,它幽幽的向丁小乙问道。

    而丁小乙却是莫名的感觉到了几分紧张,他不知道后果会是怎样。

    不过他既然选择了硬接尸王的一掌,那么就从来不后悔。

    “那个,能问一下其他的人呢,他们也进入了这棺山之中,他们怎么样了?”

    丁小乙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意,他想到了还有几名逍遥境的大修与他一样进入了这棺山之中。

    “他们都失败了”尸王依然古井不波的向丁小乙回答道。

    而丁小乙却是心中一叹,他却是没有想到其他的修行者居然失败得如此之快。

    “失败的后果是什么?”丁小乙再一次问道。

    他很好奇进入棺山寻找机缘失败的后果是什么。

    听秦迦罗说这鬼仙好像有复活的迹相,而棺山里的尸潮大军也皆数复活了。

    如果让这些尸潮大军涌入外界之中,必定又是一场浩劫。

    “身死道消罢了”,那尸王的声音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悟波动,它向丁小乙平静的回答道。

    丁小乙则是狠狠的吸了一口产冷气,他却是没有想到后果会是这么严重。

    “这数日里的红光异相到底是什么?”丁小乙又好奇的向尸王问道。

    他觉得这应该是棺山特意释放出来的信号,为的就是引无数的修行者来棺山寻找机缘。

    “等你过了吾的考核过最入那棺山之中就知道了。反正你现在知道了也没有什么用,如果你通过不了这个考核,那么你也只能留在这棺山之中。”

    尸王的表情依然平静如水,他向丁小乙说道。

    “不说就不说,那来吧!”丁小乙手中长剑一扬。

    接着他身后缓缓升起了一道古朴无华却又巍峨的巨门虚空。

    而那尸王巨脸却是饶有深意的将目光落在了丁小乙身后的那道巨门虚影之上。

    看到了丁小乙祭出了自己的命轮之后,那尸王巨脸微微的一变。

    虽然只是微弱的变化,但是还是被丁小乙轻易的捕捉到了。“前辈认识此门吗?”丁小乙很是疑惑,

    自己的命轮是一道巨门,而他却并不认识这巨门。

    因为他的命轮巨门紧闭着,那巨门之上有各种神秘的符文图案,这些符文图案生涩难懂。

    他很想知道这巨门打开之后会是什么,但是以他现在的实力却无法打开这道巨门。

    他只是在突破到天命境时感觉到了那巨门背后仿佛是一片更加浩瀚的星空。

    “你的命轮很独特而已,吾也认不出这巨门命轮的来历。”那尸王只是微微的一抬眼眸,然后向丁小乙回答道。

    “连你也认不出来啊!”丁小乙有一失望。

    他也不知道自己的命轮为何会如此独特,别的修行者命轮都是跟自己的修行功法或是自己使用的兵器有关。

    而自己的命轮却是一尊八竿子打不着的巨门。

    丁小乙眼中流露出了一丝丝的失望之色,不过他很快就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

    他将自己周身的修为释放而起,罡元与剑意同时掀涌磅礴而开。

    就是他胸前那宛如沙砾般命海里的各道大道法则也是弥漫全身。

    归墟大道法则还有阴阳轮回眸里的阴阳轮回法则皆宛如炸裂的星辰般,瞬间弥漫在了他的周身。

    那尸王巨脸微微的一变,他却也没有想到丁小乙居然还身怀各种大道法则。

    而且这些大道法则皆是万千大道中的至高大道法则。

    这些大道法则虽然没有被丁小乙尽数炼化,但是其威力也不同凡响。

    丁小乙还没有完全感悟出这些大道法则,但是每一丝大道法则都蕴含着无上的道韵,让这尸王也不禁的有一些忌惮。

    “前辈,请”,

    丁小乙仰着头向那虚空中的尸王抱拳说道。

    说完他手中长剑激荡出了璀璨的剑气,

    只见那剑气纵横交织着,在他的身前织成了一张剑网。

    “嘶……”,

    祭坛四周的空间也尽数被丁小乙那凌冽如霜般的剑气笼罩住了,而他周身的剑意更是宛如滔天巨浪般汹涌而起。

    层层叠叠的剑意与那纵横交错的剑气弥漫了丁小乙的周身。

    那剑意与剑气形成了一个透明的罩子般将丁小乙笼罩其中。

    而做完这一切之后,丁小乙顿觉信心倍增,他身后的巨门命轮也是发出阵阵轻颤。

    命轮不住的增幅丁小乙的剑气与剑意。

    “来吧,接你一掌又何妨!”

    丁小乙一扬手中长剑,他一声高呼响彻整个祭坛上空。

    他要用自己的剑气与自己的修为硬扛下尸王的那一掌之威,而那尸王只是微微的一抬眼眸。

本站网站:www.kuaishuk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