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五十六章 疯老头

加入书签
        张小卒听见“铸剑大师”四个字,神色猛地一怔,脑海里冒出一个人物。

        九洲第一铸剑师,三锤大师。

        先前听青蛟说这里是混乱深渊时,他觉得好像在哪里听过这个地方,但是一时又想不起来到底在哪里听过,而“铸剑大师”四个字提醒了他。

        当年他和牛大娃向董小姐打听三锤大师的下落,董小姐告诉他们三锤大师被灵剑宗的人逼迫得跳进了混乱深渊。

        虽说是生死不明,但是以混乱深渊的危险程度,多半是十死无生。

        可眼下他们在混乱深渊的渊底,碰到一个铸剑大师…

        张小卒的心情一下子激动起来,声音略显急切地问道:“不知这位铸剑大师叫什么?”

        “叫……”青蛟张口要答,可是话到嘴边才反应过来,自己竟忘记那个老疯子叫什么了。

        它询问地看向蟹三通和虾无尽,二者也都摇头,只能尴尬地向张小卒回道:“抱歉,很久之前听他提过一句,可时间久远,我给忘记了。”

        周剑来几人皆看向张小卒,因为张小卒略显急切的声音,让他们感觉张小卒好像认识这位铸剑大师。

        “啊!”牛大娃突然惊叫一声,反应过来张小卒为何要问这个问题了,当即问道:“卒子,你不会是怀疑这位自称是铸剑大师的家伙是那位三锤大师吧?”

        “正是。”张小卒点点头,“不然哪有这么巧的事,三锤大师跳进混乱深渊,混乱深渊的渊底就来了一位铸剑大师,不是他还能是谁?”

        牛大娃看向青蛟问道:“这位铸剑大师是什么时候来的这里?怎么来的?”

        “四百多年前,从上面摔下来的,也不知道他怎么那么好的运气,竟然没被混乱风暴撕碎。”青蛟答道。

        牛大娃点头道:“时间吻合,下来的方式也吻合,看来必是三锤大师无疑了。”

        “莫非是那位能重铸漓火剑和逆水剑的三锤大师?”周剑来惊喜问道。

        “正是。”张小卒点头应道。

        “哈哈,这也太巧了。”周剑来高兴大笑道,“得劳烦兄台带一下路,我们想拜访一下这位铸剑大师。”

        “我是姑娘身。”青蛟纠正周剑来对它的称呼。

        “抱歉,抱歉,应该是劳烦姑娘才是。”周剑来歉意道。

        青蛟摇身化作一位十五六岁的青衣姑娘,提醒道:“这个疯…嗯…铸剑大师…脾气既古怪又暴躁,一会儿若是言语冲撞了诸位,诸位可别与他一般见识。”

        “好说。”周剑来应道。

        张小卒道:“你们去吧,我和哟哟在这里等前辈回来。”

        “公子也一起去吧,小妖在这里帮公子等候那位前辈,哦不,我去咱们之前相遇的地方等候,省得那位前辈找到其他地方去。”蟹三通说道。

        张小卒忙道:“如何敢劳大驾?”

        “哈哈,小事一桩,不必挂怀。”蟹三通大笑一声,不给张小卒拒绝的机会,便朝张小卒等人来的方向飞去。

        它这是在帮自家小姐结善缘,等会好向赤龙讨要一点东西。

        机缘送到门前,自当努力去争取把握。

        “诸位跟我来。”

        青蛟祭出力量照亮前方夜幕,然后带着张小卒几人往刚刚火光亮起的方向飞去。

        “啊--”

        “材料,我需要顶好的铸剑料子,而不是这些破铜烂铁。”

        “扔掉,全部扔掉!”

        “哈哈,绝世神兵,我终于铸出了绝世神兵!”

        “杀!”

        “杀!”

        “杀死你个老贼囚!”

        远远的张小卒几人就听见了一个沙哑苍老的吼叫声。

        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确实和青蛟说的老疯子的形象相符合。

        随着距离的靠近,他们看到了声音的主人。

        一个披头散发,身上满是泥垢,没穿衣服的老头,正疯疯癫癫地拿着一根铁条,对着他的锻台胡乱挥击。

        还在燃烧的碳火,被他摔得满地都是。

        他的脸一半被茅草一样的头发遮挡,一半被厚厚的泥垢遮挡,已经完全辨不清。

        “哎…”青蛟在三百步外停下,叹口气道:“他每次铸造失败都会发疯,若是靠近到他身边,就会被他当成敌人攻击。”

        牛大娃轻声嘀咕道:“我看他也不是真疯,以他的修为,随便拿截枯木也能把锻台砸个稀巴烂,可他拿根铁条偏偏打不烂,显然是还有点理智,知道锻台毁不得。”

        周剑来降落在地上,迈步向前走去,直到靠近到五十步近,才停下脚步,冲疯老头拱手做礼道:“晚辈周剑来,拜见三锤前辈。”

        疯老头闻言突然停下动作,原地呆愣了好一会,随即猛地转头看向周剑来,喝骂道:“滚!这里没有什么三锤前辈。快滚!滚远点!”

        周剑来没有理会疯老头的喝骂,剑指一引,把漓火剑从万剑匣里引出。

        铮!

        漓火剑在周剑来头顶上空飞舞,发出清脆的铮铮剑鸣。

        疯老头的目光一下子转向漓火剑。

        显然是从剑鸣声中听出了漓火剑的不凡。

        但是当他的目光锁定漓火剑,发现竟是一柄断剑后,一下子皱起眉头,眼里闪过一抹可惜之色。

        周剑来伸手把漓火剑抓在手里,也不管疯老头愿不愿意听,自顾介绍道:“此剑名漓火,可惜折断了,恳请大师--”

        嗖!周剑来的话还没说完,疯老头突然持铁条朝他扑来,直刺他的眉心识海,竟要取他性命。

        那狠绝的招式和凹陷眼眶里射出的冰冷杀气,告诉周剑来和张小卒等人,疯老头杀意决绝。

        周剑来挺剑迎上。

        叮!

        漓火剑和铁条撞击在一起,皆爆发出猛烈的剑气,肆虐碰撞。

        “前辈,别误会,我们不是灵剑宗的人。”张小卒急声喊道。

        他猜测疯老头之所以突然对周剑来动杀气,极可能是因为周剑来报出漓火剑的名字,让疯老头误以为周剑来是灵剑宗的人,因为漓火剑是灵剑宗的镇宗宝剑,而疯老头和灵剑宗有仇。

        他要杀人报仇。

        果然,疯老头听见张小卒的喊声,当即出声质问道:“漓火剑是灵剑宗的镇宗宝剑,你们若不是灵剑宗的人,漓火剑怎会在你们手里?休要骗老夫帮你们重铸断剑!”

        显然,他的脑子很灵活,一下就猜出了张小卒等人找他的目的。

        张小卒解释道:“漓火剑被灵剑宗老祖苍牙子遗失在阴间,被我等无意间寻到,灵剑宗的人虽然有找我们讨要此剑,但我们没有归还。宝剑长时间遗失异境,便成了无主之物,我们自然不会归还。”

        “呵…”

        “好大的口气!”

        “你们说不还就真不用还了吗?灵剑宗的人会答应?”

        疯老头质疑问道。

        周剑来接话道:“他们自然不答应,所以和在下定下了比斗之约,要夺回漓火剑和逆水剑。”

        “逆水剑也在你手里?”

        都可依迈步上前,从虚空空间抽出逆水剑,亮给疯老头看。

        “你二人何门何派,凭什么不怕灵剑宗?”

        “家师魏子焸。”

        “魏子焸?没听说过。你呢?”疯老头看向都可依。

        “家师向阳圣祖。”

        “你是问天宗的弟子。”

        “以前是,现在不是了。”都可依如实回道。

        “被逐出师门了?”

        “嗯”

        “看来品行不端。”疯老头给都可依贴了一个“不是好人”标签。

        “未曾做过亏心事。”都可依目光清澈,看着疯老头的眼睛说道。

        疯老头本想用锐利的眼神直击都可依内心深处,戳破她虚伪的话语,可结果反被都可依清澈的目光盯得心虚,觉得自己不知缘由就说人家品行不端非常不合适,不礼貌。

        他心虚地躲开目光,收回手中铁条,向周剑来问道:“有衣服吗?”

        周剑来收起漓火剑,从万剑匣里拿出一套衣服。

        疯老头从周剑来手里接过衣服,腾空而起向大湖的方向飞去。

  

本站网站:www.kuaishuku.net